陳黎詩作陳黎散文陳黎譯詩陳黎研究陳黎花蓮
                                                  
目錄        回首頁 

世界情詩名作100首
[增訂版]    金石堂網路訂購   博客來

 world love.jpg (62887 bytes)

九歌出版公司出版
 
陳黎張芬齡  譯


增訂版總目錄

〈精華摘錄〉

[韓國]     無名氏╱憤怒的新婦

                                             黃真伊╱時調二首   無名氏╱時調三首

             [日本]     小野小町╱短歌二十一首 新譯多首上網!

                                                   和泉式部╱短歌二十二首 新譯多首上網!

                                                   ● 與謝野晶子╱亂髮:短歌選 新譯多首上網!

                                                      松尾芭蕉╱俳句    千代尼╱俳句三首

                                  ● 近松門左衛門╱《曾根崎情死》選

          [古代]   卡圖盧斯╱我的來絲比亞,讓我們  
                                                                 
我的愛人說        求求你,我可愛的伊蒲希緹拉

             ● 伐致呵利╱詩三首

                              
佩脱拉克╱一千次,喔我甜美的戰士
                                                                          
多幸福啊,此日,此月,此年
                                                                       
我找不到和平,也無意求戰
                                                               
我在塵世看到天使之姿

                         龍薩╱當你老時      情歌

          [現代]   波特萊爾╱邀遊  

                                                ● 藍波╱四行詩                                                  
                                    
                                    ●
茨維塔耶娃╱這樣的溫柔從何處來?
                                         我想和你一起生活    嫉妒探     

                                                                  ● 馬雅可夫斯基╱已經過了一點      特朗斯特羅默╱火之書

                          ● 莫朵╱接著輪到我了   父系
 

讓情詩統一世界:譯後記

 



無名氏

(16世紀,韓國

憤怒的新婦

新婚夜,大發脾氣,
新婦扔碎了六個瓦缽。
婆婆問她︰你要賠它們嗎?
新婦回答︰你兒子把我從家裡
帶來的容器搗得四分五裂,無法修補。
將我的損失與那些瓦缽相衡量,
半斤八兩正好一筆勾消。
 

 〈譯註〉

    這首詩是十六世紀韓國李朝時期無名氏的作品,非常生動有趣。乍看莫名其妙,細讀讓人會心微笑。詩中的新娘對男女之事彷彿不解(或故作不解),以打破夫家瓦缽洩『破瓜』之「憤」。內容大膽鮮活,卻以迂迴、樸拙的方式呈現出。把女性器官比做「從家裡帶來的容器」,實在是巧妙的暗喻。新婦之憤也可能是新婦之樂。

                                                                                                   〔回目錄〕

 

------------------------------------------

黃真伊

(約1506-1544,韓國)

時調二首

我要把這漫長冬至夜的三更剪下,
輕輕捲起來放在溫香如春風的被下,
等到我愛人回來那夜一寸寸將它攤開。


青山裡的碧溪水啊不要誇耀你的輕快,
一旦流抵大海你將永遠無法再回來,
明月滿空山何不留在這兒與我歇息片刻。


〈譯註〉

    黃真伊(約1506-1544),韓國李朝時期女詩人。別名真娘,京畿道開城人,為進士之女,開城名妓,貌美多才,善詩書音律墨畫,與宋純等當時文人、碩儒以詩酒交流。她的一生頗富傳奇,曾誘惑在天馬山修道成佛的知足禪師,讓他破戒;又誘碩儒徐敬德(1489-1546)不果,與之結為師徒。與徐敬德,朴淵瀑布並稱為「松都三絕」。她作有大量「時調」(可惜流傳下來的只有六首)與漢詩。作品基本上以描寫愛情為主,擅於借助自然現象,巧妙描繪愛情。藝術手法奇特、含蓄,頗類十七世紀善用曲喻的英國玄學詩派,讀後讓人回味無窮。

 

    時調(sijo),形成於十二世紀末,是韓國最通俗、富彈性,且易於記憶的韓語詩歌形式,每首由三行組成。在第三行通常出現引人注目的句法變化,透過主題逆轉、矛盾、解決、評斷、命令、驚嘆等手法,讓詩轉趨主觀。任何題材幾乎都可入之。李朝時期前半,時調的作者大多是士大夫和歌妓,十八世紀以後則平民亦能作。

   

    十六世紀是韓國文學的黃金時代,亦是時調作者輩出的時期,其中最出色者當屬黃真伊。此處所譯第二首詩,「明月」是黃真伊的藝名,「碧溪水」則指她所喜歡的一位李朝宗室「碧溪守」(韓語「水」與「守」音同)。一語雙關,情景交融,貼切自然,堪稱妙作。

 

    第一首詩中,冬至是一年晝最短夜最長之日,漫漫長夜獨眠難熬,詩人大發奇想,要剪下一段冬夜儲存起來,等待所愛回來,取出延長春宵。

                                                                                                   〔回目錄〕

 

------------------------------------------

無名

16世紀?,韓國)

時調三首

冷啊,讓我進入你懷裡;沒有枕頭,讓我以你的臂為枕。
我口乾舌燥,讓我舌頭貼著你舌頭入眠,
夜裡當潮水湧進,讓我在你的肚下渡船。


照在我愛人東窗的明月啊,
他是獨眠,或者有女在抱?
請明明白白告訴我,這事攸關生死呢。


風啊,不要吹;風雨啊,不要來。
道路濕濘,我不專的愛人可能就不來了。
但一旦他來到我家,發它一場連綿九年的大水吧!

〈譯註〉

    這三首時調是韓國無名氏的作品,創作年代不明。自然,它們的作者並非是姓「無」,名「名氏」的同一位。但一如世界各地許多佚名的詩作,它們鮮活地呈現了人類共同的情感︰愛的渴望,猜疑,嫉妒……不因時空、語言的變遷而有所褪色。就此意義而言,無名氏其實是人類共同的名字。

    在韓國現存約3600首古典時調中,超過40%是無名氏作品。部分原因在於︰當書寫形式的韓語未發明前,大多數時調都經由口耳相傳;部分則因時調的創作,往往是內心強烈感受遇瞬間靈感而成,故容易造成作者不明。另外,有許多時調批評政治或社會現實,有許多時調以愛情為題材,內容大膽,唯恐觸犯儒教禁忌,故選擇匿名。

    此處譯的第一首詩,既大膽又委婉,最後一行韓語原詩使用了一個雙關語,本作「……讓我划你的船(或肚子)」︰「船」與「肚子」在韓語中乃同一個字。

                                                                                                   〔回目錄〕

 

------------------------------------------

小野小町

834-880,日本)

短歌二十一首

他出現,是不是
因為我睡著了,
想著他?
早知是夢
就永遠不要醒來。




當慾望
變得極其強烈,
我反穿
睡衣,
暗如夜之殼。


我知道在醒來的世界
我們必得如此,

但多殘酷啊——
即便在夢中
我們也須躲避別人的眼光。


對你無限
思念,來會我吧
夜裡,
至少在夢徑上
沒有人阻擋。


雖然我沿著夢徑
不停地走向你,
但那樣的幽會加起來
還不及清醒世界允許的
匆匆一瞥。


潛水者不會放棄
海草滿佈的海灣:
你將棄此
等候你雙手採擷的
浮浪之軀於不顧嗎?


此愛是真
是夢?
我無從知曉,
真與夢雖在
卻皆非真在。
 

這風
結露草上
一如 去年秋天,
唯我袖上淚珠
是新的。

 

  秋夜之長
空有其名,
我們只不過
相看一眼,
即已天明。
 

想為
自己採
忘憂草,
卻發現已然
長在他心中。
 

開花而
不結果的是
礁石上激起
 插在海神髮上的
白浪。

花さきて実ならぬものはわたつ海のかざしにさせる沖つ白浪


見不到你
在這沒有月光的夜,
我醒著渴望你。
我的胸部熱漲著,
我的心在燃燒。


 

自從我心
置我於
你漂浮之舟,

無一日不見浪
濕濡我衣袖。


你留下的禮物
變成了我的敵人︰
沒有它們,
我或可稍忘
片刻


悲乎,
想到我終將
如一縷
青煙
飄過遠野


花色
已然褪去,
在長長的春雨裡,
我也將在悠思中
虛度這一生。

花の色はうつりにけりないたづらにわが身世にふるながめせしまに
 

如果百花
可以在秋野
爭相飄揚其飾帶,
我不也可以公開嬉鬧
無懼責備?
 

岩石旁的松樹
定也有其記憶:
看,千年後
如何樹枝都
俯身向大地


照著山村中
這荒屋,
秋天的月光
在這兒
多少代了?

 

在此岩上
我將度過旅夜,
冷啊,
能否借我
你如苔的僧衣?


此身寂寞
漂浮,
如斷根的蘆草,
倘有河水誘我,
我當前往。


〈譯註〉

    小野小町(Ono no Komachi,834-880),日本平安時代前期女詩人。《古今和歌集》序文中論及的「六歌仙」中的唯一女性。小町為出羽郡司之女,任職後宮女官,貌美多情(據傳是當世最美女子),擅長描寫愛情,現存詩作幾乎均為戀歌,其中詠夢居多。詩風艷麗纖細,感情熾烈真摯。她是傳奇人物,晚年據說情景悽慘,淪為老醜之乞丐。死後五百年,有三齣能劇以她為女主角。

    短歌(tanka),為由 5─7─5─7─7,三十一音節構成的一種日本詩歌形式(可惜我們的中譯未能反映出),亦稱和歌(waka)。傳統上用以表達溫柔、渴望、憂鬱等題材,每每是男女戀愛傳達情意之媒介。此處所譯第二首短歌中「反穿睡衣」係日本習俗,據說能使所愛者在夢中出現。最後一首是小町晚年之作,也是「六歌仙」之一的詩人文屋康秀赴任三河掾時,邀其同往鄉縣一視,小町乃作此歌答之。最後第二首寫於石上(今奈良縣天理市)的石上寺,小町有次訪此寺,日已暮,決定在此過夜,天明再走,聞「六歌仙」之一的僧正遍昭在此,遂寫此帶調侃、挑逗味之詩,探其反應。

                                                                                                   〔回目錄〕

 

---------------------------------

和泉式部

(約974-1034,日本)

短歌二十二首

獨臥,我的黑髮
散亂,
我渴望那最初
梳理它
的人。


黒髪の亂れも知らず打臥せばまづかきやりし人ぞ恋しき

 

 

在春天
唯獨我家
梅花綻放,
離我而去的他這樣
起碼會來看它們。

春はたゞわが宿にのみ梅咲かばかれにし人も見にときなまし

 

被盛開的梅花香
驚醒,
春夜的
黑暗
使我充滿渴望

 

 

在我家
櫻花開放
無益:
人們來看的是

他們的情人

 

我が宿の桜はかひもなかりけりあるじからこそ人も見にくれ 

 

 

岩間的杜鵑花
我摘回觀賞,

它殷紅的色澤

恰似我愛人

穿的顏色。
 

岩躑躅をりもてぞ見るせこが着し紅ぞめの色に似たれば

 


愛所浸,被雨水所浸,
如果有人問你
什麼打濕了
你的袖子,
你要怎麼說?

斯ばかり忍ぶる雨を人とはゞ何にぬれたる袖といふらむ


雖然我們相識
而我們的衣服
未曾相疊,
但隨著秋風的響起
我發覺我等候你

 

 

快來吧,
這些花一開
即落,
這世界的存在
有如花朵上露珠的光澤。

 

 

渴望見到他,渴望
被他見到——
他若是每日早晨
我面對的鏡子
就好了。

 

 

此心非
夏日野地
然而
——
愛的枝葉長得
何其茂密。

 


竹葉上的
露珠,逗留得

都比你久——
拂曉消失
無蹤的你!

 

 

此心
想念你
碎成
千片
——
我一片也不丟。
 

君こふる心はちゞに碎くれど一もうせぬ物にぞありける

 


子夜
看月,
我好奇
他在誰的村裡
看它

 

 

我耗盡我身
想念那
沒有來的人:
我的心不復是心
如今成深谷。

 

いたづらに身をぞ捨てつる人をおもふ心やふかき谷となるらん


 

這世上
並沒有一種顏色
叫「戀」,然而
心卻為其深深
所染。

 

世の中に恋といふ色はなけれども深く身にしむ物にぞありける

 

 

人以身
投入愛情
如同飛蛾
撲向火中
卻甘願不知。

 

人の身も戀にはかへつ夏虫のあらはに燃ゆとみえぬ計ぞ

 

 

這颺起的
秋風裡藏著
什麼顏色,能
觸動我心
將其深染?

秋ふくはいかなる色の風なれば身にしむばかりあはれなるらん


白露與
夢,與浮世
與幻影
——
比諸我們的愛
似乎是永恆

 

白露も夢もこの世もまぼろしもたとへていへば久しかりけり

 

 

我不能說

何者為何:

閃閃發光的

花正是

春夜之月。

 

 

一點聲音都無
是苦事,然而
如果挪近身子說
「真吵!」定有
討厭的人在焉。

音せぬは苦しき物を身に近くなるとて厭ふ人もありけり

 

「去割摘蘆葦吧!」
我不作此想
——
山峰上長出的
唯有哀愁
而我……

あしかれと思はぬ山の峯にだに生ふなる物を人の歎きは


久候的那人如果
真來了,
我該怎麼辦?
不忍見足印玷污
庭園之雪。

 

待つ人のいまもきたらばいかがせむふままくをしき庭の雪かな


 

〈譯註〉

    和泉式部(Izumi Shikibu,約 974-1034),日本平安時代中期女詩人。越前守大江雅致之女,初為和泉守橘道貞之妻,生一女,不久進入宮內,仕於上東門院,與為尊親王、敦道親王兄弟先後相戀,後嫁於丹後守藤原保昌。她為人多情風流,詩作感情濃烈,自由奔放,語言簡潔明晰,富情色亦富哲理,是日本詩史上重要女詩人。此處所譯第五首短歌係和泉式部答某男子者︰該男子與她幽會,在大雨中離去,翌晨寫來一詩,謂遭雨淋濕。她另有著名的《和泉式部日記》。她的短歌鮮明動人地表現出對情愛的渴望,最後一首微妙地暴露出情愛之美與自然之美間抉擇的兩難,但其實對敏感多情的女詩人而言,兩者可能是二而為一的。

                                                                                                     〔回目錄〕

 

------------------------------------------

與謝野晶子

1878-1942,日本)

亂髮︰短歌選


〈臙脂紫〉

星星在
夜的帳幕
盡情
私語的此刻,
下界的人
為愛鬢髮散亂。

夜の帳
(ちゃう),ささめき盡きし,星の今を,下界(げかい)の人の,鬢のほつれよ
 (1)


 

以歌為證:
誰敢否決

野花之紅,
否決春心騷動
的罪女!

歌にきけな誰れ野の花に
,紅き否
(いな)むおもむきあるかな春罪(はるつみ)もつ子  (2)


 

髮五尺
飄水中,
祕而不宣
纖柔

少女心?
(かみ)五尺ときなば水にやはらかき少女(をとめ)ごころは祕めて放たじ  (3)


 

血液燃燒,
夢的旅店
激愛的一夜:
神不會貶抑
這樣的春行者。

血ぞもゆる
,かさむひと夜の,夢のやど,春を行く人,神おとしめな
 (4)

 


我不要茶花,
不要梅花,
不要白色的花。
桃花的顏色
不會問我的罪。
椿それも梅もさなりき白かりきわが罪問はぬ色桃(いろもゝ)に見る  (5)

 


二十之女,

黑髮穿流過

梳子:

何其傲慢,何其
美啊
,她的春天
その子二十
(はたち)櫛にながるる黒髮のおごりの春のうつくしきかな  (6)

 


殿堂鐘聲
低響的夕暮,
請君對
頭梳 桃花蕾的我
誦經。

堂の鐘の
,ひくきゆふべを,前髮の,桃のつぼみに,(きゃう)
たまへ君  (7)


 

雜物收納箱內

紅綢襯裡

散發出紫色的光澤,

夜晚的春神苦惱
該如何將之隱藏起來。

紫に
,もみうらにほふ,みだれ篋(ばこ),かくしわづらふ,
宵の春の神  (8)

 

 

該向誰訴說:

我胭脂色
晃動的血液,

春思綿綿的
我的大好年華。

臙脂色(ゑんじいろ),誰にかたらむ,血のゆらぎ,春のおもひの,さかりの命(いのち)  (9)

 

 

你說話:

你紫色濃艷彩虹的

酒杯上,映著我

春情蕩漾的

細眉毛。

紫の,濃き虹説きし,さかづきに,(うつ)る春の子,眉毛(まゆげ)かぼそき  (10)

 


春之國,
戀之國的
曙光:
濕潤我頭髮的
梅花精油。
春の國,戀の御國の,あさぼらけ,しるきは髮か,梅花(ばいくゎ)のあぶら  (15)


我的 夜神說:
「我要走了,再會。」
他衣服的下襬
拂過我,
我的髮濕了。
今はゆかむ,さらばと云ひし,夜の神の,御裾(みすそ)さはりて,わが髮ぬれぬ  (16)

 


穿過

到清水寺,
月光下櫻花
熠熠
美啊,今夜
我遇見的每一人。

清水
(きよみづ)へ祇園(ぎをん)をよぎる櫻月夜(さくらづきよ)こよひ逢ふ人,みなうつくしき (18)

 


經書酸澀︰

這個春夜,
內殿的
二十五菩薩啊,
改受我的歌吧。

(きゃう)はにがし春のゆふべを奧の院の二十五菩薩歌うけたまへ  (20)

 


你說:
我們就山居
於此吧,
胭脂用盡時
桃花就開了。
山ごもり,かくてあれなの,みをしへよ,(べに)つくるころ,桃の花さかむ  (21)


 

髮解開,

床第間親密的

百合香味很快

就要消散,

啊,夜的淡紅色。
とき髮に室
(むろ)むつまじの百合のかをり消えをあやぶむ夜()の淡紅色(ときいろ)  (22)

 


夏之女神來到,

美啊
她早晨的頭髮,

流動在

藍天下的
水裡。

23,
雲ぞ青き,來し夏姫(なつひめ),朝の髮,うつくしいかな,水に流るる  (23)


 

想把夜神
早晨乘坐離去的
羊捉起來,
藏在
小枕頭下。
夜の神の,朝のり歸る,羊とらへ,ちさき枕の,したにかくさむ  (24)

 

 

沿著岸邊走來的
放牛人啊,
對我唱歌吧,
這秋日之湖
太孤寂。

みぎはくる牛かひ男歌あれな秋のみづうみあまりさびしき
 (25)

 


你從不碰這
熱血洶湧的
柔軟肌膚。
你不覺悶嗎,
講道講道?

やは肌のあつき血汐にふれも見でさびしからずや道を説く君
  (26)

 

 

原諒我吧,

我身正因活在世上
才感覺到

這淺紫色的酒

美。

許したまへ,あらずばこその,今のわが身,うすむらさきの,酒うつくしき  (27)

 

 

那人未歸,
漸暗的春夜裡
——
我的心
小琴
亂之又亂之髮

人かへさず暮れむの春の宵ごこち小琴(をごと)にもたす亂れ亂れ髮  (29)

 

 

被春雨淋濕,
你終於來到
我的草門,
黃昏的海棠花
突然羞紅了臉

春雨にぬれて君こし草の門(かど)よおもはれ顏の海棠の夕  (31)

 

 

春天啊不要老去,

紫藤花開放,

在夜之舞殿

成列的少女——

啊不要瞬間老去!

春よ老いな,藤によりたる,()の舞殿(まひどの),ゐならぶ子らよ,(つか)の間()老いな (34)

 

 

雨開始滴落
蓮的

浮葉上:

我給畫蓮的你打傘,

三尺小船上。

雨みゆる,うき葉しら蓮(はす),繪師の君に,傘まゐらする,三尺の船  (35)

 

 

不要責備我,
在高處的你
怎看得見
我永恆不滅的
紅淚痕?

さて責むな,高きにのぼり,君みずや,(あけ)の涙の,永劫(えうごふ)のあと  (37)

 

 

浸沐於湯池
彷彿一朵小百合花
在泉底:
多美啊
我這歷
二十夏之身體

ゆあみする泉の底の小百合花
(さゆりばな)二十(はたち)の夏をうつくしと見ぬ  (39)

 

 

紅薔薇般重疊的
嘴唇啊,
不要乘載
沒有性靈之香
的歌。

くれなゐの,薔薇(ばら)のかさねの,唇に,靈の香のなき,歌のせますな  (41)



夏夜月光下,
對著走到
旅店外水邊的
你這位僧人,
我深深地哭了。

旅のやど,水に端居(はしゐ),僧の君を,いみじと泣きぬ,夏の夜の月  (42)

 

 

春夜黑暗中
傳來的
甜的風啊,

暫且不要吹向
那女孩的髮

春の夜の,(やみ)の中(なか)くる,あまき風,しばしかの子が,髮に吹かざれ  (43)

 

 

徬徨於森林裡

渴求水的

小羊的眼神,

不是和我相像嗎,
親愛的?

水に飢ゑて,森をさまよふ,小羊の,そのまなざしに,似たらずや君  (44)

 

 

誰啊在傍晚

用徬徨於
東邊

生駒山上的雲,

為我占卜愛吧。

誰ぞ夕(ゆふべ),ひがし生駒(いこま),山の上の,まよひの雲に,この子うらなへ  (45)

 


不要為

被我衣袖壓斷的劍
懊悔傷心: 我們
共同的理想之花
沒有刺。

悔いますな
,おさへし袖に,折れし劔(つるぎ),つひの理想(おもひ),花に刺(とげ)
あらじ  (46)

 

 

請許我多些,

如果你歸國路遠,

夜神啊,
我以口紅盤為船
送你回去。

なほ許せ,御國遠くば,()の御神(みかみ),紅盃船(べにざらふね),送りまゐらせむ  (49)

 

 

瘋狂的我

身插火焰的

輕翅,

展開飛向你的

一百三十里慌忙旅程。

50, 狂ひの子,われに焔(ほのほ),(はね)かろき,百三十里,あわただしの旅  (50)


 

如今

回顧從前,

我的熱情

就像盲人一樣

不怕黑暗。

今ここに,かへりみすれば,ばわがなさけ,(やみ)をおそれぬ,めしひに似たり  (51)

 

 

在我被允許的
早晨短暫化妝
時間裡

對他唱歌吧

山鶯。

ゆるされし,朝よそほひの,しばらくを,君に歌へな,山の鴬  (54)

 

 

低聲說晚安,

春夜,退出

你的房間,

我把衣架上你的衣服

披在自己身上。

55, ふしませと,その間()さがりし,春の宵,衣桁(いかう)にかけし,御袖かつぎぬ  (55)

 

 

京都的早晨,

我把亂髮

梳成島田髷,

搖醒

還臥著的你。

みだれ髮を,京の島田に,かへし朝,ふしてゐませの,君ゆりおこす  (56)

譯註:島田髷,日本舊時流行的一種女性髮型,多為年輕女性、未婚女子或藝妓、遊女等職業的女性所梳結。

 


紫色的身影
落在小草上,
今晨行過田野
春風一路
梳理我髮。

紫に小草(をぐさ)が上へ影おちぬ野の春かぜに髮けづる朝  (58)

 

 

把花陽傘

丟到對岸草地,

涉水渡過

小川,

春水微溫。

繪日傘を,かなたの岸の,草になげ,わたる小川よ,春の水ぬるき (59)

 

 

不戴草笠
趕兩百里之路,
唯一的願望是
將我的詩
染在一面白牆。

しら壁へ歌ひとつ染めむねがひにて笠はあらざりき二百里の旅
 (60)


 

只要折一枝

野梅

即已足矣,

這一時

一時的別離。

 ひと枝の,野の梅をらば,足りぬべし,これかりそめの,かりそめの別れ (63)

 


杜鵑鳴叫,

到嵯峨一里,

到京城三里:

清瀧川的水

讓夜早早天明。

 ほととぎす,嵯峨へは一里,京へ三里,水の清瀧(きよたき),夜の明けやすき  (66)

 


我捧著

乳房,

輕輕踢開

神秘之帳:

紅花濃艷。

 乳ぶさおさへ,神祕(しんぴ)のとばり,そとけりぬ,ここなる花の,(くれなゐ)ぞ濃き  (68)

 


噢,深紫色的袖子,

你們何不擁抱

這神的肩膀,

以求更廣

更廣的視野。

 神の背(せな),ひろきながめを,ねがはずや,今かたかたの,袖ぞむらさき  (69)

 


對故鄉來人
我只敢問
鄰家宅地上
紫藤花
開得如何。

郷人
(さとびと)にとなり邸(やしき)のしら藤の花はとのみに問ひもかねたる  (73) 

 

 

與他並立在

他母親墓前,

供上一束樒枝,

有實無名的妻子,

我流下媳婦之淚。

 人にそひて,(しきみ)ささぐる,こもり妻(づま),母なる君を,御墓(みはか)に泣きぬ  (74)

 

 

傍晚的月亮
照著花開的田野,
我無端感覺
你在等我,
所以我來了。

なにとなく君に待たるるここちして出でし花野の夕月夜かな
 (75)

 


浴後
從溫泉出來,
包裹我柔嫩 肌膚

的是名為
人世艱辛的衣裳。

ゆあみして泉を出でしやははだにふるるはつらき人の世のきぬ
 (77)

 

 

從兩尺長的

薄紗袖子

滑落:螢火蟲

流動——
藍色,藍色的晚風。

 うすものの,二尺のたもと,すべりおちて,螢ながるる,夜風(よかぜ)の青き  (79)

 

 

在一條無名的

美麗小溪

獨自過一夜——

夏日的黎明,

四野何其空曠!

戀ならぬ,めざめたたずむ,野のひろさ,名なし小川の,うつくしき夏  (80)

 

 

我似睡非睡地
走到園中

看牡丹——

意想不到蝴蝶
來此以花為眠床?

おりたちて,うつつなき身の,牡丹見ぬ,そぞろや夜(よる),蝶のねにこし (82)

 

 

沒有

替你拭淚的緣份,
看著映在水上
孤寂的

陰曆二十之月。

その涙のごふゑにしは持たざりきさびしの水に見し二十日月
(はつかづき)  (83)
譯註:更待月,二十日
——陰曆二十之月。到了打更的時候,月總算出來了的意思。
於亥之正刻(午後十時)左右升起,因此又稱亥中之月。

 


是愛或是血?

我所有春思

盡集於此牡丹——

獨自一人守著他,

徹夜無詩。

戀か血か,牡丹に盡きし,春のおもひ,とのゐの宵の,ひとり歌なき  (88)

 

 

長夜不寧,
我的亂髮
拂琴,
春來已三月,未聞
琴音自我指下響起。

春三月
(みつき)()おかぬ琴に音たてぬふれしそぞろの宵の亂れ髮  (90)

 

 

我會多有感覺啊,
如果有人說
「我從一百二十里外
趕來
——
寂寞難熬啊!」

さびしさに百二十里をそぞろ來ぬと云ふ人あらばあらば如何ならむ
 (93)

 

 

你可知
是誰在秋寒的
大阪旅店
咬袖
讀你的詩?

君が歌に袖かみし子を誰と知る浪速の宿は秋寒かりき
 (94)


 

不要問現在的我

是否有詩,

這二十五絃古琴

空有細絃

而無琴柱。

今の我に,歌のありやを,問ひますな,()なき纖絃(ほそいと),これ二十五絃(げん)  (96)


 

神的旨意啊

我生已終了,

古琴被斧頭

擊碎的聲音:

命運的聲響。

神のさだめ,命のひびき,(つひ)の我世,(こと)に斧(をの)うつ,音ききたまへ  (97)


 

你和我,人兩

對詩笑認

無才兩字:

我們兩萬年的戀情

是長是短?

 人ふたり,無才(ぶさい)二字を,歌に笑みぬ,(こひ)二萬年(ねん),ながき短き  (98)


 

〈蓮花船〉

晚舟,

歸來遲:

僧人啊,我想問你

是紅蓮多還是
白蓮多?

 
漕ぎかへる,夕船(ゆふぶね)おそき,僧の君,紅蓮(ぐれん)や多き,しら蓮(はす)や多き  (99)

 


濃密的春雲
環繞著
少女和僧人,
一縷髮絲從她肩頭
滑落經書上。

肩おちて經
(きゃう)にゆらぎのそぞろ髮をとめ有心者(うしんじゃ)春の雲こき  (103)

 


沐浴罷

妝扮,

我也曾無邪地笑看
穿衣鏡中的自己
——

昨日已遠?

 ゆあがりの,みじまひなりて,姿見に,笑みし昨日(きのふ),無きにしもあらず  (107)

 


奈良旅店旁
翠綠的嫩葉下
我偷瞄了一眼:
難忘他眉上的
細黑紋!

ほの見しは
,奈良のはづれの若葉宿(わかばやど)うすまゆずみのなつかしかりし  (110)

 


小船順流而下,
昨夜就著月光
題詩其上的
那佛堂的牆,
已看不見,看不見了。

くだり船昨夜
(よべ)月かげに,歌そめし御堂(みどう)の壁も見えず見えずなりぬ  (112)


 

老師你

患了眼疾,

我把白菊花

移栽到你
草庵的庭院。 

師の君の,目を病みませる,(いほ)の庭へ,うつしまゐらす,白菊の花  (113)

 


這些廢紙上

寫著我憤世怒罵的

詩篇,

我用它們壓死

一隻黑蝴蝶!

のろひ歌,かきかさねたる,反古(ほご)とりて,黒き胡蝶を,おさへぬるかな  (119)

 

 

聽見笛音
抄寫法華經的
僧人停下手
皺眉
——
啊,
年紀還輕
笛の音に
法華經うつす手をとどめひそめし眉よまだうらわかき  (121)

 


因我的歌

而濕了眼眶的
那人,

離去

已十日。

わが歌に,(ひとみ)のいろを,うるませし,その君去りて,十日たちにけり  (124)

 


這把小扇

扇出多少

懷念的風——

開開闔闔,

扇軸幾乎已磨爛。

かたみぞと,風なつかしむ,小扇の,かなめあやふく,なりにけるかな  (125)

 

 

春江之上
同舟的少年郎,
引吭歌唱昨夜
旅店韻事,

真讓人羨煞恨煞。
春の川のりあひ舟のわかき子が昨夜
(よべ)の泊(とまり)の唄(うた)ねたましき  (126)

 

 

別哀嘆,
快上路,
今夜,會有別的
柔軟的手,等著
為你寬衣。

泣かで急げやは手にはばき解くゑにしゑにし持つ手の夕を待たむ
  (127
)

 

 

香煙嫋嫋

繚繞於

我亡友髮際,

那黑髮,生前

曾令我妒羨。

あるときは,ねたしと見たる,友の髮に,香の煙の,はひかかるかな (133)

 

 

白日旅店外

一顆梅子

掉落到我琴上,

你在附近清水邊

詠詩。
琴の上に,梅の實おつる,宿の晝よ,ちかき清水に,歌ずする君 (138)

 

 

假寐中的你,

身旁

旅行袋裡的

情詩集

是舊的或新的?

うたたねの,君がかたへの,旅づつみ,戀の詩集の,古きあたらしき (139)

 


倚門賣菖蒲的

女孩,

她髮上

薄霧纏繞:

多美妙的早晨。  

戸に倚りて,菖蒲(あやめ)()る子が,ひたひ髮に,かかる薄靄(うすもや),にほひある朝 (140)

 


誰會因我讓他的頭
以我的臂為枕
而定我罪?
我的手的白
不輸給神!

人の子にかせしは罪かわがかひな白きは神になどゆづるべき  (143)

 

 

春日,

為愛嘆息,
旅人倚著白牆:

紫藤
映著黃昏。

春の日を,戀に誰れ倚る,しら壁ぞ,憂きは旅の子,藤たそがるる  (147)

 

 

現在我知道

油痕是

島田髷髮型女孩所留,

李花散落

牆上。

(あぶら)のあと,島田のかたと,今日(けふ)知りし,壁に李(すもゝ),花ちりかかる  (148)

 

 

他的手撫著

我的後頸,低聲私語:

清晨的紫藤——

我無能挽留他,

我的一夜情人。

うなじ手に,ひくきささやき,藤の朝を,よしなやこの子,行くは旅の君  (149)

 


下品、上品
諸佛啊,
你們以為
我吟誦這些經書
全無苦惱嗎?

まどひなくて經ずする我と見たまふか下品
(げぼん)の佛(ほとけ)上品(じゃうぼん)の佛(ほとけ (150)

 


我倚著
冰冷的柱子 
低吟他的詩:
秋雨
直落的黃昏。

人の歌を
,くちずさみつつ,夕よる,柱つめたき,
秋の雨かな (153)

 

 

俊美的船夫載著

年輕的僧人——

噢,我妒恨

賞蓮船上那一瀉

而下的月光。

(をとこ)きよし,載するに僧の,うらわかき,月にくらしの,(はす)の花船(はなぶね)  (158)

 


剪浮葉時

衣袖浸濕了,

用滴落的紅水珠

澆白蓮,

教它愛情。

浮葉きると,ぬれし袂の,(あけ)のしづく,(はす)にそそぎて,なさけ教へむ (160)

 


青春的唇

試探性地

觸吻著白蓮花:

冰涼啊

滴滴露珠。

こころみに,わかき唇,ふれて見れば,冷かなるよ,しら蓮の露 (161)

 


摘白色的

水藻花時,

薄衣裳的袖子被

山泉浸濕了,

藏在裡頭的信也濕了。

藻の花の,しろきを摘むと,山みづに,文がら濡()ぢぬ,うすものの袖 (163) 

 


讓小牛
站在樹蔭下
畫牠
——
柿子花散落在
你的浴衣上。
牛の子を木かげに立たせ繪にうつす君がゆかたに柿の花ちる (164)

 

 

又錯了!

那一刻,我原以為

我看到了他的臉——

但你們這些

愛作怪的小愛神!

おもざしの,似たるにまたも,まどひけり,たはぶれますよ,戀の神々(かみ) (166)

 


用燕子翅膀上

滴落的春雨,

梳理我

早晨睡醒的

亂髮吧。

つばくらの,(はね)にしたたる,春雨を,うけてなでむか,わが朝寢髮  (168)

 


和服三尺袖,
沒有紫線縫住
腋下小開口,
假如你敢拉開它,

伊就一滑入你手
八つ口をむらさき緒もて我れとめじひかばあたへむ三尺の袖
 (170)

 

 

向晚的層塔旁

櫻花,因春風

散落——

我要把詩寫在

鴿子們的羽毛上
春かぜに,櫻花ちる,層塔(そうたふ),ゆふべを鳩の,()に歌そめむ  (171)

譯註:層塔,多層的佛塔。

 

 

 

〈白百合〉

 

月光朦朧:

今夜,白蓮

不會被長頭髮的

兩位少女

所迷嗎?
たけの髮,をとめ二人(ふたり),月うすき,今宵しら蓮(はす),色まどはずや  (176)

 


彼此心思如此
全然專注於對方,
我現在無法區分
白萩的你,與
白百合的我。
おもひおもふ,今のこころに,分ち分かず,君やしら萩,われやしら百合  (178)

 

 

在京都的旅店

我先說了:

「我們三人,

這世間

落魄三兄妹!」

三たりをば,世にうらぶれし,はらからと,われ先づ云ひぬ,西の京の宿  (180)

譯註:190011 月,與謝野鐵幹、與謝野晶子、山川美登子三人在京都賞楓,
當時鐵幹原本和妻子林瀧野的娘家約好要當林家養子,但妻子生下小孩後,
林家要求以其代替鐵幹當養子,鐵幹拒之,開始與林家交惡;
此時登美子被父親命令與同族山川駐七郎結婚,而晶子則因幫忙照老家菓子店而
倍感煩累,三人在京都互吐煩惱。

 

 

今晚,他將枕著

不會對神讓步的

我的柔軟手臂:

我不違背

白百合之夢!

今宵(こよひ)まくら,神にゆづらぬ,やは手なり,たがはせまさじ,白百合の夢  (181)

 

 

起碼在夢中
我會成全她的心願,
對著身旁入睡的
愛人,我低誦她
百合滴露之詩。

夢にせめてせめてと思ひその神に小百合の露の歌ささやきぬ
 (182)

 


「朋友的腳
很冷。」
旅途的早晨
我無心地對
我的年輕老師說。

友のあしの
,つめたかりきと,旅の朝,わかきわが師に,心なくいいひぬ  (184)

 


從隔壁房間
不時流洩出
你的氣息:
那晚我夢見
我抱著白梅。

ひとまおきて
,をりをりもれし,君がいき,その夜しら梅,だくと夢みし (185)

譯註:「白梅」指與謝野鐵幹。本名與謝野寬的與謝野鐵幹,
在《與謝野寬短歌全集》末尾年譜
1885 年一欄裡寫說「我愛梅花,因此以鐵幹為號」。
日語鐵幹為「梅樹之幹」之意。

 


不言,
不聽,
點頭告別,
兩個人和一個人,
六日當天。

いはず聽かずただうなづきて別れけりその日は六日二人
(ふたり)と一(ひとり)  (186)

 

 

我們會變成星星

相逢,在那之前

不要憶起

同在一條被裡

我們聽見的秋聲。

星となりて,逢はむそれまで,思ひ出でな,一つふすまに,聞きし秋の聲 (187)

 

 

然而我記得
一度
白百合以其
炫眼之白
統治了夏日的田野。

さはいへどそのひと時よまばゆかりき夏の野しめし白百合の花
 (193)

 

 

朋友二十歲,

大兩歲的我

對她傳遞

愛戀之意,

不會不相稱吧。

友は二十(はたち),ふたつこしたる,我身なり,ふさはずあらじ,戀と傳へむ  (194)
譯註:此詩寫於明治 33 年 (1900 年)。與謝野晶子1878 年生;山川登美子1879 年生

 

 

去年秋天

三人在此投米櫧籽

餵池中鯉魚:

如今,冷冷晨風中

只你和我手牽手。
秋を三人
(みたり),椎の實なげし,鯉やいづこ,池の朝かぜ,手と手つめたき
 (196)

 

 

京都的
天空啊,

可有雲彩
載我到
北方的若狹?

かの空よ,若狹は北よ,われ載せて,行く雲なきか,西の京の山  (197) 

 

 

請到你家溪邊,

找一朵

能忍受

若狹之雪的

紅花!

ひと花は,みづから溪に,もとめきませ,若狹の雪に,堪へむ紅(くれなゐ)  (198)
譯註:若狹,在今福井縣西南部,山川登美子的故鄉。此詩是與謝野晶子和山川登美子
在京都分別時所寫,回應登美子所寫一首表明放棄謝野鐵幹的短歌
——
「把所有的紅花/留給我的朋友:/不讓她知道,/我哭著採擷/忘憂之花。」
登美子此詩發表於
1900 11 月的《明星》雜誌。

 

 

「從筆跡了解

我的山居

樣貌。」

她寫給他一封

若無其事的信。

『筆のあとに,山居(やまゐ)のさまを,知りたまへ』,人への人の,文さりげなき (199)

 

 

寫下
「京都,傷心地」後
他起身,
俯看
白色的加茂河。

京はものの
つらきところと,書きさして見おろしませる加茂の河しろき  (200) 


 

他走向溪谷

追尋淡忘的事物:

背影瘦削,
肩上
春日的陽光孱弱。

わすれては,谿へおります,うしろ影,ほそき御肩(みかた),春の日よわき  (203)

 

 

京都的鐘聲,

此日此刻
讓我失魂,

此日此刻

我為兩個人哭泣。

京の鐘,この日このとき,我れあらず,この日このとき,人と人を泣きぬ (204)

 

 

「翻過山嶺」

說,「 到
琵琶湖去吧
——

秋日三人,

各懷心事。

琵琶の海,山ごえ行かむ,いざと云ひし,秋よ三人(みたり),人そぞろなりし (205)

 

 

京都,秋天:

低頭深視著水:

我咬破小指,

書寫,

血跡寒冷。

京の水の,深み見おろし,秋を人の,裂きし小指(をゆび),血のあと寒き (206)

 

 

比山蓼更紅豔——

梅花啊

收斂些,

當心神的

懲罰!

山蓼の,それよりふかき,くれなゐは,梅よはばかれ,神にとがおはむ (207)

 

 

 

〈二十歲妻〉

 

被露水滴醒,

舉目——

原野的顏色

立刻成為

夢的紫色彩虹。

露にさめて,(ひとみ)もたぐる,野の色よ,夢のただちの,紫の虹  (211)

 

 

總隱隱感覺
可以從一片雲裡

看見
聖歌似的
諭示。

何となき,ただ一ひらの,雲に見ぬ,みちびきさとし,聖歌(せいか)のにほひ  (213)

 

 

把丟進

深淵裡的聖經

重新拾起,

仰天而泣——

困惑的我。

淵の水に,なげし聖書を,又もひろひ,(そら)仰ぎ泣く,われまどひの子  (215)

 

 

神在此

無力 可施:

對口紅味

興趣盎然的

盲目少女。

神ここに,力をわびぬ,とき紅(べに),にほひ興(きょう)がる,めしひの少女(をとめ)  (217)

 

 

雖瘦,

手臂裡的血液

依然年輕——

神啊,不要以為

我因罪而哭泣。

痩せにたれ,かひもなる血ぞ,猶わかき,罪を泣く子と,神よ見ますな  (218)

 

 

少年人啊,
你難道不夢想愛,
渴求愛嗎?

難道沒看見這些
熾熱的 紅唇?

おもはずや夢ねがはずや若人
(わかうど)よもゆるくちびる君に映(うつ)らずや  (219)

 

 

那年輕僧人
初見我時
流下的淚,
不知
是苦是甜?

あまきにがき
味うたがひぬ我を見てわかきひじりの流しにし涙  (221)

 

 

我平伏於地,

血紅胸熱

散發

青春的體香,

連神也靠過來。

ひとつ血の,胸くれなゐの,春のいのち,ひれふすかをり,神もとめよる  (226)

 

 

胸中的清水

滿溢,

終成濁水——

你是罪之子,

我亦罪之子。

むねの清水,あふれてつひに,濁りけり,君も罪の子,我も罪の子  (228)

 

 

想叫醒

春日窗邊

年輕的僧人——

長袖拂過,

經書崩落。

うらわかき,僧よびさます,春の窓,ふり袖ふれて,經くづれきぬ  (229)

 

 

兩個月裡

在京都三本木旅店

所做者唯寫詩,

加茂川的千鳥啊,

我不再有愛!

ふた月を,歌にただある,三本樹(.ぼんぎ),加茂川千鳥,戀はなき子ぞ  (232)

 

 

夕暮時,

在隱於花叢裡的

小狐狸柔皮上

發出聲響的

北嵯峨的鐘聲。

夕ぐれを,花にかくるる,小狐の,にこ毛にひびく,北嵯峨の鐘  (234)

 

 

胸與胸

心思各異,

松風相同的

吹過我友臉頰,

吹過我的臉頰。

胸と胸と,おもひことなる,松のかぜ,友の頬を吹きぬ,我頬を吹きぬ  (236)


 

摘野玫瑰,

一些裝飾頭髮,

一些拿在手上,

在田野等你,長日漫漫
久久地等你。

野茨(のばら)をりて,髮にもかざし,手にもとり,永き日野邊に,君まちわびぬ  (237)

 

 

去年秋天

是她——

倚著這柱子,

想起別離時你詩中

寫的那些梅花。

秋を人の,よりし柱に,とがぬあり,梅にことかる,きぬぎぬの歌  (241)

 

 

我們兩人

是京都山裡的

紅梅白梅——

知道嗎,在春天

夢著相同的夢。

京の山の,こぞめしら梅,人ふたり,おなじ夢みし,春と知りたまへ  (242)

 

 

寫著短歌

睡著了:

昨夜我夢見

《梶之葉》作者

美麗黑髮的顏色。

歌にねて,昨夜(よべ)梶の葉の,作者見ぬ,うつくしかりき,黒髮の色  (245)
註:祇園梶子(生卒年不詳),江戸時代中期的短歌作者,京都祇園八坂神社附近茶店店主。
寶永三年
1706 年)有短歌集《梶之葉》出版。

 

 

春夜,

月光下鑽進

下京口紅屋的

男子,

真可愛。

下京(しもぎゃう),紅屋(べにや)が門(かど),くぐりたる,男かわゆし,春の夜の月 (246)
註:下京,京都的一個區域。

 

 

白梅仍在

袖上,水池的

香氣仍在內衣裡,

雖然只是暫別,

你呀再見再見啊。

しら梅は,袖に湯の香は,下のきぬに,かりそめながら,君さらばさらば (248)

 

 

二十年

薄倖人生

至少

讓我現在作的夢

成真啊!

二十(はた)とせの,我世の幸(さち),うすかりき,せめて今見る,夢やすかれな  (249)

 

 

說其間回想著我
二十年薄命之聲

因我夏天在
大阪寫的詩

而哭的你……

二十(はた)とせの,うすきいのちの,ひびきありと,浪華の夏の,歌に泣きし君  (250)

 

 

你把往事帶進

夢裡,

我以衣覆頭,

瞥見壁龕上的梅花——

我恨那梅花!

かつぐきぬに,その間()の床(とこ),梅ぞにくき,昔がたりを,夢に寄する君  (251)

 

 

那終究不

發生在夢裡的

虛幻故事

何時

其中燈火?

それ終に,夢にはあらぬ,そら語り,(なか)のともしび,いつ君きえし (252)

 

 

你離去前,
我們駐足幽暗的
黃昏,
在柱子上
寫一首白萩的詩。

君ゆくとその夕ぐれに二人して柱にそめし白萩の歌
 (253)

 

 

今日我的歌

已酬謝

戀愛之神,

緣分之神何時

受我之歌呢?

戀の神に,むくいまつりし,今日の歌,ゑにしの神は,いつ受けまさむ  (258)

 

 

仍在
追求真
善美嗎?
噢愛人,我手上這朵花
紅得眩目。
かくてなほあくがれますか眞善美わが手の花はくれなゐよ君  (259)

 


千絲萬縷的

黑髮,亂髮,

覆以混亂的
思緒,混亂的

思緒
くろ髮の千すぢの髮のみだれ髮かつおもひみだれおもひみだるる
(260)

 

 

春逝,

一絃一柱

都帶著我的情思,

閃爍的灯

把我的長髮拉長。

行く春の,一絃(ひとを)一柱(ひとぢ),おもひあり,さいへ火()かげの,わが髮ながき (264)

 

 

各種各樣

色彩繽紛的

花朵

在我美麗朋友的

棺木中。

くさぐさの,色ある花に,よそはれし,(ひつぎ)のなかの,友うつくしき (269)

 

 

斗笠裡

當有歌!

我強迫我愛出走遊吟:

生駒、葛城的嫩葉,

散發出你們的香味吧!

すげ笠に,あるべき歌と,強ひゆきぬ,若葉よ薫(かを),生駒(いこま)葛城(かつらぎ) (271)

譯註:生駒、葛城,皆奈良縣地名。

 

 

無根的
紫雲低垂的

正午,

牡丹
安靜作夢。

裾たるる,紫ひくき,根なし雲,牡丹が夢の,眞晝(まひる)しづけき (272)

 

 

背離神

指示的

綠色學宮,

今夜我摘取

紫羅蘭。

みどりなるは,學びの宮と,さす神に,いらへまつらで,摘む夕すみれ (275)

 

 

我無法忍受,夜夜

你未被撫弄的琴弦

發出的嘆息,

小琴啊,拉我的袖子

讓我成為你的情人。

そら鳴りの,夜ごとのくせぞ,(くる)ほしき,(なれ)よ小琴(をごと),片袖かさむ(琴に) (276)

 

 

他站立門邊,

黃昏裡

呼喚去年死去的

我姊姊的名字——

我憐惜他!

去年(こぞ)ゆきし,姉の名よびて,夕ぐれの,戸に立つ人を,あはれと思ひぬ (278)

 

 

十九歲的我

已見
紫羅蘭變白,

春水轉枯,
此生倏忽。

十九
(つづ)のわれ,すでに菫を白く見し水はやつれぬ,はかなかるべき (279)

 

 

白牡丹紅牡丹

皺亂一地:

五山寺

僧人論道令人懼。

白きちりぬ,紅きくづれぬ,(ゆか)の牡丹,五山(.ざん)の僧の,口おそろしき (281)

 

 

秋天脆弱,

春天短暫,

如果有人

如此明確說——

我要追隨他的道!

秋もろし,春みじかしを,まどひなく,説く子ありなば,我れ道きかむ (283)

 

 

 

〈春思〉

 

春天短暫,
生命裡有什麼
東西不朽?
我讓他撫弄我
飽滿的乳房。

春みじかし何に不滅の命ぞとちからある乳を手にさぐらせぬ
 (321)

 

 

你聽到年輕女孩

胸部的小琴

發出的聲音嗎?

旅人啊,今夜

我將把手臂借你為枕。

わかき子が,胸の小琴の,()を知るや,旅ねの君よ,たまくらかさむ  (324)

 


千年前
我們別離
抑或昨日?
我感覺你的手
仍在我肩上。
きのふをば千とせの前の世とも思ひ御手なほ肩に有りとも思ふ  (326)

 


黃昏霧濃
天暗,燭油
滴盡,
意外啊,我的神
那夜如此之美。

夕ぐれの霧のまがひもさとしなりき消えしともしび神うつくしき
 (332)

 


他和我
都才十九歲,
當我們看到我們
倒映在
石津川的水流裡
人とわれおなじ十九のおもかげをうつせし水よ石津川の流れ
 (348)

 


講什麼道德,
想什麼未來,
問什麼聲名?
相視又相戀,
此際,你和我。
道を云はず後を思はず名を問はずここに戀ひ戀ふ君と我と見る  (352)

 


為了懲罰
男人們的重罪,
神給了我
這光滑的肌膚,
這黝黑的長髮。

罪おほき男こらせと肌きよく黒髮ながくつくられし我れ
 (362)

 


昨夜燭光下
我們交換的
那許多情詩
豈不
太多字了?
さおぼさずや宵の火かげの長き歌かたみに詞あまり多かりき  (378)

 


〈譯註〉

    與謝野晶子(Yosano Akiko,1878-1942),日本現代女詩人。生於大阪附近的甲斐,原名鳳晶,自幼喜好古典文學,中學時接觸現代文學,1900 年加入以與謝野鐵幹為首的東京新詩社,成為「明星派」成員,之後離家到東京與鐵幹同居,並於翌年結婚。終其一生,與謝野晶子育有十一名子女,寫作逾二十本詩集,並且將《源式物語》等古典日本文學名著翻成現代日文。

    她的第一本詩集《亂髮》 (書名源自前輩女詩人和泉式部的短歌)出版於 1901 年,收了三百九十九首受其與鐵幹愛情激發的短歌,嶄新的風格與大膽熱情的內容轟動了詩壇,這些短歌為傳統和歌注入新的活力,其浪漫的光環始終為日本人民所敬愛。

    在此處所譯的《亂髮》中的短歌,我們看到兩組事物的強烈對比︰一為「講道」、「不朽」、「真善美」、「經書」等崇高字眼,另一則為「肌膚」、「乳房」、「紅花」、「春夜」等鮮明可感之物。第 378 首短歌,用海涅的話來說就是︰言語,言語,言語,而無任何行動!」

    第 93 首短歌回應與謝野鐵幹 1900 11發表之作「秋風不只/帶給你一人/悲傷:/一百多里遠,/我是否該來看你。」第 182 首短歌背景如下:與謝野晶子的密友 山川登美子(1879-1909)當初也是她的情敵,她與晶子並稱「明星」雙秀,但最終晶子擄獲了鐵幹。登美子友人們稱她為「白百合」,稱晶子為「白萩」。登美子在一首短歌中寫道:「百合與白萩同奉一神」,而在另一首短歌中寫說:「蒼白月光下/我呼喚你的名字,/水影清澈,/小百合搖曳,/露珠散落。第 186 首短歌所記為 1900 11 6 日晶子和登美子在京都車站送別與謝野鐵幹之事。

                                                                                                   〔回目錄〕

 

------------------------------------------

松尾芭蕉

1644-1694,日本)

俳句

牡丹花深處
一隻蜜蜂
歪歪倒倒爬出來哉。


〈譯註〉

    松尾芭蕉(Matsuo Basho,1644-1694),有「俳聖」之稱,是日本最著名的俳句作者。俳句是非常簡潔的日本詩歌形式,由五、七、五共十七個音節組成,始於十六世紀,幾經演變,至今仍廣為日人喜愛,甚至在世界各地引起迴響。它們或纖巧輕妙,富詼諧之趣味;或恬適自然,富閑寂之趣味;或繁複鮮麗,富彩繪之趣味。俳句具有含蓄之美,旨在暗示,不在言傳,讓讀者有豐富的想像空間。

    芭蕉的俳句精鍊傳神,每從自然景物中悟得微妙的詩境。在此首俳句中,採花的蜜蜂自牡丹花深處饜足地爬出(或說過分饜足,因為它歪歪倒倒,樂不可支呢),形象生動,含意深遠。詩人用幽默愉快的語調顯現對充滿情愛、情趣的大自然的禮讚。啊,整個宇宙就是一間爭奇鬥艷的情趣用品店呢。

                                                                                                     〔回目錄〕

 

------------------------------------------

千代尼

1703-1775,日本)

俳句三首

拂曉的別離
偶人們

豈知哉。


根深蒂固,

女子的慾望——
野紫羅蘭。


再睡一覺,

直到百年——
楊柳樹。
 

〈譯註〉

    千代尼(Chiyo-ni,1703-1775),又稱加賀之千代,被許多人認為是日本最重要的俳句女詩人。她是俳聖芭蕉的再傳弟子,在俳句幾乎是男性作者天下的那個時代,為女性創作者佔了一席之地。她能詩能畫,相貌絕美—— 她的美在許多人筆下被讚美過,包括「浮世繪」畫家歌川國芳(1798-1861)的畫筆。她的詩晶瑩澄澈,感覺鮮明,創作生活非常活絡,時與詩人乃至武士們相往來。

    千代五十二歲時落髮為尼,之前應有過一兩次戀愛經驗。她寫的某些俳句似乎可以印證一二。此處譯的第一首俳句,讓我們窺見千代生命秘密的一角,原來在成為尼姑前,她也是懂得愛之苦的。這首俳句為每年三月三日的「偶人節」而寫。偶人節是日本女孩子們的節日,女孩們在此日備了偶人、點心、白酒、桃花為祭物,祈求幸福。千代用沒有知覺的偶人,對比戀愛中的人間男女別離的哀愁。

    就千代尼那個時代的女性而言,第二首俳句可說相當強有力而直接,且富官能美。

    第三首俳句寫於俳句詩人岸大睡八十歲生日時。大睡長她十八歲,千代少女時代曾隨他住了幾年,學習俳句。他們住處頗近,後來分別當了尼姑與和尚。他們的俳句出現於同一選集;他們一起寫俳句、互相唱和,而且死於同一年。他們無法成婚,因為大睡是武士階級,而她來自商人家庭。千代有一姪女,學者推測其實可能是千代和大睡所生之女。這首俳句透露出他們兩人之間漫長而親密的關係。

                                                                                                   〔回目錄〕

------------------------------------------

近松門左衛門

1653-1725,日本)

《曾根崎情死》選


敘述者:
向世界告別,向夜晚告別。
往死亡之路走去的我們該比擬為何?
恰似通往墳場的小徑上的霜雪,
隨著向前跨出的每一個步伐消融:
這場夢中之夢何其憂傷。

德兵衛:
啊,你計數鐘聲了嗎?預告天將破曉的
七聲鐘響,已經敲了六響。
剩下的那一響將會是我們此生聽到的
最後一聲回音。


阿初:
它將與解脫之無上幸福唱和。

敘述者:
再會了,不僅僅向鐘聲道別,
他們最後一次將目光投向綠草,樹木,天空。
雲朵飄過,無視他們的存在;
閃亮的北斗七星倒映水面上,
牛郎織女星在銀河輝耀。

德兵衛:
讓我們以梅田橋
為鵲橋,立下誓言
生生世世作牛郎織女星。

敘述者:
「我衷心願意」,她依偎著他說。
他們潸潸淚下
河水也隨之高漲。
河對岸茶舖的樓座上
尋歡作樂的人們尚未入眠,
在通明燈火下高談闊論,
閒話殉情事件今年收成的好壞。
他們聽之心情沉重。

德兵衛:
多麼奇怪的感覺!在昨天,甚至今天,
我們談論這類事情總覺得事不關己。
明天我們將出現在他們的閒談中
——
世人若想吟唱我們的故事,就隨他們唱去。

敘述者:
而現在他們耳邊響起這樣的歌:
「你為什麼不娶我為妻?
或許我的愛對你毫無意義……
無論我們相愛或者哀傷,
命運與世事皆無法如我們所願。
今天之前我們的心未曾
一日舒坦,一夜安適,
不為命運多舛的愛情所折磨。
我何以至此?
我永遠忘不了你。
你若想棄我而遠去,
我絕不容許。
親手殺了我吧,
不然我不讓你走。」
她淚流滿面。

德兵衛:
那麼多的歌曲,今晚唱出的
居然是這首歌,但不知歌者是何人?
我們是聆聽者。歌裡的人一如我們,
走同樣的路,經歷同樣的試煉。


敘述者:
他們彼此相擁,傷心哭泣,
像萬千戀人們,希望
今夜會比以往更長些。
然而無情的夏夜短暫一如往昔,

不久雞啼聲即將驅走他們的生命。


〈譯註〉

    這裡選譯的是日本江戶時代劇作家近松門左衛門(Chikamatsu Monzaemon,1653-1725)淨琉璃(傀儡戲)《曾根崎情死》最後一景中著名的一段。近松門左衛門有「日本莎士比亞」之稱,出身武士家庭,曾做過公卿的侍臣,甘願放棄以武士立身的想法,從事當時被視為賤業的戲劇創作,於二十五歲前後開始他的創作生涯,作有「淨琉璃」劇本一百多篇,「歌舞伎」劇本二十八篇。

    此處這段以詩的形式寫成的文字,公認是日本文學史上最美的段落之一。《曾根崎情死》(日文名為《曾根崎心中》——「曾根崎」是地名,「心中」即殉情之意),是根據1703年發生在大阪市北區曾根崎神社殉情事件所創作的劇本。男主角德兵衛在舅舅店裡工作,其舅要求德兵衛與德兵衛舅媽之姪女結婚,並要給他錢做生意。德兵衛的繼母代收了這筆錢,但德兵衛已與妓女阿初相戀,因此拒絕此婚事。其舅要求德兵衛將錢歸還,不意德兵衛好不容易從繼母處拿回的錢,卻被其友人詐借不還。哀痛欲絕的德兵衛與阿初遂決定一起自殺。

    所譯的這段文字,描繪的即是兩人攜手往曾根崎神社情奔赴死的情景。戲中他們聽到的歌曲是當時流行的一首描述男女殉情的歌。

                                                                                                   〔回目錄〕

 

------------------------------------------

卡圖盧斯

(84-54B.C.,羅馬)

我的蕾絲比亞,讓我們

我的蕾絲比亞,讓我們生活,讓我們相愛,
那些過分挑剔的老人們的閒話
我們就當它一文不值。
太陽下沉又升起,
當短暫的光芒沉落,
我們就必須在永恆的夜裡安眠。
給我一千個吻,給我一百個吻,
再給我另一個一千,第二個一百,
不斷地給我千吻,百吻。
成千上萬,直到我們也數不清,
這樣,那些壞心的人們嫉妒的
眼光,就無法加諸我們身上,
不知道我們到底吻了多少。

 

我的愛人說

我的愛人說,除了我之外
她誰也不嫁,即便天神宙斯追求她。
她如此說道。但一個女人對她急切的戀人說的話
只合寫於風中和急流的水上。

 

求求你,我可愛的伊蒲希緹拉

求求你,我可愛的伊蒲希緹拉,
我的親親,我的寵物,
命我在午睡時去找你吧。
如果你答應,就別再改變心意,
不要讓別人先把你的門關了。
你也不要出門去。準備好
在家裡,等我來陪你。
大幹九回無中斷。
如果你同意,即刻下命令。
因為我已用完午餐,飽飽地躺著,
我的衣袍勃起如一頂帳棚。
 

〈譯註〉

    羅馬詩人卡圖盧斯(Catullus,84-54 B.C.),是繼希臘詩人莎茀後又一位抒情詩名家。他出生於今義大利北部的維洛納,家境富有,父親是凱撒的朋友。他愛上了一名已婚的女子(在詩中他稱之為蕾絲比亞[Lesbia]——據莎茀所住的雷斯伯斯島而來),為她寫了許多情詩。這些詩作坦然率直,質野無飾,流露出透徹的自剖,讀起來像日記或寫給友人的信,雖然我們並不全然清楚其背景。

    二十世紀德國作曲家奧爾夫(Carl Orff,1895-1982)曾以這些詩為題材,譜成清唱劇「勝利三部曲」中的第二部,名曰︰《卡圖盧斯之歌》(Catulli Carmina)——其第一部即著名的《布蘭詩歌》(Carmina Burana)。在《卡圖盧斯之歌》中,奧爾夫將卡圖盧斯的詩故事化︰卡圖盧斯在發覺蕾絲比亞背叛他後,轉而向伊蒲希緹亞尋求慰藉。

    卡圖盧斯的蕾絲比亞是古往今來男性詩人在詩篇中謳歌詠嘆的諸多女性偶像中的第一人,下啟但丁的蓓德麗采,佩脫拉克的勞拉,莎士比亞的「黑情人」,乃至聶魯達的瑪蒂爾德。

                                                                                                   〔回目錄〕

 

------------------------------------------

伐致呵利

(約活躍於650,印度)

詩三首


艷陽高照少女斜倚
樹蔭底下休憩
她掀起衣裳(她說)
不讓頭部被月光照射


他們親吻百次,而後
彼此相擁千次,
停下只為重新來過;
如此這般居然不覺重複。


他捧著她的臉,不讓她走:
她想說:「喔不!不要!喔不!
不要!」但他吻得她出不了聲
只能叫著「嗯嗯嗯嗯嗯嗯嗯嗯」。
 

譯註〉

    伐致呵利(Bhartrhari,約活躍於 650),印度古代梵文詩人,作有三卷以愛情、正義和最後的解脫為題材的短詩。據說他是健日王的哥哥,因發現王后不貞而看破紅塵。但從他的詩作看,並不像是國王。他是一個充滿內心矛盾的詩人,深諳愛情之甜蜜,又對其結果抱持懷疑的眼光。此三首短詩實在婉轉可愛。

                                                                                                             〔回目錄〕

 

------------------------------------------

佩脫拉克

(1304-1374,義大利)
 

一千次,喔我甜美的鬥士

一千次,喔我甜美的鬥士,
為了要與你的眼睛謀和,
我把心獻給了你,但傲氣
十足的你並不喜歡低下頭看;

 

而如果有別的女士冀求我的
那顆心,那麼她真是癡心妄想︰
因為我鄙視你所厭惡的東西,
我的心已永遠無法像從前一樣。

 

如果現在我趕走我的心,而它在
悲傷的流亡中無法從你那兒獲得庇護,
也不懂單獨生活或奔向他人的呼喚,

 

它可能會偏離生命的正途
——這樣
對你我都是重大的罪過,你的

還要更重些,因為它愛你更深。

 

 

多幸福啊,此日,此月,此年

多幸福啊,此日,此月,此年,
此季,此刻,此時,此一瞬間,
此美景,此地:一對美目
和我相遇,將我綑綁。

 

多幸福啊,與愛合而為一時
初嚐的甜蜜煩躁,
穿刺我的弓與箭,
深達我心的傷口。

 

多幸福啊,呼喚勞拉之名時
我散布的眾多語詞,
還有嘆息,眼淚和渴望。

 

多幸福啊,讓她美名遠播的
我所有的詩篇,還有我的心思
——
只繫繞著她一人,別無他人他物。

 

 

我找不到和平,也無意求戰

我找不到和平,也無意求戰,
又害怕又希望,又火熱又冰透,
我翱翔天際,又倒臥在地,
兩手空空,又擁有全世界。

 

我身陷囹圄,牢門未開也未關,
不把我據為己有,也不為我鬆綁,
愛情既不殺我,也不釋放我,
既不讓我活,也不讓我脫困。

 

我盲目地看,無舌卻又哭喊,
我渴望毀滅,卻又乞求救援,
我痛恨自己,又深愛另一人。

 

我以憂傷為食,帶淚而笑,
死與生都同樣讓我不快,
我淪落至此,愛人啊,全因為你。


 

 

我在塵世看到天使之姿

我在塵世看到天使之姿,
以及人間難尋的超凡之美,
那記憶讓我歡喜又心痛,因為
所見一切都如夢,陰影和煙。

 

我看到那對明眸落淚
千百次讓太陽嫉妒,
也聽到夾帶著嘆息的話語,
足以動群山而止奔流。

 

愛情,智慧,勇氣,憐憫與哀愁
讓那悲泣聲成為最美的音樂,
世間任何聲音都難與之匹敵。

 

天國如是專注聆聽此和諧之音
枝上葉子沒有一片在動,
如此多的甜美洋溢於大氣與風中。


 

〈譯註〉

        佩脫拉克(Francesco Petrarch1304-1374)是義大利文藝復興時期的傑出詩人,他的抒情詩集《歌集》共三百六十六首,絕大多數是十四行詩,是獻給他理想的戀人勞拉(Laura)的一部作品。一般說法謂佩脫拉克在一三二七年初遇勞拉,頓生愛慕之情,但她嫁為他人婦,不願做其情婦,於一三四八年去世,佩脫拉克悲痛欲絕,編成此詩集以為紀念碑。但勞拉究竟是誰,或到底有無此人,其實我們並不知道。佩脫拉克一位密友即懷疑勞拉只是一個象徵,是詩人寫詩的藉口。

        比諸但丁在《新生》中以哲理或抽象的語言描繪他的戀人,佩脫拉克筆下的勞拉相當具體而生動,可說把但丁的蓓德麗采從天上拉到人間。

        此處所譯後面三首十四行詩,曾被作曲家李斯特(1811-1886)譜成歌——《佩脱拉克十四行詩三首》,後又將之寫成鋼琴曲,收於鋼琴曲集《巡禮之年》第二集裡

                                                                                          〔回目錄〕

 

------------------------------------------

(1524-1585,法國)

當你老時

當你老時,在黃昏,點著燭火
坐在火爐旁邊,抽絲紡紗,
吟詠著我的詩篇,讚嘆之餘說道:
「龍薩在我年輕貌美時歌頌過我。」

你的女僕們因勞累而半入夢鄉,
一聽到這個消息,沒有一個
不被我的名字驚醒,欣羨
你芳名有幸,受到不朽的讚美。

那時,我將是地底無骨的幽魂,
在桃金孃樹蔭下靜靜長眠;
你將成為爐邊一名佝僂老婦,
懊悔曾驕傲地蔑視了我的愛。

生活吧,聽信我的話,別待明天︰
趁今天就把生命的玫瑰摘下。

 

情歌

起床,瑪俐,你這懶女孩:
快樂的雲雀已在空中鳴囀,
停棲在山楂樹上的夜鶯
也已甜美地唱著愛的曲調。

趕快起床!讓我們瞧瞧鋪滿
露珠的草地,還有含苞待放
你美麗的薔薇樹,還有昨夜
你纖手親自澆灌的可愛石竹。

昨夜臨睡前,你用眼睛發誓
說今晨你將比我早起︰
但天亮前後的睡神,多麼寬待女孩,
讓你的眼睛依然被溫柔的睡意緘住。

好啦,好啦,我來吻醒它們,還有
你的妙乳,吻上百回教你怎麼早起。
 

〈譯註〉

    龍薩(Pierre De Ronsard,1524-1585),被稱作「詩人中的王子」,是十六世紀法國「七星詩社」的領袖,無疑地也是法國文藝復興時代最偉大的詩人。他出身貴族,從小就是宮廷近侍,後與同學共組七星詩社。他從希臘、羅馬、義大利詩歌汲取養分,為法國詩注入新血,卻不失法國氣息。他詩作題材極廣,哲學詩、政治詩、田園詩、戲謔詩、怪異詩……無不為之,但最能展現他精妙詩藝的,還是他的情詩——從早年詩集《情歌集》(Les Amours),到中晚年的名作《給海倫的十四行詩》(Sonnets pour Hélène)。此處譯的〈當你老時〉即出自此書。此詩甚具魅力,曾引起諸多仿作,最有名的當屬葉慈以 When you are old and gray and full of sleep 開始的一篇。

                                                                                          〔回目錄〕

 

------------------------------------------

波特萊爾

(1821-1867,法國)

  聽波特萊爾〈邀遊〉法文原詩朗讀

 


L'Invitation au voyage

 

 Mon enfant, ma sœur,

  Songe à la douceur,

D’aller là-bas vivre ensemble!

  Aimer à loisir,

  Aimer et mourir

Au pays qui te ressemble!

  Les soleils mouillés

  De ces ciels brouillés

Pour mon esprit ont les charmes

  Si mystérieux

  De tes traîtres yeux,

Brillant à travers leurs larmes,

 

Là, tout n’est qu’ordre et beauté,

Luxe, calme et volupté.

 

  Des meubles luisants,

  Polis par les ans,

Décoreraient notre chambre;

  Les plus rares fleurs

  Mêlant leurs odeurs

Aux vagues senteurs de l’ambre,

  Les riches plafonds,

  Les miroirs profonds,

La splendeur orientale,

  Tout y parlerait

  À l’âme en secret

Sa douce langue natale.

 

Là, tout n’est qu’ordre et beauté,

Luxe, calme et volupté.

 

  Vois sur ces canaux

  Dormir ces vaisseaux

Dont l'humeur est vagabonde;

  C’est pour assouvir

  Ton moindre désir

Qu’ils viennent du bout du monde.

  - Les soleils couchants

  Revêtent les champs,

Les canaux, la ville entière,

  D’hyacinthe et d’or;

  Le monde s’endort

Dans une chaude lumière.

 

Là, tout n’est qu’ordre et beauté,

Luxe, calme et volupté.

          


  邀遊
 

  我的孩子,我的妹妹,

  想像那甜蜜,

到那邊去一起生活!

  去悠閒地愛,

  去愛,去死,

在與你相似的土地。

  濕濡的太陽

  在雲翳的天空,

在我心裡生出誘惑,

  如此地神秘,

  一如你不貞的眼睛,

在淚水中透出光采。

 

那兒,一切是和諧,美,

豐盈,寧靜,與歡愉。

 

  閃爍的家具,

  被歲月磨亮,

裝飾著我們的臥房;

  最珍奇的花卉

  把它們的香味

混進朦朧的琥珀香,

  華麗的天花板,

  深深的鏡子,

那東方的奢豪輝煌,

  全都向靈魂

  秘密地陳述,

用它柔和的鄉音。

 

那兒,一切是和諧,美,

豐盈,寧靜,與歡愉。

 

  看那些運河上

  那些睡著的船隻,

它們的性情是四處流浪;

  為了滿足

  你最微小的願望,

它們從世界的盡頭來到這兒。

  西沉的太陽

  將田野,將運河,

將整個城市籠罩在

  風信子紅與金黃裡;

  世界沉睡於

一片溫暖的光中。

 

那兒,一切是和諧,美,

豐盈,寧靜,與歡愉。

 

  觀賞 男高音福井敬演唱杜巴克譜波特萊爾〈邀遊〉



〈譯註〉

    波特萊爾(Charles Baudelaire1821-1867),法國詩人、散文家、藝術評論家、美學大師,他的詩集《惡之華》對知覺的交感,靈肉的互動、衝突有深刻的描寫,充滿了憂鬱與神秘,懷疑與追索,孤寂與掙扎。他極富流動性的暗喻手法,使他的詩作成為法國象徵派的先驅,因此梵樂希(Valéry)認為沒有波特萊爾,就沒有藍波和馬拉梅(Mallarme)。

    〈邀遊〉一詩是波特萊爾生命黑暗期的產物。債務、疾病纏身,加上對荷蘭女伶瑪俐.朵白蘭(Marie Daubrun)熱情卻無償的愛戀,促使波特萊爾用想像創造了自己的小宇宙——一個充滿「和諧,美,╱豐盈,寧靜,與歡愉」的理想國度——以對抗紛擾的現實。整首詩恬適純美,極富音樂性,充分體現了美國詩人愛倫坡對詩的定義:「律動的美的創造物」。

    波特萊爾曾希望有音樂奇才將此詩譜成曲並且獻給他所愛的女子。法國作曲家杜巴克(Henri Duparc, 1848-1933)二十二歲時即採此詩頭尾兩段,將之譜成歌,獻給其妻。畫家馬蒂斯(Henri Matisse, 1869-1954)則以詩中的疊句「豐盈,寧靜,與歡愉」,為其一九Ο四年繪成的一幅畫作之名(此畫今懸於巴黎奧塞美術館)。兩位「亨利」可謂波特萊爾知音。


                                                                                          
〔回目錄〕
 

 

 

-----------------------------------------

藍波 

(1854-1891,法國)

聽法文原詩朗讀       → 聽 Leo Ferre 譜唱此詩
 

 


Quatrain

 

 L’étoile a pleuré rose au coeur de tes oreilles,
L’infini roulé blanc de ta nuque à tes reins
La mer a perlé rousse à tes mammes vermeilles

Et l’homme saigné noir à ton flanc souverain.

 

 

          


四行詩

 

  星星在你耳之深處玫瑰色哭泣,
無限自你的頸到你的腰滾動白色;
大海在你朱紅的乳頭洗出珠光,
而男人在你絕妙的腹部流出黑血。

 

 

 


〈譯註〉

藍波(Arthur Rimbaud, 1854-1891),一個詩謎,一個神話。魏爾崙的同性戀人。流星般綻露光芒,劃過詩壇,又迅急隕落的法國天才詩人。年輕時,他嚮往自由,以離家和寫詩作為其叛逆的手段,大部分詩作皆成於二十歲之前,隨後浪跡歐洲各國,參加荷蘭僱傭軍赴爪哇,不久又開小差,加入馬戲團充當翻譯,迴遊瑞典、丹麥等地,到賽普勒斯為總督監造宮殿,在亞丁受僱於阿拉伯皮貨商,又組織駱駝商隊,穿越沙漠,進入非洲內陸,運送軍火、象牙、咖啡……然而卻成為後世一代又一代讀者與作者驚嘆、艷羨的對象。他認為詩人是「洞察者」,應該超越個人,與永恆的宇宙心靈相通,並可透過知覺錯位和文字煉金術,在夢和潛意識的領域去挖掘人類深層的情感。他的詩富有影像與聲音之美,視覺、觸覺與聽覺的意象交融,聲音、味道與顏色在詩中流動,物質與精神層次交錯並行。〈四行詩〉(Quatrain)一詩以色彩禮讚女體與情慾,雖僅寥寥數句,仍具體而微地呈現藍波詩作的部分特色。


                                                                                          
〔回目錄〕

 


 

------------------------------------------

茨維塔耶娃

(1892-1941,俄國)

這樣的溫柔從何處來?

這樣的溫柔從何處來?
這些並非我第一次摸到的
捲髮;我也熟悉過
比你的唇更暗色的唇。

星光升起而又消隱,
(這樣的溫柔從何處來?)
眼光升起而又逝去,
就在我眼前。

然而,這樣的歌
我未曾在暗夜裡聽過,
(這樣的溫柔從何處來?)
在這裡,在歌者胸前。

這樣的溫柔從何處來?
而我該怎麼辦,狡猾的
少年,偶然路過的歌者?
你的睫毛最長,最長。

 

我想和你一起生活

……我想和你一起生活
在某個小鎮,
共享無盡的黃昏
和綿綿不絕的鐘聲。
在這個小鎮的旅店裡——
古老時鐘敲出的
微弱響聲
像時間輕輕滴落。
有時候,在黃昏,自頂樓某個房間傳來
笛聲,
吹笛者倚著窗牖,
而窗口大朵鬱金香。
此刻你若不愛我,我也不會在意。

在房間中央,一個磁磚砌成的爐子,
每一塊磁磚上畫著一幅畫:
一顆心,一艘帆船,一朵玫瑰。
而自我們唯一的窗戶張望,
雪,雪,雪。

你會躺成我喜歡的姿勢:慵懶,
淡然,冷漠。
一兩回點燃火柴的
刺耳聲。
你香煙的火苗由旺轉弱,
煙的末梢顫抖著,顫抖著
短小灰白的煙蒂——連灰燼
你都懶得彈落——
香煙遂飛舞進火中。

 

嫉妒探

你和另一個人過得如何?
日子更單純了吧?船槳划動,
而後長長的海岸線,很快地,
對我的記憶,

便只像漂浮的島嶼了
(在天空,不在水面):
靈魂,靈魂!你們注定是
姊妹,絕不會是戀人。

你和一名平庸女子
過得如何?失去了神性?
罷黜了王后,
你自己也下了台。

日子過得如何?你煩躁嗎?
你畏縮嗎?你如何起床?
無盡的庸俗的稅務
你應付得了嗎,可憐蟲?

「大吵大鬧歇斯底里——我受
夠了!我要自己租房子住!」
你現在和另一個人過得如何了,
你這位曾是我挑選的人?

更合胃口,更美味嗎,你的
食物?吃膩了可別呻吟。
和一個複製品生活得可好,
你這踐踏西奈山的人?

你和這世上一名陌生人
過得如何?你能(請坦白)
愛她嗎?或者覺得羞愧
彷彿宙斯的韁繩繫在額頭?

日子過得如何?身體
健康嗎?歌唱得如何?
良心發作時(可憐蟲!)
你怎麼應付?

你和那以不合理價格
買來的市場貨,過得如何?
卡拉拉大理石之後,
你和那石膏粉屑

過得如何?(自石塊中鑿出的
上帝,如今被搗得粉碎。)
麗理絲以後,你如何與一名
千萬人般的女人一起生活?

飽餐新鮮感了嗎?
魔棒已然除去,
你和一名沒有第六感的
世俗女子過得

如何?告訴我:你快樂嗎?
不快樂嗎?深淵在望,你過得
如何,親愛的?是不是像
我與另一名男子的生活一樣辛苦?


〈譯註〉

    茨維塔耶娃(Marina Tsvetayeva,1892-1941),與阿赫瑪扥娃並為二十世紀最傑出的兩位俄國女詩人。她出生於莫斯科,母親為鋼琴家,父親為藝術史教授,並創立了當今的普希金美術館。她十八歲出版第一本詩集,十九歲嫁給同輩詩人艾弗隆(Sergei Efron)。在俄國大革命爆發前,他們生有二女;革命後,茨維塔耶娃開始經歷二十世紀初葉俄國的動亂與殘暴。在繼之而來的大飢荒年代,她被迫將女兒安置在一間公立的孤兒院,小女兒且因營養不良死於院中。一九二二年,她申請帶著女兒出國找加入白軍陣營的丈夫,一家人先在捷克,後往巴黎,過著流亡生活。一九三七年,茨維塔耶娃的女兒與艾弗隆先後回到俄國,一九三九年茨維塔耶娃也帶著兒子回國,全家團聚,但女兒、丈夫隨即被捕。茨維塔耶娃絕望地發現自己生活的困厄︰她與兒子居然連吃都吃不飽。一九四一年她上吊自殺,一個月後艾弗隆也被判死刑遭槍斃。

    茨維塔耶娃是一位孤獨、悲苦,卻又敏感、激情的人。詩,以及對某些詩人的熱愛,是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事。她感情豐富,戀愛不斷,卻少有圓滿結果。一次大戰期間,她與詩人曼德斯譚有過短暫的戀愛,兩人互贈了許多詩(此處譯的第一首詩即是她寫給他的;作曲家蕭斯塔高維契[Dmitri Shostakovich,1906-1975],在死前兩年將此詩在內的六首茨維塔耶娃的詩譜成歌曲,即其Op.143)。她曾狂熱、密集地和未曾謀面的里爾克通過信,另一位詩人帕斯特納克更是她一生親密的筆友,精神的戀人。她的詩,一如她的人,極其強韌而具個性,形式靈活,語言多變化,意象強勁有力。帕斯特納克在談及俄國現代詩人時,曾說︰「她是我們當中最好的。」短短一句話,說明了茨維塔耶娃在二十世紀俄國詩壇的地位。

    此處譯的第三首詩中,卡拉拉(Carrara)為地名,在義大利西北部,以大理石聞名;麗理絲(Lilith)則是猶太民間傳說中亞當的元配。

                                                                                           〔回目錄〕

 

------------------------------------------

馬雅可夫斯基

(1893-1930,俄國)

已經過了一點

已經過了一點。你一定已就寢。
銀河在夜裡流洩著銀光。
我並不急,沒有理由
用電報的閃電打攪你,
而且,如他們所說,事情已了結。
愛之船已撞上生命的礁石沉沒。
你我互不相欠,何必開列
彼此的苦難,創痛,憂傷。
你瞧世界變得如此沉靜,
夜晚用星星的獻禮包裹天空。
在這樣的時刻,一個人會想起身
向時代,歷史,宇宙說話。

 

〈譯註〉

    馬雅可夫斯基(Vladimir Mayakovsky,1893-1930),是蘇俄詩人及劇作家,也是政治實踐論者。在二十世紀詩壇上,他扮演著革命性的角色。早在俄國革命之前,他即是活躍的改革主義者,未滿二十歲就有過三次被逮捕、囚禁的紀錄。因為追隨社會民主黨而遭校方開除,未能完成正常教育課程,於是後來改攻藝術,在畫家勃留克(Burlyuk)影響下,他成為俄國未來主義領導者之一。他揚棄一切古典正統,宣稱將把「文字從意義中解放出來」。在俄國十月革命期間,他毅然加入革命行列,設計宣傳海報,口號以及詩歌,並且巡迴俄國境內朗誦。他後來創辦《左翼藝術陣線》雜誌,也經常參與文學論戰。他旅遊的足跡遍及西歐及美洲,且在部分詩中留下了紀錄。但這些外在活動的背後卻隱藏著他那複雜、悲劇性的個人生活。一九一五年他結識了畢利克(Osip Brik)夫婦,愛上了他的妻子莉莉(Lily)。他們之間錯綜的三角關係直到他死時都未能解決。儘管馬雅可夫斯基對一九二五年詩人葉賽寧(Yesenin)自殺的消息感到憤怒、心煩,他自己卻在一九三Ο年用手槍結束自己的生命。在他桌上留有一張字條,上面寫著希望大家「不要因為我的死而責怪任何人,也不要閒聊此事」,其中還有「莉莉,愛我」幾個字,並引用了這首詩的第五到第八行。從這封遺函我們可看出莉莉在其心中的地位,詩中「愛之船已撞上生命的礁石沉沒」,顯然是他與莉莉關係的寫照。這首〈已經過了一點〉可能是馬雅可夫斯基生前最後一首詩,是他未完成的一首長詩的一部份。馬雅可夫斯基雖不願自己的死成為世人閒談的話題,一般人仍不免猜測他是為私人因素而自殺。

    馬雅可夫斯基死後,他在莫斯科的寓所被改建成展示其生平事蹟及作品的博物館,他所住的街改名「馬雅可夫斯基巷道」,原來的凱旋廣場亦改名為「馬雅可夫斯基廣場」,中央立有巨大的馬雅可夫斯基銅像。一九三五年,史達林追封他為「蘇威埃世紀最具才氣的詩人」。然而去除這些政治光環,馬雅可夫斯基骨子裡其實是一個抒情詩人,如同他辭世前這首短詩所顯現。

                                                                                                                                〔回目錄〕

 

------------------------------------------

特朗斯特羅默

(1931-,瑞典)

火之書

在陰鬱的日子裡惟有和你做愛時我的生命方閃現光芒。
彷彿明滅不定的螢火蟲——你可盯隨其飛蹤,一閃一閃
在黑夜的橄欖樹間。

在陰鬱的日子裡靈魂頹然坐著,了無生趣,
而肉體一逕走向你。
夜空鳴叫如牛。
我們秘密地自宇宙擠奶,存活下來。
 

〈譯註〉

    特朗斯特羅默(Tomas Transtromer,1931-),生於斯德哥爾摩,瑞典當代最負盛名的詩人,本行是心理學家,詩作融合瑞典自然詩傳統與超現實主義風格,意象明晰、準確而驚人。此詩譯自諾貝爾獎評審委員,瑞典皇家學院院士馬悅然先生的英譯。馬悅然是特朗斯特羅默的好友,他曾告訴我們,特朗斯特羅默若不是瑞典人,老早就得到諾貝爾獎了。此詩雖短,但意象精準壯麗,末兩行尤其動人——讓我們心悅誠服地相信,戀人們陰陽相合的「小宇宙」其實是和整個「大宇宙」一樣遼闊而相通的。

                                                                                                                                〔回目錄〕

 

 

------------------------------------------

莫朵

(1956
-,美國)
 

接著輪到我了
 

接著輪到我了。
我情意滿溢
——
卻無法大聲說出
我想做的事。

我寧願讓你看見:
將我的手緊握於你手中。
置它們於你的胸膛上;
我的唇將在其間游移,
我的腿分開。

窗戶敞開迎進微風。
一陣海風。
你舌上的鹽。
眼淚。
 

椰子樹越高,
汁液越甘甜。
 

我攀上頂端
隨風擺盪。

 

父系

叔父被砍下的頭,
妹妹床上的高薩克傢伙,
躲藏,接著逃跑的男孩,
借河流之名取了個名字,
越過海,遇見了

伊妲,生下你,你生下我。


 

〈譯註〉

    卡蘿.莫朵(Carol Moldaw1956-),美國女詩人,出生於加州奧克蘭,成長於舊金山海灣區,擁有哈佛大學文學碩士和波士頓大學文學碩士學位,經常在美國各大刊物發表詩作。一九九三年,她的第一本詩集《被帶離河邊》出版;一九九四年,獲頒NEA文學特別獎助金。一九九八年,詩集《石頭上的粉筆記號》出版。卡蘿.莫朵目前定居新墨西哥首府聖塔菲北邊二十哩的波佑柯(Pojoaque)城。

    2002年10月,卡蘿.莫朵隨其夫婿華裔美籍詩人施家彰Arthur Sze)及一九九二年諾貝爾獎得主聖露西亞詩人瓦科特Derek Walcott)來台訪問。他們曾到花蓮,陳黎與他們伉儷一起在東華大學唸詩,並互贈詩集。

    在〈接著輪到我了〉這首詩裡,詩人坦率地流露女子飽滿的思春之情,化被動為「含蓄的主動」,攀登情慾的高峰(標題清楚點出女性主導的自覺),平日難以啟齒的,透過詩,毫不羞赧地吶喊出。第一、二詩節的赤裸描繪,形同女性情慾的宣示;其他詩節藉景抒情的暗示手法(以椰子樹的高度比喻性愛之狂喜,真是美妙),顯示出女性詩人細膩的情思。既透露女性慣有的矜持(「無法大聲說出/我想做的事」),又揭示女性對情慾以及主體的自覺,可說是一首微妙而豐富的小詩。




《世界情詩名作100首

增訂版總目錄

無名氏(約 15 世紀 BC,埃及)
情歌二首

莎茀(約 610-580 BC,希臘)
詩三首

澤諾多扥斯(約 325-234 BC,希臘)
愛神像

卡圖盧斯(84-54 BC,羅馬)
我的來絲比亞,讓我們
我的愛人說
求求你,我可愛的伊蒲希緹拉

佩特羅尼烏斯(?-65,羅馬)
行動

伐致呵利(約活躍於 650 ,印度)
詩三首

New 小野小町(834-880,日本)
短歌二十一首

魯達基(約859-940,波斯)
來找我

New 和泉式部(約 974-1034,日本)
短歌二十一首

伊本.哈茲姆(994-1064,阿拉伯)
當時的兩倍是現在

奧瑪開儼(1048-1131,波斯)
四行詩二首

魯米(1207-1273,波斯)
四行詩三首

但丁(1265-1361,義大利)
十四行詩

New 佩脫拉克(1304-1374,義大利)
一千次,喔我甜美的戰士
多幸福啊,此日,此月,此年
我找不到和平,也無意求戰
我在塵世看到天使之姿

戴維德.艾浦.格維利姆(約1320-1380,威爾斯)
陰莖

哈菲茲(約?-1390,波斯)
頌歌

無名氏(16 世紀,韓國)
憤怒的新婦

黃真伊(?-1530,韓國)
時調二首

無名氏(16 世紀?,韓國)
時調三首

龍薩(1524-1585,法國)
當你老時
情歌

莎士比亞(1564-1616,英國)
十四行詩二首
噢我的情人,你要遊蕩去哪裡?

唐恩(1572-1631,英國)
葬禮

葛維鐸(1580-1645,西班牙)
超越死亡的永恆之愛
一個感激夢甜蜜謊言的戀人

松尾芭蕉(1644-1694,日本)
俳句

修女胡安娜(1651-1695,墨西哥)
以淚水的修辭學消解疑懼

近松門左衛門
(1653-1725,日本)

《曾根崎情死》選

千代尼(1703-1775,日本)
 俳句三首

歌德(1749-1832,德國)
 雖然你以千姿萬態隱藏自己

彭斯(1759-1796,蘇格蘭)
誰在我的房門外呀?
安娜金色的髮束

拜倫(1788-1824,英國)

 那麼,我們不要再遊蕩了

艾亨多夫(1788-1857,德國)
晚霞中

海涅(1797-1856,德國)
乘著歌聲的翅膀
言語,言語,言語,而無任何行動!

普希金(1799-1837,俄國)
 我愛過你

雨果(1802-1885,法國)
既然我的唇已觸到

丁尼生(1809-1892,英國)
 然後深紅的花瓣睡著了

波特萊爾(1821-1867,法國)
 邀遊

狄瑾蓀(1830-1886,美國)
暴風雨夜
 靈魂選擇它的伴侶

魏爾崙(1844-1896,法國)
 綠

藍波(1854-1891,法國)
 四行詩

瓦烈赫(1862-1938,祕魯)
 我想到你的性
在我們同睡過許多夜晚的

卡瓦菲(1863-1933,希臘)
 一夜
 回來
 一九Ο九、一Ο、一一年的日子

葉慈(1865-1939,愛爾蘭)
 楊柳園畔
 酒歌

達利奧(1867-1916,尼加拉瓜)
 秋天的詩

葛俄格(1868-1933,德國)
空中花園之書(選三首)

里爾克(1875-1926,奧地利)
一而再地

New 與謝野晶子(1878-1942,日本)
亂髮︰短歌選

阿波里耐爾(1880-1918,法國)
航行

佩索阿(1888-1935,葡萄牙)
她儀態優雅地走來

密絲特拉兒(1889-1957,智利)
歌謠
離去

阿赫瑪扥娃(1889-19666,俄國)
我將離開你的白屋
我不乞求你的愛情

曼德斯譚(1891-1938,俄國)
讓我聽命於你
噢,我真希望能夠

茨維塔耶娃(1892-1941,俄國)
這樣的溫柔從何處來?
 我想和你一起生活
 嫉妒探

馬雅可夫斯基(1893-1930,俄國)
已經過了一點

艾呂雅(1897-1952,法國)
戀人
愛你是我唯一的慾望

羅爾卡(1898-1936,西班牙)
橫臥的女子之詩

聶魯達(1904-1937,智利)
 今夜我可以寫出
 假如我死了,請你以純粹的

侯蘭(1905-1980,捷克)
電梯之會

帕斯(1914-1998,墨西哥)
互補
接觸

帕拉(1914-,智利)
給一位不知名女子的信

盧澤維契(1921-,波蘭)
一首現代情詩的草稿

辛波絲卡(1923- ,波蘭)
致謝函

赫伯特(1924-1998,波蘭)
舌頭
玫瑰色耳朵

卡香(1924- ,羅馬尼亞)
年輕的吸血鬼
記得
歌唱與吠叫

米赫歷奇(1928- ,克羅埃西亞)
戀人們的逃逸
浪之閃耀
最後的情話

克勞斯(1929- 比利時)
即便現在

特朗斯特羅默(1931- ,瑞典)
火之書

葉夫圖申柯(1933- ,俄國)
我的愛人終將來到

卡克萊斯(1940- ,拉脫維亞)
把你的銀刀給我

史特蘭白(1944- 瑞典)
我歌唱
共享

歐騰(1951- ,荷蘭)
詩人跳水

狄妲(1964- ,冰島)
冰島
貓祕

阿美族民歌(20 世紀,台灣)
西貝哼哼

New 無名氏歌謠15-16 世紀西班牙)
 
養蜂人
 吻我,抱我

New 伊莎諾絲1916-1944,羅馬尼亞)
 
杏樹

New 莫朵(1956- ,美國)
 接著輪到我了
父系


譯 後 記



讓情詩統一世界:譯後記


陳黎張芬齡
 

   這本《世界情詩名作一百首》裡的詩其實不只一百首。這是一本情詩名作集,但我們更希望視它為一本深度、趣味兼具的微型世界詩選,或者世界詩歌小寶庫。選譯這些詩的我們是譯者,也是讀者。我們想做的就是把古往今來鮮活、動人的詩找出來,用適當的方式重現它們。閱讀、譯註這一百多首詩是一次極愉悅的經驗,因為這些詩充滿巧思、創意。太陽底下沒有新鮮事,但誠如波蘭女詩人辛波絲卡在她諾貝爾獎得獎辭中所說,詩人自己就是誕生於太陽底下的新鮮事,他所創作的詩也是太陽底下的新鮮事,因為在他之前無人寫過。他所有的讀者也是太陽底下的新鮮事,因為在他之前的人無法閱讀到他的詩。

   閱讀到這本書的讀者也許也會感到自己的眼前閃現許多新鮮的陽光。愛情是萬古不變,被談了又談的詩的主題,但奇怪的是沒有人,沒有任何時代,能將它寫盡。愛與被愛,喜悅,失落,期待,嫉妒,慾望,猜疑,銷魂……這些是不斷出現的愛的面向,但每一個詩人,每一個新鮮的詩人,用自己的方式重說了它們。一個讀者,一個譯者,於是有了「免於新鮮匱乏之恐懼」的生存權。

  要感謝一九九九年六月,與陳黎在荷蘭「鹿特丹國際詩歌節」相會的詩人們,他們或者慷慨贈予詩集,或者熱情鼓勵、允諾譯介他們的詩作,使這本詩集增色不少。他們許多早已是名揚四方的大師。親愛的卡香、米赫歷奇、克勞斯、歐騰、狄妲……謝謝你們。

   瑞典皇家學院院士馬悅然先生一九九九年來到花蓮,送給我們他自己以及別人英譯的許多瑞典當代名家詩作,並鼓勵我們翻譯它們。我們很想做一本瑞典當代詩選,但格於時間、精力,眼前只能先在這本情詩集裡呈現馬悅然院士和我們都深愛的兩位瑞典詩人的詩作,做為對馬老的回報。這是「前金」,還會有「後謝」。

   深諳日文的東華大學中文系鄭清茂教授抽空為我們解答一些閱讀、翻譯日本詩時的疑惑,並慷慨賜贈他所購的日本古典文學指南,讓我們更清楚了解我們所譯的詩人,非常感謝。同時感謝友人東華大學中文系謝明勳教授及其夫人——韓國韓神大學張貞海教授,不 辭辛勞為我們在韓國蒐集、查證有關「時調」的資料,並給予鼓勵,讓我們閱讀、譯詩的經驗得以愉快、自在地伸延進朝鮮半島。

   詩也有統一問題嗎?如果有的話,就讓情詩統一這個世界吧。一國多制;一樣情詩,許多面貌。

這本書初版於二OOO年八月。五年來,這本譯詩集頗獲一些愛詩朋友們的肯定與鼓勵,如今要再版,出版公司希望能增譯幾首佳作以饗讀者,我們欣然同意,乃選了三位古今女性詩人的詩作增譯於後,並適當修正了初版時的一些小瑕疵。增訂版《世界情詩名作一百首》共選入詩人七十五位。讀者們或和我們一樣,心喜、驚訝每個詩人,每首詩,以獨特之姿,或拙或巧,或隱或顯,為我們揭示了愛的諸般情貌。新譯的美國女詩人莫朵,在她的詩中說「接著輪到我了。/我情意滿溢——/卻無法大聲說出/我想做的事」。被愛包圍的讀者,接著輪到你了——輪到你用你的眼,你的心,你的口,大聲說出:「我想做——————詩……

二ΟΟ五年十一月  花蓮
 





回首頁         陳 黎文學倉庫       MailMail me....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