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黎詩作陳黎散文陳黎譯詩陳黎研究陳黎花蓮
                                                                                                                     回首頁

2001台北國際詩歌節
與會國外詩人作品展

吉增剛造 五首
Gozo Yoshimasu1939-

gozo.gif (12728 bytes)

清晨的瘋狂      燃 燒        空中古堡

女河神之歌      石狩之褥墊


陳黎•張芬齡 譯


   吉增剛造,日本詩人。一九三九年出生於東京。畢業於慶應大學,主修日本文學。日本作家協會以及日本筆會成員,作品散見於日本文學雜誌,曾多次被選入國內和國外的當代詩選集,公認是日本當代重要詩人之一。

   一九六四年出版第一本詩集《出發》。一九七Ο年第二本詩集《黃金詩篇》出版,被視為日本現代詩史上劃時代之作,大膽、活潑的形式一掃戰前日本詩存留的種種禁忌。而後的詩集包括得「歷程賞」的《熱風》,得「現代詩花椿賞」的《歐塞利斯︰石之神》,得「詩歌文學館賞」的《螺旋歌》,以及《死之船》、《頭腦之塔》等。一九九九年又以《「雪之島」或「愛密麗的幽靈」》獲日本「藝術選獎文部大臣賞」。詩人大岡信曾說吉增的詩歌創作手法乃是「把斷言肯定和斷言否定重疊堆砌,同時,把劇烈的疾走感覺積蓄在詩句的內部,通過激昂高漲過後的釋放,獲得某種純粹的感覺」。

    一九六五年起,吉增在日本及世界各地朗讀詩作,足跡遍佈紐約、愛荷華、匹茲堡、密西根、鹿特丹、里約熱內廬、聖保羅、英國、加拿大、布魯塞爾、莫斯科、法國、韓國、希臘等地。寫詩之外,他也是藝術工作者,曾多次舉辦攝影展和銅板畫展。他曾在美國和日本數所大學或藝術學院擔任客座教授。


清晨的瘋狂

寫詩
寫下第一行詩句
雕刻刀在清晨瘋狂地站起
這是我的正義!

 

朝霞和乳房不一定美麗
美不一定第一
所有的音樂皆謊言!
啊,最重要的是,讓所有的花閉鎖、掉落!

 

一九六六年九月二十四日晨
我寫信給親近的朋友
談及原罪
談及完全犯罪以及知識的絕滅法

 

啊,這是
什麼,滾落到粉紅色手掌上的水滴
映在咖啡杯扥碟上的乳房!
喔,無法掉落!
在劍刃上疾奔而過,而世界未曾消失!

〔回目錄〕

 

燃燒

黄金的大刀直視太陽

通過
甯P面梨花!
 

風吹
亞洲某一地帯
靈魂成為車輪奔跑於雲端

 

我的意志
是盲目的
是要變成太陽和蘋果
而不是像它們
是要變成乳房,太陽,蘋果,紙張,筆,墨,和夢!
變成驚人的韻律,除此無他

 

今夜,你
能乘著跑車
讓流星從正面
在你臉上刺青嗎?你呀!

〔回目錄〕

 

空中古堡

那座銀白的
積雪深厚的空中古堡
那銀白的
積雪深厚的空中古堡

冬雪落呀落
冬雪飄落
白色戀人即將到來
啊,好一個超自然的
銀白
大石,覆蓋著白雪,瘋狂直搗核心,
厚厚的白雪,嗜血的念頭湧進
腦中,雪落在感覺器官,片片
凍結,啊,那列白色的大圓柱開始變成
一個謎團!瞧,所有的屍體突然發出
猩紅的光芒!
雪落在空中古堡
滾落歐洲懸崖,雪厚積著,銀髮蒼蒼的
銀白

白馬在動
馬匹消逝成魂魄,白馬在動
緩緩地,朝超級相機緩緩前進
緩緩地音樂開始流動
音樂緩緩地
開始流動
銀白色的馬自塔下經過,背上載著
銀色洋娃娃,那是不存在的象徵
旋繞著感覺器官,發出信號,而後
安靜地,馬兒開始奔跑如一陣風!
枝狀吊燈
枝狀吊燈
你在哪兒點燃你的白色火焰!
白馬,白馬
奔馳過宇宙
喔,銀色的
白馬
一九七Ο年元月四日
移動於
下北澤這鬼魂出沒的房間
雪厚積著
一條銀色細線將我自屋頂懸吊,而後將我轟然拋落!
啊,枝狀吊燈
無論我化身什麼,幽靈或魔王或流星,
自鬼屋飛升,我將使用
法術,我將變形為白雪,
自巨大透鏡的邊緣出現!
白馬即白馬,它快速奔馳
白即是白:具有操縱語字的絕對權威!
銀色,銀色的
白馬,白馬
啊,空中古堡沉沒海中,
揚棄阿爾卑斯山的引力作用
在北方黑暗的房間燃燒著憤怒的火焰
太陽經過煉獄之書
中亞用可怖的眼光凝視它
燃燒吧,髮色深藍的非洲
想想在金屬中央做夢的彗星
啊,腦中的燈火,讓純白愈純愈白的巨大字典!
銀色的
空中古堡積雪深厚
我能否愛,能否愛,能否愛,能否殺害,
能否殺害,能否殺害,啟示錄中銀色的
白馬!
船隻總是追隨鬼魂,海洋是可怖的
床第,當大船像一座傾斜的塔自海上
猛然竄出,城市也是一樣!巴別塔
亦然,全都專注於屋子的形狀,啊
一間屋子也是一座空中古堡!
歷史與生殖器,可怕的關聯
好一個習俗,飾以某種時間的樣式,
鳳凰的世紀,這是噩兆!
想想美女的屍體
我唱出《萬葉集》的古歌
「我為岸邊的草根悲傷,曾被
久米王子撫摸,而今已枯萎。」
啊,曾被撫摸
我夢著空中古堡
我夢著空中古堡
歌詠今日的孤寂的

銀白的馬,我逝去的靈魂
語字如冬雪飄落,穿越冬雪,滑行,疾馳,
進入真實的存在

我在空中書寫真子
我寫千行真子
千行詩句彷彿手淫!
我在空中書寫真子
我寫千行真子
真子
的,的,真子的,的,
真子的,的,真子的,的,「曾被觸摸」
純白的戀人蛻化為真子
像屍體一樣挺直坐著,觸摸一行男子的姓名!
如今
神奇的語字以女伶的名義出現!
週遭,世界,虛假的世界環繞著
真子的,的,真子的,的,真子的,的,
真子的,的,真子的,的,真子的,的,
我寫一行,叫一聲,我寫一行,叫一聲,
真子,魔術師!
真子,魔術師,到恐怖陰暗的山脊去
白雪飄落,白雪飄落
在雪中
快速跑到空中古堡,筆直往上爬
那行男子的姓名是魔力所在,形成
具有大破壞力的超級語字!男子的姓名
亦等同物質,穿越歷史,而
船隻隨濺出的血滴前進,看呀,看那
墓誌銘,看那墓誌銘,一千座
舍利塔自地平線升起,齊聲
歌唱!
白雪飄落,白雪飄落
在雪中
夢著空中古堡
夢著一具屍體
我行走於幻覺的陰影!
而且
輕易地
寫下千行真子
寫下千行真子
再次
揚棄阿爾卑斯山的引力作用
我獻出生命
在空中,在棺木,棺木呼吸,超級語字呼吸
而且棺木作夢,還有噴湧的白色火焰
昨日,黑髮,枝狀吊燈
昨日,黑髮,枝狀吊燈
白雪厚積著
白雪厚積著
銀色的
空中古堡
尋找一個幽靈,我的愛,一團火,尋找
屍體,接著變成巨大的構成力量!你,
樹木,親眼目睹這陰影在馬背上
凍結且快速奔跑,你,樹木,你的屍體
等同於世界毀滅,捍衛這行男子的
姓名,自殺!恐怖的刀劍的洪水!
有著白色眼睛的廣大森林!
而且雪厚積著
雪厚積著
空中古堡

〔回目錄〕

 

女河神之歌

女河神的聲音靜靜地響著
「嚐嚐白芷花苞的味道」

女河神的聲音靜靜地響著
「來摘食春天野地的藥草」

女河神的聲音靜靜地響著
「雪破裂,水流湧動」

女河神的聲音靜靜地響著
「橋已建好,變低了,還有堤岸」

女河神的聲音靜靜地響著
「連沙洲都消失了」

女河神的聲音靜靜地響著
「嚐嚐白芷花苞的味道」
「雌性的花苞味道更佳!」

我聽到(柔細的)女聲,自遠古
傳來,是誰呢,古老
古老而柔細

女河神的聲音靜靜地響著
「站在岸上時,請彎下身子」

女河神的聲音靜靜地響著
「彼處,山谷在哭泣,山谷!」

女河神的聲音靜靜地響著
「在遠處,一片葉子」

女河神的聲音靜靜地響著
「啊,一片葉子,空無,在宇宙的涯邊舞蹈」

女河神的聲音靜靜地響著
「微弱的綠焰開始在我的岸邊滋生」

女河神的聲音靜靜地響著
「楚地的女子?賽納河的風?」

女河神的聲音靜靜地響著
「在晴天,我清洗雲朵,將之晾在神的肩膀」

女河神的聲音靜靜地響著
「一件羊毛衫?」

女河神的聲音靜靜地響著
「我的頭髮在呼吸中糾結,噢夠了!」

女河神的聲音靜靜地響著
「代替寂寞,有人死去」

女河神的聲音靜靜地響著
「連一棵樹也不需要」

女河神的聲音靜靜地響著
「我不必再出海了」

〔回目錄〕

 

 

石狩之褥墊

石狩之褥墊,
臉頰緊貼著「神窗」……
白墨水色的獨角獸,
「潮濕的山的幻象」,
忽然間
——在腦海閃現,
鼻子朝上

  (獨角獸為狀似犀牛的虛構獸類,但在作者心中,其形似白色小蠶,或許那是專司養蠶之神所浮現的形象,或者那是中國內陸某處之蠶的形貌。)

我終於找到了去路
在一條不知名的路上,僅僅靠著那潮濕的窄廊……

   (我開始寫一首詩:用「紡織公主」「紡織山的聲音」,和「潮濕的山的幻象」,以及愛密麗.狄瑾蓀「褥墊」的意象:「在沒有出路的坑道╱像被拋擲的球╱全速奔向出口……」氣喘急迫之情,懇請讀者諸君原諒……)

然後
晚秋時分

「潮濕的山」,圓圓的頭,戴著菅芒花頭飾,來迎接哪
「唉呀,
誰會需要地平線,誰會需要窄廊!」

站在第一坑道,閱讀一名女礦工喪生的報導,我想我終於找到去路

「女礦工」這幾個字音響真美,緊急出口的形象隨之出現
然後
(我想把這教給卡夫卡,……有這麼好的「女礦工君」……)
女礦工君,她的身影出現了

我撿起一塊黑石頭,路邊的鑽石,和它說話

女礦工君,女礦工君
女礦工君,女礦工君,女礦工君

你的頭髮真美,繚繞於「潮濕的山」之上
女礦工君,女礦工君,女礦工君
女礦工君,女礦工君,女礦工君,女礦工君

你的裸體真美,啊「潮濕的山」生出「內陸之子」
女礦工君,女礦工君
女礦工君,女礦工君
你絕美的身體,被紅葉浸濕了
在我帶來的褥墊上
女礦工君,女礦工君,女礦工君
女礦工君,女礦工君

女礦工君


 
 


2001 台北國際詩歌節
國外詩人作品展
聖露西亞 瓦科特(Derek Walcott)
瑞典  埃斯普馬克(Kjell Espmark)
日本  吉增剛造(Gozo Yoshimasu)
泰國  瑙瓦拉.蓬拍汶
(Naowarat Pongpaiboon)
 
美國  施家彰(Arthur Sze)
馬來西亞  林天英(Lim Swee Tin)
德國  葛瑞夫(Dieter M. Graf)
荷蘭  林德納(Erik Lindner)


 

回首頁        陳 黎文學倉庫       MailMail me....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