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黎詩作陳黎散文陳黎譯詩陳黎研究陳黎花蓮 回首頁

 

與莎士比亞同工

William Shakespeare, 1564-1616

 
 

陳黎譯莎士比亞

十四行詩第 18 首Shall I compare thee to a summer’s day?

十四行詩第 71 首No longer mourn for me when I am dead

十四行詩第 129 首The expense of spirit in a waste of shame

十四行詩第 130 首My mistress’ eyes are nothing like the sun

噢我的情人 O mistress mine

那是一個情人和他的姑娘 It was a lover and his lass

 

 

陳黎詩中的莎士比亞

李爾王 (1975)
狂言四首
(2007)
十四首取材自梁譯莎士比亞十四行詩的十四字詩
(2012)
夏歌
十三行集 (2013)

 


 

        莎士比亞對於各個時代,各個地方的寫作者都是巨大的營養庫。他的戲劇用抑揚五步格的無韻詩(blank verse)寫成;他的十四行詩用「4 + 4 + 4 + 2 行」,押韻精巧的結構寫成。不管劇作或詩作,他在精準、節制的架構裡,讓語言大膽、鮮活地翻新。這點給我很大的啟發,讓我用同樣的(或自己的)方式,大膽探索、翻新中文詩的語言。二十世紀大詩人艾略特說:「但丁與莎士比亞平分了現代的世界,再沒有第三者存在。」莎士比亞表現出人類情感的最大廣度,而但丁則表現出最大的高度與深度。

 

        在我的母校台灣師大英語系任教多年的梁實秋先生,他譯的莎士比亞,某些人認為不夠雅。但我覺得只要做到信、達,原詩張力在焉,雅自然在其中。只要你有足夠能力不讓文字變陳腐,「直譯」也是很好的方式。我覺得翻譯者應該盡量保留原作精神,不加油添醋,不妄加粉飾,不稀釋,不濃縮,讓作品本身去為自己發言,譯者不宜多嘴干預。我譯過一些莎士比亞十四行詩和戲劇裡的歌曲。我試著在一些譯詩中適當呼應原詩的格律,以增加趣味。但如果因為形式而錯失內容的精準,我寧願以自由詩的形式再現原意,再現我的感動。

 

        翻譯莎士比亞時,我選擇盡力「忠實」地再現原作。但受到莎士比亞激發,寫作自己的詩時,我就大膽師法莎士比亞的創作精神,放手翻新、創新了。我 20 歲時,在師大英語系上修「莎士比亞戲劇」課後,寫了一首長六十幾行的〈李爾王〉,是我學習寫詩過程中的小突破,用頗驚人、特異的字句,呈現一個「憤怒的年輕人」對偽善、僵硬的體制與社會的不滿與嘲諷。隔了三十多年後,我陸續又有以莎士比亞作品為靈感的詩作出現,包括 2007 年寫的〈狂言四首〉,借莎士比亞《馬克白》、《哈姆雷特》、《羅密歐與茱麗葉》、《暴風雨》裡四個人物之口說出的四段戲劇獨白,我試著用中文現代詩的新構句法,重新刻繪莎翁的經典人物。還有 2012 年寫的〈十四首取材自梁譯莎士比亞十四行詩的十四字詩〉,以及 2013 年寫的〈夏歌——十三行集〉。

 

        2012 年、2013 年這兩年中,我因為右背筋膜發炎、右手發麻,無法使用電腦或提筆寫作,身心受困,只好以左手握鉛筆圈既有之文字成詩,再請我太太在電腦上打字成篇,我稱之為「再生詩」,一方面再生、回收前已有之的作品,一方面企圖「再生」自己的身心,這〈十四首取材自梁譯莎士比亞十四行詩的十四字詩〉就是 2012 4 月時最早的成品之一。這 14 首詩取材自遠東圖書公司出版、梁實秋中譯的莎士比亞十四行詩集,每首圈選 14 字重組而成。莎士比亞詩共 154 首,這 14 首三行詩前的數字即是莎士比亞原詩的編號。當時我身心症併發,萬念俱灰,情況很糟。但當我圈出第首十四字詩時,我知道我還有度過難關、存活下去的動力,對於生之慾、生之美好的想望仍在:「最美的風流/用饑饉做燃料:/饕餮罷!」;(第 54 首)「夏風吹破/野薔薇的顏色/煉出香液」。可以說,我再生了莎士比亞的詩,而莎士比亞再生、治療了我。

 

        2013 年初,我的手疾逐漸康復,可以開始在手機上用 Word 文件簡單地寫作。2013 3 月,在二十天裡完成 56 首我稱作〈五季〉的十三行詩集,包括春歌、夏歌、秋歌、冬歌各13首,加起來 52 首,就像一年四季共 52 個禮拜,而每一組(每一季)的 13 首十三行詩的第一行合在一起,又成為新的、免費的十三行詩。買 13 1,買一年四季 52 個禮拜,送神秘的第五季,額外增加 4 首詩。其中〈夏歌〉這組聯篇十三行詩,就是用我譯的莎士比亞第 18 首十四行詩第一句做開頭,並且在相連的 13 首十三行詩中,不斷加以變奏。莎士比亞在他第 18 首十四行詩裡,認為用象徵熱情、美景的「夏天」不足以描述他愛人的美好形象,因為它多變無常,無法逃脫自然遞嬗的法則;唯有他的詩作,他寫下的文字,才能給予戀人「永恆的夏天」,不朽的生命。我這 13 + 1 首(14首)十三行詩,也觸及類似的主題,但可能比較華麗或諧趣些。我先來唸我翻譯的莎士比亞第 18 首十四行詩,再來唸我〈夏歌〉裡額外生出的第 14 首十三行詩。
 

 


莎士比亞

William Shakespeare, 1564-1616

Sonnet No. 18
 聽此詩朗讀      聽此詩演唱 / Nils Lindberg 曲

Shall I compare thee to a summer’s day?
Thou art more lovely and more temperate:
Rough winds do shake the darling buds of May,
And summer’s lease hath all too short a date:
Sometime too hot the eye of heaven shines,
And often is his gold complexion dimm’d;  
And every fair from fair sometime declines,  
By chance, or nature’s changing course untrimm’d;  
But thy eternal summer shall not fade,  
Nor lose possession of that fair thou ow’st,  
Nor shall death brag thou wander’st in his shade,  
When in eternal lines to time thou grow’st:   
 
 So long as men can breathe, or eyes can see,  
   So long lives this, and this gives life to thee.


/ 演唱:冉天豪

 
  
     

十四行詩第18


我該把你比擬做夏天嗎?
你比夏天更可愛,更溫婉:
狂風會把五月的嬌蕊吹落,
夏天出租的期限又太短暫:
有時天上的眼睛照得太熱,
他金色的面容常常變陰暗;

一切美的事物總不免凋敗,
被機緣或自然的代謝摧殘:
但你永恆的夏天不會褪色,
不會失去你所擁有的美善,

死神亦不能誇說你徘徊其陰影,
當你隨永恆詩行與時間同久長:

 
只要人們能呼吸或眼睛看得清,
 
此詩將永存,並且給予你生命。



中譯朗讀:陳 黎

 

 

 

 

Sonnet No. 71
  聽此詩朗讀

No longer mourn for me when I am dead
Than you shall hear the surly sullen bell
Give warning to the world that I am fled
From this vile world with vilest worms to dwell:
Nay, if you read this line, remember not
The hand that writ it, for I love you so,
That I in your sweet thoughts would be forgot,
If thinking on me then should make you woe.
O! if, I say, you look upon this verse,
When I perhaps compounded am with clay,
Do not so much as my poor name rehearse;
But let your love even with my life decay;
Lest the wise world should look into your moan,
And mock you with me after I am gone.

 

          

十四行詩第71

當我死時不要再為我悲哀,
當你聽到陰鬱沉重的鐘聲響起,
向世人通告說我已經離開

這濁世去和最穢濁的蟲蛆同棲:

不,如果你讀到此詩,不要回想

書寫它的手,因為我愛你至深,

情願被你甜蜜的思緒遺忘,

如果想起我使你悲傷頓生。
噢,我說,如果你看到這詩,

那時我或已和泥土混為一團,

請你連我可憐的名字都不要提,

就讓你的愛隨著我的生命消散;

 免得精明的世人看透你傷心處,

 讓你在我死後跟著我一同受辱。

 


 

 

 

Sonnet No. 129

 

The expense of spirit in a waste of shame

Is lust in action, and till action, lust

Is perjur’d, murderous, bloody full of blame,

Savage, extreme, rude, cruel, not to trust;

Enjoy’d no sooner but despised straight;

Past reason hunted; and no sooner had,

Past reason hated, as a swallowed bait

On purpose laid to make the taker mad—

Mad in pursuit, and in possession so;

Had, having, and in quest to have, extreme;

A bliss in proof; and prov’d, a very woe,

Before, a joy propos’d; behind, a dream.

  All this the world well knows; yet none knows well

  To shun the heaven that leads men to this hell.

 

 

十四行詩第129

 

色慾的滿足就是把精力浪費於可恥的

放縱裡;在未滿足之前,色慾乃

狡詐的,充滿殺機的,嗜血,罪惡,

野蠻,極端,粗暴,殘忍,不可信賴;

剛剛享受過,立刻就覺得可鄙;

不顧理性地獵取;一旦得到,卻是

不顧理性地憎恨,像入肚釣餌,故意

為引發上鉤者瘋狂而佈置——

瘋狂於追求,也瘋狂於佔有;

佔有後,佔有中,佔有前,皆極端;

行動時是天大幸福;行動完,傷憂。

事前,歡樂懸腦中;事後,夢一般。

  這一切世人皆知;但無人知道怎樣
 
避開這個把人類引向地獄的天堂


 

 

 

 

Sonnet No. 130

 

My mistress’ eyes are nothing like the sun;

Coral is far more red than her lips’ red;

If snow be white, why then her breasts are dun;

If hairs be wires, black wires grow on her head.

I have seen roses damask’d, red and white,

But no such roses see I in her cheeks;

And in some perfumes is there more delight

Than in the breath that from my mistress reeks.

I love to hear her speak, yet well I know

That music hath a far more pleasing sound;

I grant I never saw a goddess go;

My mistress, when she walks, treads on the ground:

   And yet, by heaven, I think my love as rare

   As any she belied with false compare.

 

          

 

 

十四行詩第130

 

我情人的眼睛一點也不像太陽;

珊瑚都比她的嘴唇要紅得多︰

如果雪是白的,她的乳房就是黑的;

如果髮如絲,她頭上長的是黑鐵絲︰

我見過紅白相間的玫瑰,又紅又白,

但在她的雙頰我看不到這樣的玫瑰;

有些香水散發的香味,要比

我的情人吐出的氣息叫人沉醉︰

我愛聽她說話,但是我很清楚

音樂的悅耳遠勝過她的聲音;

我承認我沒見過女神走路——

我的情人走路時腳踏在地上。

  但是天啊,我覺得我的愛人之美
  不下於任何被亂比一通的女性


 

 

 



↑ 
觀賞〈O mistress mine〉三種演唱: 前兩首作曲者為 Morley,
第一曲
Joanne Lunn 唱;第二曲 (4:32 ) Robert Tear 唱
第三曲
(7:26 ) 作曲者為 György
匈牙利無伴奏合唱團演唱

 

O mistress mine  
聽此詩演唱 / Morley 曲      聽此詩演唱 / Gyorgy 曲

 O mistress mine, where are you roaming?
O, stay and hear; your true love’s coming,
That can sing both high and low.
Trip no further, pretty sweeting;
Journeys end in lovers meeting,
Every wise man’s son doth know. 

What is love? ’tis not hereafter;
Present mirth hath present laughter;
What’s to come is still unsure.
In delay there lies no plenty;
Then come kiss me, sweet and twenty,
Youth’s a stuff will not endure.

         


噢我的情人

 

噢我的情人,你要遊蕩去哪裡?
噢,停下聽聽,你的真愛來了哩,
他會唱高尚也會唱俚俗的歌謠。
可愛的甜心,不要再往前走;
戀人們相會即是旅程的盡頭,
每個聰明人的兒子都明瞭。
 

什麼是愛?愛不在將來;
當下玩樂就是當下暢快;
未來之事沒有人能確定。
想要豐收,就不能耽擱;
雙十美姑娘,快來吻我,
青春這東西不能永恆。

 


 

 



 
觀賞It was a lover and his lass三種演唱 前兩首作曲者為
Morley,第一曲
Joanne Lunn 唱;第二曲 (3:36 ) Robert Tear 唱
第三曲
(6:11 ) 作曲者為 Warlock演唱 Swingle Singers

 

It was a lover and his lass
聽此詩演唱 / Morley 曲     聽此詩演唱 / Dring 曲

 It was a lover and his lass,
With a hey, and a ho, and a hey nonino,
That o’er the green cornfield did pass.
In spring time, the only pretty ring time,
When birds do sing, hey ding a ding, ding,
Sweet lovers love the spring.

Between the acres of the rye,
With a hey, and a ho, and a hey nonino,
These pretty country folks would lie.
In spring time, etc.

This carol they began that hour,
With a hey, and a ho, and a hey nonino,
How that a life was but a flower.
In spring time, etc.

And therefore take the present time
With a hey, and a ho, and a hey nonino,
For love is crowned with the prime.

In spring time, etc.

         


那是一個情人和他的姑娘


 
那是一個情人和他的姑娘,
唱著嘿,嗬,嘿,噥呢噥,

一起走過青青的小麥田。
在春天,最好的結婚時間,
鳥兒們歌唱,嘿叮啊叮叮,
可愛的情人們喜愛春天。
 

在麥田和麥田的中間地帶,
唱著嘿,
,嘿,噥呢噥,
這些漂亮的鄉人躺下做愛,
在春天……

他們那時開始把這歌兒唱,
唱著嘿,
,嘿,噥呢噥,
說人生只不過像花一樣。
在春天……


所以要享受眼前的時光,
唱著嘿,
,嘿,噥呢噥,
因為愛情在春天最輝煌。
在春天……

 


〈譯註〉

     莎士比亞(William Shakespeare1564-1616),英國最著名的詩人、劇作家。除了 37 部劇本外,寫有 154 首十四行詩,其中大多數是情詩。這些詩有寫給異性戀人的,也有寫給同性友人或愛慕對象的——據說是一位貴族青年。不管是異性戀、同性戀或友情,人間一切美好事物最大的敵人即是時間或死亡。如何對抗或克服時間的威脅,超越死亡,就成為人生,乃至於莎士比亞十四行詩中的重要主題。中國人所謂的三不朽,立言是其一,莎士比亞也深信文字的力量,認為他的詩將不朽,在他死後繼續發揮效力。此處所譯的兩首詩皆觸及此一主題,然而趣味卻大不同。

 

     在第 18 首十四行詩裡,莎士比亞認為用象徵熱情、美景的「夏天」不足以描述他愛人的美好形象,因為它多變無常且無法逃脫自然遞嬗的法則。唯有他的詩作才能賜予戀人「永恆的夏天」,賦予愛情永恆的生命,以對抗死亡。此時的詩人是神采飛揚的,企圖向世人宣揚他對愛情以及文學的信念,結尾的幾行鏗鏘有力,是幾百年來一再被吟誦的名句。

 

    而在第 71 首十四行詩裡,我們看到的卻是對愛情(或許隱含同性之愛)充滿無奈憂慮、對文學存有些許疑懼的詩人。他希望他深愛的人在他死後不要提起他的名字,唯恐兩人的不尋常關係會因此不經意洩 露,讓世人以庸俗的價 值觀去評斷或曲解他倆的情愛,而平白蒙受屈辱(「免得精明的世人看透你傷心處,/讓你在我死後跟著我一同受辱」 )。雖仍相信文字的力量(諷刺的是,還包括其殺傷力),但此刻的他溫柔自苦地讓愛情的價值凌駕文學之上,因為愛得真切,他願意做個被世人遺忘名姓的詩人。和前首詩相比,這首詩裡的複雜的情愫更令人玩味。

 

     同樣是相信文字的不朽,同樣是「4 + 4 + 4 + 2行」的結構:一首詩堅信能使所愛的人流芳萬古,另一首卻深怕累及所愛,讓其蒙羞萬年,其中境遇看似衝突,其實是有情但能力有限的人類捍衛愛情的不同方式

     129 首十四行詩,可以說是驚人之作,以有限的十四行篇幅中,把「性愛」如此龐大之題材,維妙維肖、深刻生動、淋漓盡致地表現出。凡為人者,讀後皆驚心,動心,會心,小心。難怪十九世紀英國批評家瓦茨鄧頓(Thedore Watts-Dunton)稱它是「世界最偉大的」一首詩。

 

    130 首十四行詩是莎士比亞對其「黑情人」(the Dark Lady的歌讚,一掃古典詩「明眸皓齒金髮紅唇」之類對戀人陳腔濫調的比喻,令人耳目一新,實在是很現代、很顛覆的妙作。

 

    最後兩首是從莎士比亞戲劇裡選出的情歌。〈噢我的愛人〉出自《第十二夜》(The Twelfth Night)第二幕第三景,是當時流行的歌謠,在伊麗莎白時代許多歌本裡都可以找到,但專家仍推定是莎士比亞之作,似是莎士比亞採舊歌改寫而成。此曲流傳至今,作曲者是莎士比亞的鄰居,有名的摩利(Thomas Morley),可以在許多 CD上聽到。〈那是一個情人和他的姑娘〉出自《如願》(As You Like It)第五幕第三景,歌「及時行樂」,讚青春之美好,在當時亦大受歡迎。1599 年,摩利在《如願》一劇首演幾個月後即出版了他所譜之曲,迭經演唱,迄今不衰。

 

     四百多年來,除摩利外,不斷有作曲家將莎士比亞這兩首歌譜成曲,傑出者如奎爾特(Roger Quilter1877-1953),瓦洛克(Peter Warlock1894-1930),芬奇(Gerald Finzi1901-1956),德玲(Madeleine Dring1923-1977),喬吉(Orbán György1947-等,可以找到多種 CD 版本或從網路上聽到。另外莎士比亞第 18 首十四行詩也被多位作曲家譜過,其中瑞典籍林伯格(Nils Lindberg1933-)的無伴奏合唱版本頗令人喜愛,網路上可以聽到

 

 




 

[陳黎詩中的莎士比亞]


李爾王

 

我們於是戴著花圈在週末與精神療養院的居民共舞
所有的心跳出胸膛貼著醫生俱樂部的箭靶千針百針地
被戳穿
圍牆的陰影重重壓著受傷的軀殼
自逐的王啊,我們跳舞
讓靈魂掙脫層層纏結的習慣
毒害我們的藥方,讓我們甩開
跟著太陽把頭痛甩開

口水送給獅子會鼻水送給翰林院淚水送給殯儀館尿水
送給自己
不想沈默的時候我們用呼吸交談
在黑黑的夜裡,讓我們把思想留給月亮

走出療養院我們聽到群獸的呼喚
風和日麗
一隊演員在草地上郊遊
他們雕塑風景,用他們彩色製版的臉面
所有的胳臂裸成竹竿晾著殘破的幡旗,飛揚
啊,滿眼耀紅,他們的熱血滔滔
唇與唇相噬
他們的衣裳高貴地襤褸著
他們歡笑,興奮地慶祝二十五週年

我們開始跪下,當我們真的到了動物園
跪下,膜拜欄柵裡的裸像
像一隻長頸鹿,我們仰望那實在的長頸鹿
美麗的紋身
我們仰望
神聖地觀察一隻狗教另一隻製造小狗
「這才是真東西!」激動的王啊,你竟說
我們都是虛偽的兩腳動物
你開始脫下褲子,雷聲隆隆
我看不出你們的差別

這裡是荒野
請讓你永遠忠誠的奴僕摘果子讓你充饑
然後我們洗澡,在這漸疾的暴雨當中
用風擦乾身子
如果你覺得無聊,點著閃電,你可以讀我撿來的花花
公子笑話。王啊
你說的好:「如許你不准人在需要之外享受
人的生命,便賤如畜類」
如是你有一百名侍衛,在一個你之外
如是我有主人,有你的吩咐命令
我的王啊,脫掉了衣服你還是

你還是那麼霸王。酒肆買醉的那夜
王啊你瘋了
像失明的邱比特,橫衝直撞,把處女們嚇得流血
我的王啊,跟著那些王公貴族你們爭著用金塊壓死女人
(出宮的時候,還好,我們載了一車)
棒極了,金做的肢體,一下壓死好幾個
清早起來,你
哭了
女兒的同學躺在身旁,而伊
伊死在別人腳下

忍耐吧,至高至上的王
壓下,壓下你的心,壓下你的上湧的心
王啊,在巴比倫
浪民們把豎琴掛在河邊的楊柳,當他們哭泣
當他們想起他們的聖城

所以我們歡笑,在這個不是異國的泥土
唱歌,跳舞
嘴巴送給廣告商鼻子送給化菻~公司眼睛送給歌舞團
生殖器送給美容院

如果怕冷
——王啊
就真的讓尿,像鎔了的鉛一般地燙著自己


 

 

 

 

 

[陳黎詩中的莎士比亞]


狂言四首

黃心儀 (Elaine Wong) 英譯〈狂言四首〉 (Exchanges 2016 冬季號 )
 

1. 馬克白夫人


我是馬克白夫人
我臉皮白,乳房白,臀部白
腹部白,腿白,腳白
我的兩隻手,紅紅紅
黑夜,在
食鯨吞白日殆盡前
將慾望與疑懼的霞暉
全數流洩在我手上:
以血寫成,一本翻不完
撕不盡的掌中書
我終夜閱讀它的刀光血影
邊讀邊睡,邊睡邊走
每一頁書都是峭壁

用匕首般的尖險,誘我,刺我
我的身軀反覆墜入萬丈深淵
我的手印千千萬
鮮紅地懸在崖上


把超級市場裡的礦泉水全部買來
洗我的手
把百貨公司所有專櫃的香水搬來
薰我的手
把黑麥黑霧碳粉咖啡粉撒在空中
掩人耳目
把胡椒辣椒冰淇淋蛋糕遍送天下
塞人鼻口

 

2. 奧菲莉亞



「要屄,不要屄,那是個問題。」
你踟躕自語,我焦急不已

要我,就要行動
要果實,就要敢

你張口送我甜言蜜語
不敢動手為亡父復仇

 

要逼,不要逼,那是個問題
我被逼做好女兒,好妹妹
不敢逼自己成為一個誘你
摘我,釋放我的壞女孩

倫理的推土機,把我們
連同我們所愛的花花草草
推到瘋狂的池塘

 

那邊有迷迭香,還有三色堇
那邊有茴香,還有耬斗花
這邊有芸香,還有延命菊
這邊有枯了的紫羅蘭……

 

3. 茱麗葉

愛是什麼?教人廢寢忘食
以毒藥為補藥,以死亡為睡眠

 

玫瑰如果不是叫玫瑰
是不是一樣香?
威而剛如果不是叫威而剛
是不是一樣強?
羅密歐如果不是叫羅密歐
是不是一樣教茱麗葉落葉
失魂顛倒?

 

啊,香客
用你的吻吻我上體下體陰戶陰宅
用你的手掌圍我的棺為神龕

 

愛是什麼?
教人以苦為甜,以死為生

 

4. 普洛斯帕羅

的魔法杖能呼風喚雨
如同詩人或作曲家,點化
沉舟,從海底喚起精靈
役使他們佈置假面空中舞會
和奇妙的音樂,用一支筆
在稿紙的海上圈出一座島
一個想像與和解共築的美麗
新世界:昏睡久久的將起來
長久睜眼的將入眠,仇敵成為
情人,瘋狂即是健全,死與生
兩人三腳,電腦與豬腦同槽……

 

在蜜蜂吸蜜的地方吸蜜,在
夢隆起的地方儲存短暫人生
瘋子,情人,詩人三位一體
即便所有精靈最終化作空氣
一陣
音樂, 給愛情以食物,
虛無飄渺的東西以檔名,位址

 

註:此詩四個標題人物,分別出自莎士比亞戲劇《馬克白》,《哈姆雷特》,《羅密歐與茱麗葉》,《暴風雨》。

 

 

 

[陳黎詩中的莎士比亞]


十四首取材自梁譯莎士比亞十四行詩的
十四字詩
 

 

1
最美的風流
用饑饉做燃料:
饕餮罷!

8
音樂的甜與苦:
和諧而孤獨的
夫妻

14

我的星象學
從你兩眸
預報流星雨

19

時間的利牙
把一切美
鐫刻在詩額

23

笨拙,忘了戲詞的
野獸:
我用眼求愛

52
稀世樂:
稀鬆平常的珠石
在你頸上 

54

夏風吹破
野薔薇的顏色
煉出香液 

 

76
我的詩
宣示我的名字——
陳衣變新裳

110
斑衣小丑:
對路人我廉售
貴重情感
 

   112

人間閒話:
世界口中——
一誹謗的深淵

 

114
帝王的鍊金術:
妖怪成天使
壞即愛

 

115
過度的幸福
像瀉藥
瀉溫柔成苦汁

 

119
淚的蒸餾器:
情慾之漿
狂燒的眼眶 

 

141
    
你的五官
    
招我心共筵:
    
我六神無主泉

 註:
此十四首詩取材自遠東圖書公司出版、梁實秋中譯的莎士比亞十四行詩集,每首圈選
14 字重組而成。
莎士比亞詩共
154 首,此十四首三行詩前的數字即莎士比亞原詩之編號。

 

 

 

 

[陳黎詩中的莎士比亞]


夏歌

   聽陳黎唸〈夏歌〉1-5 + 12 等六首



我該把你比擬做夏天嗎?

我忽然想起盛夏,感覺你的臉
像滿溢流汁的餐杯,群鷹和群星的
眼睛是一顆顆果實爆裂,以藍芽的
目光快速傳輸銀河碧潭紫色潟湖深且
奧的濕意,我坐在很低很乾的峽谷
岩石上,等候你五覺交感的淚涕汗涎
淹沒我為一仲夏夜之夢溪。也許
下一個黃昏,被遠方雙颱消息染暈
把你誤認做可能的颱風眼。在我的
胸間,一個潮濕的暴風圈已然成形
我甘心享受茶杯裡的風暴,驅使滑鼠
調度鍵盤上的字母、注音,和你對陣



時間和我對陣,而你的軍團

以嚴明精確的戰技施放文字的
花火,佈置氣味的迷宮,陷敵於
恍惚之境。是借我的手剪輯場景的
形式學,或是以你、以
之悲喜
為主題的內容,或者兩者一起,讓
對方不敢輕敵?炙熱的驕陽
冰涼的西瓜,彼此是敵軍或友軍?
輕狂的少年,老成的智者,兩者
同一人嗎?或許,與我對陣的
是我自己。時間是一個大足球場
我既要提腳踢渾圓的果實叩門得分
又要張手擋不停自轉的地球入門



你的聲音輸入法在我背後為我助陣

以耳語之網網羅四方四季,唯你
明察春蝶薄翼與秋毫細微的震動
冬蟲夏草秋月春江,錯落海岸
千年溜滑的段段落落。敲鍵,存檔
反覆剪貼,修改的山水/文本
時間和你談判,把空間切割成
一張張A影印紙,外包給吾人
經營:它抽取利息,我們獲
趣味
在合約有效期間。如外外包給
第三者製作發行任何外文版
 interest 由兩者均分。有趣吧?
敵對雙方分享利息/趣味,因為你



夏夜小山前,那些乒乒乓乓的

洗牌聲,是乘東南西北風來的四方
神聖,切巨岩為桌,在圍桌聚賭嗎?
祂們洗牌,砌牌,摸牌,丟牌
順便叫旁邊的噴泉、飛瀑,幫祂們
把城下的牌洗乾淨。乒乒乓乓……
露天方城之戰,神仙在人間的遊戲
祂們當然知道麻將有鬼,連神也莫可
奈何。願賭服輸,這才是入境問俗
尊重下界的人權鬼權。祂們把梅蘭
菊竹這些花牌丟到四周,成為隨風
搖曳,四季俱在的梅蘭菊竹,在喝完
一碗四神湯的時間,神速打完八圈



瀑布聲響被你重組成一連精兵

或清冰,加上滑嫩嫩的果凍:
涼的愛玉冰喔,涼的仙草冰喔
涼的綠豆冰喔……一連串的
叫賣聲從涼如水的天階響起
撒豆成兵,撒紅豆和煉乳成為
紅衛兵也愛吃的紅豆牛奶冰
還有口碑口感絕佳,嗄嗄叫
禁衛軍最愛的咖啡加嗎啡冰
膽大的天兵才敢吃的杏仁砒霜冰
這不是天國的夜市。這是夏天子
和夜之后結盟週年慶,夏夜
免費大放送,免費請吃冰!



穿過長針短針秒針密布的針葉林

我遠遠地問:「愛麗絲,你找到
出口了嗎?」我似乎聽到她的
哭聲(或笑聲),說:「我在學亂針
刺繡!」唉,這一繡不知道要多少年
是她老纏著時間,還是時間纏住了
她?這不懂事,老長不大的小孩
叫她一個人不要隨便跑,她就是不怕
不聽話。不怕我,也要看天色、怕
時間啊。她以為她有多少時間?
老師交代的童話作業都還沒寫呢
她這一繡,恐怕要把自己繡成跟
白雪公主、睡美人一樣的童話人物



溯記憶之溪游擊,勇敢攻佔

昔日淪陷的城池,反敗為剩
不錯,是我們僅剩的古蹟名勝
(名為勝,其實只是敗部復活
舊夢重溫)這水仍是冰涼的
但我們伸出長著厚繭的手摸它
它變成溫的。這是溫柔還是
冷硬的時光逆旅?當我們是信仰
智仁勇三達德的童子軍時,我們
不曾征服過它,如今我們是逾齡的
老童軍,童心未泯地想要逆轉
頹勢,讓直落的瀑布再生為噴泉
詩的噴泉吧,我想,或者夢的



觸覺嗅覺視覺聯結的高地

乳白麝香褐玫瑰紅的三色旗
流金夏日橘香凝成的紀念章
以葡萄美酒為獎金的夜光獎杯
U型的下坡路U型燦藍的海灣
一魚多吃隻隻吱吱叫的ㄓ形餐叉
圓滑奏自由奏華彩奏交鳴的花傘
被風的食指不斷翻動的氣味大辭典
搖長長長長白浪布條靜坐示威的岸
黏七種薄荷味為七彩的虹之彼方貼紙
沙粒之糖碎浪之冰拍岸出的泡沫綠茶
以花腔與花香爭相拔高的海豚音詠嘆調
宇宙圓形劇場無聲無伴奏的午夜音樂會



給敵方一點顏色,氣味……讓其難忘

譬如說她內衣的顏色,內褲的味道

——
這是美人計。但就像寫詩,並非
把一些美美的東西堆在一起就是美
還要有更內在的東西,譬如血、肉
或內心。給點顏色氣味瞧瞧嗅嗅
算是制敵機先,先馳得點,要徹底
奏效,得讓其裡外震撼,心服口服
更何況如果對方是沒有口,沈默的
時間。讓我們替它發聲,發威,發情
用一首詩,陶瓷器皿般的簡潔
節制,以小寓大,舉重若輕,比輕
還輕地,舉起生命中不可承受之輕



象形指事會意形聲並容的方塊彈的

意思是指互擲一張張麻將牌,有聲
有色有圖有字的方城之戰嗎?或是指
陳黎的圖象詩〈一塊方形糕〉,一首
既要斜讀,又要橫讀、直讀,未曾
有之的勁爆詩?或者指的是方塊字
(以前繁體比較胖,換成簡體瘦很多
的中國文字)?〈一塊方形糕〉似乎
把方塊字當麻將牌,湊對子、做順子
橫湊、直湊等聽牌,在字裡行間埋了
一些地雷般等候踩爆的笑點,最後
居然讓這傢伙胡牌了!真是麻將有鬼
這手怪牌,亂排亂排也能胡成一首詩


11
威力:這些長長短短的詩行就是

一例,如果夠精準,夠銳利
——
我是說如果。筆比劍更有力,但
要把假如磨成真果,需要磨墨
多少年啊。把公民與道德課本豎立
起來,算是立德嗎?撿到五十塊
交給教官,記小功一次,算立功嗎
立言是站著說話嗎?讓文字自身
立於時間之流(啊,這個老流氓!)
而不頹。對它說話,說你算幾流啊
讓我們奔流到海不復還?啊我們已
將旅遊誌詩化、液晶化為高畫質
共享資源,沿途 
PO 於水中網上


12
隨隨身碟、記憶卡四處流傳的

夏朝傳說,在夏日某朝暴雨停止
洪水漸退後,陸續被拾獲:九辯
九歌,精靈般少女們夏夜的舞踊
真希望她們永遠不要老去!
或者隨身一轉,躍然紙上,讓我
用同樣年輕的詩將她們包起來
包你們代代都得以新鮮的眼光
對其一見鍾情,彷彿她們將一直
是從未戀愛過、定情過的處子
無淪為標本之虞的彩蝶,因為
她們就是四時、四處飛旋,依附
在我們周邊,最輕盈的隨身蝶……


13
我們卑微戰史/情史的壓縮檔

不值一毛錢,如果它們不是整個
人類戰史情史的縮影。我們的
夏天沒有什麼值得驚喜或驚訝
如果它們不能叫下一個朝代或
民國的人們驚嚇。具體而微。但把
微縮
放大,會看到同中迷人的
異處。每一個微軟,各有其硬
每一個戰史是暫時也是並時的
啊,我們不下於盛唐、不下於
盛極一時金字塔王朝的盛夏:
矗立於時光沙漠上流金燿光,在
夏天過後依然感覺其文明的溫度

我該把你比擬做夏天嗎?……


*
我該把你比擬做夏天嗎?
時間和我對陣,而你的軍團
你的聲音輸入法在我背後為我助陣
夏夜小山前,那些乒乒乓乓的
瀑布聲響被你重組成一連精兵
穿過長針短針秒針密布的針葉林
溯記憶之溪游擊,勇敢攻佔
觸覺嗅覺視覺聯結的高地
給敵方一點顏色,氣味……讓其難忘
象形指事會意形聲並容的方塊彈的
威力:這些長長短短的詩行就是
隨隨身碟、記憶卡四處流傳的

我們卑微戰史/情史的壓縮檔






回首頁       陳 黎文學倉庫      MailMail me....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