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簡介


簡介/登入

分類彙整

月曆

10月 2022
« 12月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31  


分月彙整


搜尋


搜尋關鍵詞



文章列表

最近迴響

最近引用

推薦連結


RSS聯播:

Feed


詩作 彙整

« 上頁 下頁 »

星期日, 11月 13th, 2005

詩作

在厄言的腹地裡
沿著螺旋形樓梯
聲音逐漸擴散以尋找最後的岸
喀喀,鞋子敲擊屈膝的門
世界被反鎖
我們總是從縫隙裡
偷渡形上的光
沒風而且沒有植物
人們在陰影裡撿拾彈珠
聽到髒話時用別人的表情掃鼻涕
每天到教堂看電視
禮拜時傳遞夢的價目表
於是我們只能躲在鐘塔
讓時間包裹靈魂
投遞到虛無的監獄
獄卒沒有臉,只是捧著某些猥褻的字句
和同伴玩塔羅牌
卜算黑暗降臨的時限
喀喀,我們的房間開始下雨
打好領結的烏鴉列隊飛過
牆似乎越來越高
而且長出陽具
意圖使每一顆頭顱受孕
或者不相愛
凝視快要傾倒的星座
我察覺天空的退化
雲比窗戶還小
一片落葉
就覆蓋了整個季節
黑暗從光裡生長
我的詩振翅如鷦鷯
怎麼樣的一滴夜色啊
墬地之前
環照我臟腑之糾結
夢的擴音器裡
都是碎裂的迴聲
紛紛降下,宛如被輾平的火
河流越來越蜿蜒
我們的身體在激流裡沖散
此岸是眼睛,彼岸是
被孤立的胸膛
不再以時間祭祀
貧困的世界
不再以濃霧庇護
語言是過於疏鬆的籬笆
開始氧化的紙張
只向你吐露
微鏽的心
饗宴
費力攪拌一夜的雨水
我的舌頭竟然
開始分杈
也不過就是上一個畫面裡
我繁衍了無數意象
抵擋時光的定格
樹比翅膀更不可信任
在葉子與大氣之間
滋生聲音的獠牙
沒有簽名的抗議信在桌上
我摘下海岸作圍巾
平靜地親吻
快要甦醒的刀刃
一端向光,一端向
泥濘的動物園
我的味蕾足夠負載
數次方的憂鬱
穿過甬道,猿猴們激動地
拍打牠們酷似人類的
頭蓋骨
馬車正在融化
我必須以更緩慢的速度
等待一個充滿南瓜與老鼠的樂園
切開存在的四種方法
僅僅是望著一把刀從咽喉走出
就可以閱讀它的骨髓
沙礫與乳房的質地充滿
我所佔據的這塊時空
拾起一隻海藍色般憂鬱的拖鞋
感覺自己正慢慢融化慢慢扁平就像手中
這塊輕盈的塑膠
頁碼從頹喪的小說裡出走
我凝視數字們堆築邏輯的城堡
愛不曾存在
雨水也不曾存在
唯一旋轉著的是不斷演化的一顆
空虛的心
為什麼不歌唱為什麼
不揮舞著易碎的旗幟
排練一場連時間都無法詮釋的實驗劇
正確是必要的
詩與真理都是階級之產物
用舌頭翻動某個溫順字眼叫做「自由」
的人,才是恐怖主義者
神不斷更新
安裝好從跳蚤市場偷來的羊角
模仿溫馴,比血水跟隨刀刃更柔軟的姿態
讓忌妒者去競選草原的領袖吧
他們正挑選著平等的種類
舞蹈紀事
被書寫的母鹿穿過被寫的森林奔向何方?
      ──辛波絲卡寫作的喜悅
時時刻刻
我帶著愛情的眼注視你
讓你在木漿味的翅膀上刻字
尖銳地摩擦,編織某種樸素性感的音樂
記憶的象草沿街生長
春天來了真理以發亮的姿態行進
拔出逗留在你濕濡的嘴唇裡過久的食指
光線滑過大氣之瀑布
開始作畫
在夢的經緯中長途旅行
花朵融化了又再生
夜晚傾斜流動直到世界成型
最初的一滴墨水
正越過我們頭頂向美學的深處落下
並且生根,當我借意象的筋脈緩緩復活
復活並且迅速成蔭
也許你蜷縮成一輪木紋
或者凝固成洞窟 任松鼠出沒
那奔跑的犄角仍在窺探
一隻螞蟻搬運著憂鬱的雨滴……
而我,立於滾燙如炭火的詩篇上
回憶我們的舞蹈
文章出處:
台灣詩學-30期_新世代詩人大展

詩路管理員發表 | 詩作 | 單篇網址 | 迴響(0)

星期日, 11月 13th, 2005

大子夜歌

飲馬長城窟
針葉林沿五官遍佈
一些思想在鴟梟裂鳴中驚起
這往來移動的眼睛
醒了之後才分泌的夢
風吹過來了,有人
搬運著積雪的秘密
煙埋焚過的松柴
噤聲伏行,任苔痕滴落髮腳
有足之虺,無角之鹿
誰在額際埋伏?啊時間節節敗退
我們的魂魄早已衝出寓言的陣地
拉開了皮肉,抱著落下的首級
文字的狼煙又何能拯救
壓箱的慾望
夜晚在山道中被夾殺
打開整個天空的路燈也找不到的
秘密的骸骨。僅僅是
在我們閉眼的時刻
隱約聽到遠去的一行蹄聲

詩路管理員發表 | 詩作 | 單篇網址 | 迴響(0)

星期日, 11月 13th, 2005

前身

可能是細雪
在無風的黃昏
紋刻於敏感的耳葉
彷彿一碰就碎的音符
懸垂 猶豫 側身於
死亡的間隙
可能是某個標點
棲息在愛欲的分岔
當語言盛裝 詞彙喧嘩
沉默如等待被窺視的鎖孔
盛滿豐腴的秘密
想不起交錯的時刻
像一處被遺忘的礦脈
躺在遙遠的記憶深處
我的前身
是否仍佇立時間的甬道
看你牽著寂寞
繼續無法枯萎的旅程
或者
背對背地流浪在
夢的黑原
讓早來的秋天
焚毀愛情的草木
楊佳嫻 1999.7.24

詩路管理員發表 | 詩作 | 單篇網址 | 迴響(0)

星期日, 11月 13th, 2005

在詩淪亡的前夕

於是我讓呼喊的聲音
越過這稀薄的大氣
標語和學說淹沒最後一顆樹
光線失去剪裁的對象
城市的避雷針上
穿刺著愛
我們高傲的美學
只剩帶血的犄角,浮出冰河

詩路管理員發表 | 詩作 | 單篇網址 | 迴響(0)

星期日, 11月 13th, 2005

我愛夏天

汗水黏住舌頭
我聽見太陽在頭頂轉動的聲音
去年擰過的毛巾
還在我身體裡
滴水
很多色塊移動於海濱
氣味從胯間發芽
岸往後退, 所有的旗杆鼓掌著
溫度据傲地爬高
慾望的筆尖
全是黏液
髮梢在捲曲
分裂與孵化一同進行
我不去閱讀那些酷熱的箴言
衣服融化骨頭也融化
脫去鱗片然後
開始抽筋
確實的,我像被摘掉腦子的雄蟻
在洞穴外窺伺
夏天展示著肥厚的胃
女性同胞和政治一樣養眼
大眾仍然熱中於堆沙
向空白的海致敬
而蒼蠅,總喜歡過來觀禮.

詩路管理員發表 | 詩作 | 單篇網址 | 迴響(0)

星期日, 11月 13th, 2005

薩德送我一把槍

摘下充滿隱喻的陽具
放進魔術師的禮帽
薩德為我挖了一條隧道
一端在人間,一端在
碎玻璃般通透的心靈頂端
我已習慣被割傷
世界向我顯示排泄的細節
擴約肌端莊如聖女
在每一面陰暗牆壁後
架設望遠鏡
語言展開屠殺
人們大聲朗讀不知所以然的契約
薩德以先知的姿態
從隧道裡擲來一把槍
黝黑,堅硬,還未經人道
適合結束某些
一再縫補的處女膜
握著芬芳的槍
行走於傍晚街道
默默姦淫一切帶潔癖之制度
群眾將以不潔的罪名逮捕我嗎
想像殺人後的顫抖
猥褻而快樂,像在伊甸園裡潑上墨汁
與敗德者同謀
他們將會暴動
以擴約肌彼此叫罵
我將昂然穿過

詩路管理員發表 | 詩作 | 單篇網址 | 迴響(0)

星期日, 11月 13th, 2005

暴力華爾滋

用槍扥打碎太陽
用頭髮勒死聒噪的夜
我抱住天空搖晃,所有的星星都丟下了面具
大霧裡投下愛人的眼睛作材薪
床單上的經血可以生飲
我越過風雨後凌亂的草原
追趕想要逃走的無數標語
跳舞吧臃腫的冰河
脫掉黑暗脫掉仿冒的智慧
直接以誠實的頭骨向痛苦行禮

詩路管理員發表 | 詩作 | 單篇網址 | 迴響(0)

星期日, 11月 13th, 2005

原諒

就像黑色陸塊
靜靜漂浮於大氣之臂彎
我背對你,但是
我注視著你
一株南來的棕櫚
不需要思考就可以畫出海洋
城市巨大的光暈
漂白了夜
我們的臉龐再也不能倒映月光
誰把影子留在渡口?
哀愁已經過時
彷彿擱在桌上忘了喝掉的
一杯雨聲
我又對誰提起了你?
時間的烈日不分季節
一層一層揭去枯死的語言
河流出現又消失
變動過的板塊永不癒合
這是多年前的筆跡
你以諸神的名字作練習
為自己的靈魂舉行盛大割禮
我只是個拾骨者
從陰影下見證痛苦
與神聖
誰是誰的牲品?
我在誤解中復活與死去
丟棄了劍,指甲內填滿風屑
我終於決心遺忘從不存在的絲路
像一名憂鬱的羅馬商人
但願我不是虔誠的祆教徒
火種從焦躁的城郭來
又將返回南方
我們滿意於彼此的緘默
秘密開始變藍
不知道哪一刻就會羽化
最後一個夏天
敘述悄悄中斷了呼吸
蝴蝶還飛翔於記憶中十七歲的街道
然而路燈一盞盞熄滅
我們已經離開座位

詩路管理員發表 | 詩作 | 單篇網址 | 迴響(0)

星期日, 11月 13th, 2005

木瓜詩

投我以木瓜,報之以瓊琚.
—-
像松針穿過月光的織物
聽見纖維讓開了道路
從小小的孔隙
折下小小一片你的笑
整個黃昏就打翻了牛奶一樣的
光滑起來
夏天是你的季節呢
山脈似的背鰭展開了我知道
有鼓脹的果實在行軍
我呢焦躁難安地徘徊此岸
拉扯相思樹遮掩赤裸的思維
感覺身體裡充滿鱗片
波浪向我移植骨髓
風剌剌地來了
線條洶湧,山也有海的基因
木瓜已經向你擲去了
此刻我神情鮮豔
一萬條微血管都酗了酒
等待你游牧著緘默而孤獨的螢火
向這裡徐徐而來

詩路管理員發表 | 詩作 | 單篇網址 | 迴響(0)

星期日, 11月 13th, 2005

在卮言的腹地裡

沿著螺旋形樓梯
聲音逐漸擴散以尋找最後的岸
喀喀,鞋子敲擊屈膝的門
世界被反鎖
我們總是從縫隙裡
偷渡形上的光
沒有風而且沒有植物
人們在陰影裡撿拾彈珠
聽到髒話時用別人的表情擤鼻涕
每天到教堂看電視
禮拜時傳遞夢的價目表
於是我們只能躲在鐘塔
讓時間包裹靈魂
投遞到虛無的監獄
獄卒沒有臉,只是捧著某些猥褻的字句
和同伴玩塔羅牌
卜算黑暗降臨的時限
喀喀,我們的房間開始下雨
打好領結的烏鴉列隊飛過
牆似乎越來越高
而且長出陽具
意圖使每一顆頭顱受孕

詩路管理員發表 | 詩作 | 單篇網址 | 迴響(0)

« 上頁 下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