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簡介


簡介/登入

分類彙整

月曆

11月 2005
    12月 »
 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2930  


分月彙整


搜尋


搜尋關鍵詞



文章列表

最近迴響

最近引用

推薦連結


RSS聯播:

Feed


« 詩觀 | 回到主頁面 | 房間 »

11月 13, 2005 at 2:16 am

詩作

在厄言的腹地裡
沿著螺旋形樓梯
聲音逐漸擴散以尋找最後的岸
喀喀,鞋子敲擊屈膝的門
世界被反鎖
我們總是從縫隙裡
偷渡形上的光

沒風而且沒有植物
人們在陰影裡撿拾彈珠
聽到髒話時用別人的表情掃鼻涕
每天到教堂看電視
禮拜時傳遞夢的價目表

於是我們只能躲在鐘塔
讓時間包裹靈魂
投遞到虛無的監獄
獄卒沒有臉,只是捧著某些猥褻的字句
和同伴玩塔羅牌
卜算黑暗降臨的時限

喀喀,我們的房間開始下雨
打好領結的烏鴉列隊飛過
牆似乎越來越高
而且長出陽具
意圖使每一顆頭顱受孕
或者不相愛
凝視快要傾倒的星座
我察覺天空的退化
雲比窗戶還小
一片落葉
就覆蓋了整個季節

黑暗從光裡生長
我的詩振翅如鷦鷯
怎麼樣的一滴夜色啊
墬地之前
環照我臟腑之糾結
夢的擴音器裡
都是碎裂的迴聲
紛紛降下,宛如被輾平的火

河流越來越蜿蜒
我們的身體在激流裡沖散
此岸是眼睛,彼岸是
被孤立的胸膛
不再以時間祭祀
貧困的世界

不再以濃霧庇護
語言是過於疏鬆的籬笆
開始氧化的紙張
只向你吐露
微鏽的心
饗宴
費力攪拌一夜的雨水
我的舌頭竟然
開始分杈
也不過就是上一個畫面裡
我繁衍了無數意象
抵擋時光的定格

樹比翅膀更不可信任
在葉子與大氣之間
滋生聲音的獠牙
沒有簽名的抗議信在桌上
我摘下海岸作圍巾
平靜地親吻
快要甦醒的刀刃

一端向光,一端向
泥濘的動物園
我的味蕾足夠負載
數次方的憂鬱
穿過甬道,猿猴們激動地
拍打牠們酷似人類的
頭蓋骨
馬車正在融化
我必須以更緩慢的速度
等待一個充滿南瓜與老鼠的樂園
切開存在的四種方法
僅僅是望著一把刀從咽喉走出
就可以閱讀它的骨髓
沙礫與乳房的質地充滿
我所佔據的這塊時空
拾起一隻海藍色般憂鬱的拖鞋
感覺自己正慢慢融化慢慢扁平就像手中
這塊輕盈的塑膠

頁碼從頹喪的小說裡出走
我凝視數字們堆築邏輯的城堡
愛不曾存在
雨水也不曾存在
唯一旋轉著的是不斷演化的一顆
空虛的心

為什麼不歌唱為什麼
不揮舞著易碎的旗幟
排練一場連時間都無法詮釋的實驗劇
正確是必要的
詩與真理都是階級之產物
用舌頭翻動某個溫順字眼叫做「自由」
的人,才是恐怖主義者

神不斷更新
安裝好從跳蚤市場偷來的羊角
模仿溫馴,比血水跟隨刀刃更柔軟的姿態
讓忌妒者去競選草原的領袖吧
他們正挑選著平等的種類
舞蹈紀事
被書寫的母鹿穿過被寫的森林奔向何方?
      ──辛波絲卡寫作的喜悅
時時刻刻
我帶著愛情的眼注視你
讓你在木漿味的翅膀上刻字
尖銳地摩擦,編織某種樸素性感的音樂

記憶的象草沿街生長
春天來了真理以發亮的姿態行進
拔出逗留在你濕濡的嘴唇裡過久的食指
光線滑過大氣之瀑布
開始作畫

在夢的經緯中長途旅行
花朵融化了又再生
夜晚傾斜流動直到世界成型
最初的一滴墨水
正越過我們頭頂向美學的深處落下
並且生根,當我借意象的筋脈緩緩復活
復活並且迅速成蔭

也許你蜷縮成一輪木紋
或者凝固成洞窟 任松鼠出沒
那奔跑的犄角仍在窺探
一隻螞蟻搬運著憂鬱的雨滴……

而我,立於滾燙如炭火的詩篇上
回憶我們的舞蹈

文章出處:
台灣詩學-30期_新世代詩人大展

詩路管理員發表 | 詩作 |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