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簡介


簡介/登入

分類彙整

月曆

11月 2005
    12月 »
 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2930  


分月彙整


搜尋


搜尋關鍵詞



文章列表

最近迴響

最近引用

推薦連結


RSS聯播:

Feed


« 花 園 | 回到主頁面 | 大隱喻裡的默想—-讀鯨向海「餵給霧」 »

11月 13, 2005 at 5:03 am

清涼菩提—-我讀鯨向海〈離開困居的城市〉

《離開困居的城市》 ○鯨向海

一整天在河邊
穿著泳褲
和你共渡
一種流線的思想
抬著獨木舟行走
沙灘餵養我們的腳趾
我們像是另外一種人
一種古老的族裔
把一座山讓給每一道溪流
一粒花粉分給每一陣風

此處距桃花源兩千萬公里
我們是整個城中一行落英繽紛
被踩出來
企圖消失的足印

  在我想談談鯨魚同學的詩的此刻,卻用了如此林清玄的標目,彷彿是有點侮辱到我們美麗的詩人了。不過,這詞本來是相當高級的,我確實覺得這四個字很適合用來替這首詩作註解。

  在〈即將要來的盛夏〉一文裡,鯨魚已經表明他是如何地喜歡游泳了,這顯然是一種浪漫的儀式,對於夢想著要變成魚而又如此懼熱的詩人來說,游泳滿足了前者又排除了後者,致使他感到「自己好像穿著泳褲的夸父,中斷了一個冬季的史詩航程,終於又重新展開」,游泳帶來的自由與清涼,可說是鯨魚寫詩工程的另一層隱喻,他要追求的不就是這種破水浪而去的快感?

  回到詩來看,詩題已經表明了意圖,「離開」是核心動作,帶出整首詩的意義與風景。鯨魚筆下,城市出現的次數大概和霧與鳥一樣頻繁,而且面貌眾多,可以表露〈美少年們〉那種爭逐青春的歡快熱度,也能夠呈現〈雨使這個城市的線條起了變化〉中令人憂傷的暴力場景「手機掃射這個城市」。這次,詩人在題目中隱約暗示了憂愁的色彩,「困居」,彷彿有怎麼樣的空間被壓縮了,使得我們身軀正常的詩人無法伸展他巨大的魂魄。

  然後,我們看見了清澈流動的夏日,城市之外,詩人在河邊一整天,和一個美好的伴侶,化身為古老族裔,「抬著獨木舟行走」,像陌生而華麗的儀式,用來實踐急欲從躁熱文明中躍入原始波浪中的想望,「我們像是另一種人」,因為我們熟悉的存在模式是城市裡的,遠離了困居的情境,掙脫束縛,便彷彿進入另一種幻想的族群。除了水中暢快的肉體感受,詩人仍要強調他未曾拋卻的思想層面,他的思想沿著水波的曲線,毫無掛礙地,「把一座山讓給每一道溪流 / 一粒花粉分給每一陣風」,這是詩作的第一個閱讀高潮,讓我們從詩人游泳的身影突然放大到經由思維運作而投射出的近似哲學的曠達視野,尤其後句花粉和風的對比,我非常喜歡,微小與無邊,固體與氣體,在悖反式的修辭中看見美的本身被風施布各處,反而是前一句因為山及溪流的組合較常見且無衝突性,力量比較小。

  第二段只有四行。鯨魚有好些詩都很擅長利用兩段的形式,前長後短,前面鋪陳情緒和景觀,後面作煞尾,具有點睛與餘位不盡的雙重效果。尾段形成第二個閱讀高潮,「桃花源」意象出現,這首詩確實是典型的樂園意識作品,但作者利用修辭使這一常見的語彙更精準的被展露,「此處距桃花源兩千萬公里」,數字是誇張的,一種無極之境的代徵,詩人肉體逃離困居的城市,也許只是一天,但一天的「離開」足夠讓詩人的心遠遁至任何境地。詩人遠離,追尋自在,也追尋被遺忘的美的本身,如一行落英繽紛,又如企圖消失的足印,均帶有題目就點出的「離開」意味,也扣合了「桃花源」意象出處的意境。

  讀這首詩,完全感受不到憂傷的氣味,城市的困居並未成為描寫對象,除了末段從城中來的一行落英外,城市的形象可以說是缺席了,這離開的動作幾乎是徹底的。水、流線、獨木舟、沙灘、山、花朵與足印,以及看到最後幾乎被遺忘的游泳,整個塑造出「忘我」的型態以及清涼的溫度,還稍微地展現了一下曠達的智慧,非常一致,也極為完整。

2001/6/29

詩路管理員發表 | 詩評 |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