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簡介


簡介/登入

分類彙整

月曆

11月 2005
    12月 »
 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2930  


分月彙整


搜尋


搜尋關鍵詞



文章列表

最近迴響

最近引用

推薦連結


RSS聯播:

Feed


« 蜃樓 | 回到主頁面 | 沉默但仍然充滿聲響 »

11月 13, 2005 at 2:22 am

我們的花樣年華

給電影,以及昨夜和我小聲說話的人
夜半有人穿過鐘擺的森林
遞給我意象,遞給我愛
彷彿我就從此貧困
沒有其他去處

河流風化,懸崖凋謝
只有一望無盡的大路通過胸口
指紋被磨平
沙灘太長總是記不住數過的腳印
黯然望向彼此
我們比城市早一步老去了
所有的文字都冒出冷汗

你害怕的是什麼
是雪線南移,夢的火種皆告摧折
還是神祇的休克
美的腐朽?
海洋一千年翻身幾次
我古典的尾鰭啊
能不能橫越陌生的黑峽?

翻開舊日的稿件
薄霜如落葉
擲地不化
不是我們寫不出詩
是詩一再地,超越了眼睛
所能仰望的高度

「真的。寂寞到近於無恥……」
你小聲地說
整個畫面卻都是
眼淚的回聲

【小評】愛情容易讓人感覺滄桑,不論是熱情地渴求永恆、或疲憊地心靈老去。此詩顯然是後者。一開始經過「鐘擺」的提示,詩人迅速為我們展現「河流風化,懸崖凋謝」的奇景,「一望無盡的大路」的荒涼,「指紋被磨平」的艱苦與漫長。愛情隱然遇到瓶頸;預感到可能的黑暗,但投身太深因而已別無所有的情人們,已不知何去何從。
疲憊。(情)詩既已超越眼睛仰望的高度,理應如作者所言「寫不出詩」來。然而,弔詭地,「寂寞到近於無恥」的時候,可能正是成就一首這般好詩的時候。
這首詩所傳達的疲憊,可能也源於那些過於熟練的意象、措辭、語氣。對一篇作品的期待,這首詩已可讓人饜足,但對於一個自成一家的創作者的期待,從這裡才剛剛開始。(鴻鴻)

文章出處:
詩路2000年度詩選

詩路管理員發表 | 詩作 |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