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簡介


簡介/登入

分類彙整

月曆

11月 2005
    12月 »
 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2930  


分月彙整


搜尋


搜尋關鍵詞



文章列表

最近迴響

最近引用

推薦連結


RSS聯播:

Feed


« 清涼菩提—-我讀鯨向海〈離開困居的城市〉 | 回到主頁面 | 詩人簡介 »

11月 13, 2005 at 5:05 am

大隱喻裡的默想—-讀鯨向海「餵給霧」

《餵給霧》 ○鯨向海

坐臥山中
我又成為一隻鳥
這次是寒鴉
還是佛法僧?

落葉在掉落中途
成為經書
眼前的湖水
深邃之缽
天空割斷陽光
餵給霧

億萬個夏季焚燒而過
沒有一種蟬鳴是我的說法
我只是靜

  大概是因為學校位處多霧的台地之上,詩人鯨向海的詩作時常以霧氣作為基調,藉以作
為「造境」與「象徵」的雙軌指涉。讀多了這樣的詩,我們不免會產生浪漫的錯覺,彷彿詩人是被那些霧的顆粒排列出來的,神秘,洞練,影影綽綽地像一片從窗玻璃內暈開的光。

  這首幾天前發表的「餵給霧」,我以為是鯨向海詩作常見元素的完美構和與標準範
式,讀者可以從當中很快地抓取出慣用意象、簡明節奏與一貫的生命觀點。我這裡說「慣用」或「一貫」,並不含有價值判斷的意味;更確切地說,這是指詩人的風格已然成形,對長期讀者而言很快就可以切入情境,而不會有找不到意象、感受與意義之鍵結的困窘;但即使是在這樣流暢順利的閱讀經驗中,鯨向海不忘利用其擅長的「翻轉」與「推深」技巧,給讀者一個追索的可能,或許有些嘎然而止的突兀,但突兀的文字煞車聲卻倏地展開了先前被精巧的譬喻所摺疊起來的情意空間,讓我們從大霧中瞥見了詩人默想的輪廓。

  一開頭,詩人並未花費文字鋪陳背景,而是直入「靈魂變形狀態」,表示自己已經變成一隻鳥。當然,這是形上象徵的直陳,一種「焦點」,而非魔幻式風景的起點。坐臥山中可以是單純且必要的襯托(「山」與「鳥」的慣性連結),讀者也可以自由延伸為某種難以言說的內在空間。下兩句開始逼近意義核心:「這次是寒鴉 / 還是佛法僧?」寒鴉意象在中國抒情詩傳統中源遠流長,大多出現於別離或烽火過後、秋收後寒冬前的田間,和蕭索的氛圍相搭配,雖僅僅是兩個字的名詞,通常讀者都可以從中剝抽出顏色(灰黑深棕)、形貌(大而醒目)、聲音(粗厲尖糙)、季候(秋冬或黃昏),以及將此意象物放置在大場景中、通過詩人或讀者的廣角注視而產生的一體的蕭瑟感受;而佛僧的身影,不論顏色和氣氛都與寒鴉相類,卻包含了「人」的動能,緩慢的、了悟的、通透世間的,有生活溫度但已經降到較低的、較沉穩的型態。顯然,從「鳥」到「人」的分化和轉喻中,作者並未做出高下的位階排列,反而更像是公開了一個習題,由觀者來決定詩人的位置。進一步看,卻又會發現反轉的跡象;因為,作為「物」的寒鴉和作為「人」的佛法僧,就整首詩的意境來說,僧侶蟄居山中,少情少欲,和寒鴉似無差別,但寒鴉生而如此(甚至是被幾千年的詩人寫到定型,成為某種「典故」),佛法僧的生命狀態則是主觀抉擇的,經歷了一番沉澱修為的功夫。

  第二段,詩人飽滿的詩意加倍渲染,在三組意象聯手下,至少執行了兩個工作,一是把
第一段才剛揭示的內視式的思索加強揮發,二是拓展審美上的感官感受。鯨向海這一類以霧為背景的詩,不論構築於上的是山林還是城市,和「美少年們」、「營養學」、「單身男子鍵結」等等可以明確地區分開來,不論是修辭策略或當中透顯的意義輪廓。這些詩幾乎都是以表達個人生命的情意 / 哲思型態的主,不必然帶有感傷,但豐茂而不膩的美感血肉是必須的,對詩人來說其重要性不下於作品內蘊的思想或情緒。因此,在第一段還未全然鼓盪出來的美學意圖,在這一段獲得了紓解。第一組說,落葉在掉落中途變成經書,這裡的意義跳接幅度很大,落葉本身經歷過的「內在季節」(生發、盛茂、乾褪零落)就宛如生命縮影,而經書,不論指的是佛教或哲學經典,皆從人生變化提煉而來,於此則落葉與經書之間的關係大致明朗。但落葉未完成旅程就直接變成經書,顯然是「衝擊」及「頓悟」的發生使然;詩人早慧,或者是意欲藉著思索的工夫穿越「積累」之步驟,直達洞徹之處。第二組意象以「深邃之缽」比喻湖水,大湖滿盈,而缽為中空容器,以虛喻滿,中間有一個反轉的進程,湖水底下的深廣能夠蘊含大量生機,即為缽之功能的形上化,則虛與滿實為同象。第三組出現較強烈的動詞「割斷」,霧作為詩人的精神觸發點,將之動物化而飼以陽光,且是由天空割斷的,似乎暗示詩人的思索是直截與大化通觸,而非透過任何中介。

  最後一段頗受新聞台讀者稱讚,我也認為替整首詩作了極其有力且甚具點睛效果的收尾。億萬個夏季是一種時間極度擴張的說法,與永恆同義,「夏季」好像和寒鴉、大霧之類的意象不統一,但作為「焚燒」的對象,以及熱烈生命一路延展終至消逝的象徵,我以為還不算出位。而「說法」乃佛家用語,想是與第一段的佛法僧有呼應,夏季蟬鳴旺盛,聲調響度各異,彷彿紛然雜陳的各式義理,但詩人強烈表達了這些都不是「我的」說法,我的說法「只是靜」,「靜」是一種外在型態的描摹,也是精神姿勢的顯達與凝練,宛如楊牧說的「沉思與默想」,在眾聲喧嘩中單沽寂寞一味,在純粹的透視中「我」極小亦極大,正是創作者或冥想者於一地而接軌千載的思想力的開展。

  鯨向海這種毫無廢字的詩作,短而精悍,在形式和內在都達到均衡的狀態下,非常適合進行細讀的剖析;評論者在這裡應該扮演的,是受朦朧的意義與確切的美感雙重濡染,從而進行「擴張解讀」、「貼近挖掘」的角色,像一個盡職的折射體,釐析出作品的主觀情感與客觀形貌在讀者心中發酵後的光譜。通篇看來,我的詮釋似乎有些過度了,但面對這樣的好詩,我願意以此繁贅文字見證我被詩打開的過程。

2001/5/20

詩路管理員發表 | 詩評 |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