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者入口

分類彙整

月曆

5 月 2019
« 4 月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31  


分月彙整


搜尋


搜尋關鍵詞



文章列表

最近迴響

最近引用

推薦連結


RSS聯播:

Feed


NO 38 彙整

星期五, 1 月 19th, 2007

阿芒〈聽詩〉■評介者 鴻鴻

「滴落如銀色蜂蜜」
誰唸出記憶清澈美好的詩行
在樓下 讀詩中途聽到樓上 有人小便
多麼好啊,整個宇宙像褲子擦響
我被繫回了腰帶
◎詩人簡介
  阿芒,筆名,女詩人,職業為國小英語教師。詩作曾在《現在詩》及個人部落格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walkwoman 發表,著有詩集《on/off》。
◎評 析
  這首詩以一個簡單的情節,道出了詩人的詩觀與世界觀。
作者聽到有人讀詩,詩行中「銀色」「蜂蜜」都是珍貴的顏色、甜美的精華,代表文學與藝術從人世中提煉出的美好質素。
  然而聽到一半,情緒被打斷了:樓上有人小便。
  
  粗俗與雅致的對比,立刻生效。然而作者並沒有任何不快,反而豁然開朗,欣喜無限:宇宙、人生,本來就是由生理與心靈共同塑造。口中吐出的詩,與尿道排出的小便,都是世界不可或缺的一部份。詩如此珍美,但人亦不可能一天不排便。當作者聽詩同時,也聽到小便,這巨大的差距,彷彿整個宇宙的奧妙對她打開了。甚至,接下來詩不見了,她只聽到「褲子擦響」,並感覺自己「被繫回了腰帶」──也被繫回了現實。
  詩沒有現實,不能成立,不論現實是存在於詩的內容或它的對立面。但詩作為人生的反芻與再製品,不免是關於過去的(所以作者強調那是「記憶清澈美好」),而小便則提醒了我們現實的需要。阿芒準確地塑造出一個集中的場景,將兩個主題先後引介進來,再以她的反應為這種並置定調。「我被繫回了腰帶」既歌頌了現實,又是充滿詩意的神來一筆,怎不叫人為這雙重勝利,同樣呼出一聲「多麼好啊」!

詩路管理員發表 | NO 38 | 單篇網址 | 迴響(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