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者入口

分類彙整

月曆

9 月 2019
« 4 月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  


分月彙整


搜尋


搜尋關鍵詞



文章列表

最近迴響

最近引用

推薦連結


RSS聯播:

Feed


NO 35 彙整

星期二, 12月 26th, 2006

代橘〈賓果〉■評介者 余欣娟

於是我們決定賭一賭
拿長繭(註一)的春天下注
和平鴿(註二)從哪個方向起飛
又有哪座牆永遠保持中立
有些人懂得把鮮血加熱
穿過準星(註三)去觀察上帝
於是我們賭
一整排的死亡在沙塵中該向哪裡看齊
當履帶(註四)輾壞了無數個曙光(註五)
我們也只能賭
旗幟要插在哪個傷口
敵人是誰
一具骸骨(註六)揮舞惶恐的拳頭
又有幾架撒旦(註七)在暗中升空
以著火的油田下注
於是我們決定賭一賭
空襲警報之後
誰在賓果(註八)聲中歡呼
◎註 解
□註一 繭(ㄐ|ㄢˇ)l:蠶在變成蛹之前,吐絲結成白色或黃色的橢圓形物體。如:「蠶繭」、「吐絲成繭」、「抽絲剝繭」、「作繭自縛」。《禮記‧祭義》:「世婦卒蠶,奉繭以示于君。」這裡以長繭來形容春天,是指現在春天尚未來到,尚在醞釀,如蠶在繭中,等待生機。
□註二 和平鴿(ㄏㄜˊ ㄆ|ㄥˊ ㄍㄜ):象徵和平的鴿子。聖經創世紀指出,大地被洪水淹沒後,諾亞於方舟放出鴿子,當鴿子啣回一片橄欖葉時,諾亞即知洪水已退。後世遂以鴿子作為和平象徵。
□註三 準星(ㄓㄨㄣˇ ㄒ|ㄥ):槍炮口上端用來瞄準的星尖,與表尺、缺口配合,構成瞄準基線。
□註四 履帶(ㄌㄩˇ ㄉㄞˋ):套在車輪上的鋼質鏈帶。因履帶的著地面積較大,故能減輕車輛對地面單位面積的壓力;而履帶上的凸稜則可增加牽引能力,便於爬坡和在鬆軟不平的路面上行走。如裝甲車、坦克車、起重機等機械,均採用之。亦稱為「鏈軌」。
□註五 曙光(ㄕㄨˋ ㄍㄨㄤ):清晨大地初現的亮光。唐太宗〈除夜詩〉:「對此歡終宴,傾壺待曙光。」這裡比喻光明、希望。如:「這件事已透出一線曙光。」
□註六 骸骨(ㄏㄞˊ ㄍㄨˇ):骨的通稱,一般指屍骨。《儒林外史》第三十九回:「我本是湖廣人,而今把先君骸骨背到故鄉去歸葬。」
□註七 撒旦(ㄙㄚ ㄉㄢˋ):基督教中稱魔鬼為「撒旦」,原指反抗上帝而誘人犯罪的惡魔,他是善的仇敵,是上帝和人類的敵對者。為英語satan的音譯。或譯作「撒但」。
□註八 賓果(ㄅ|ㄣ ㄍㄨㄛˇ):一種美式遊戲。為英語bingo的音譯。由羅特(lotto) 轉化而來,遊戲規則為從袋中取出有號碼的牌子,放在有相當號碼的盤上,以先能排成一列或特定圖形者為優勝。這裡「賓果」是指「答對」了、「勝利」了。
◎詩人簡介
  代橘,本名賴興仕,網路匿名Elea、羊男,1971年生於台北。北市師範專科學校畢業。現職小學教師,《晨曦》網路詩刊編輯。1988年首度發表詩作〈觸覺〉於《現代詩》復刊第13期,作品散見《現代詩》、《創世紀》、《藍星》,1990年後停止投稿。近年開始投入網路文學,作品出現於各大BBS站以及網路個人站台。編有《詩路1999年詩選》,與須文蔚合編《網路新世紀:詩路2000年詩選》。
◎評 析
  這首詩是對戰爭與死亡進行生存之詰問,在種種恐懼害怕迫臨時,生命猶如一場賭注。
詩中所描寫的世界充滿了戰爭與死亡,沒有哪座牆永遠保持中立,都將各有傾靠,而產生不同立場。有了對立面,就容易產生利益衝突,便有爭端。有些人血氣方剛,嗜好殺獵,對天地無所忌憚,他通過手裡的槍瞄準上帝。坦克車的屢帶輾壞多少個晨光希望,世界彷彿慘澹無光,而春天仍長著繭尚未開展。在這暴力殘酷的亂世裡,詩人說「於是我們賭」,「我們也只能賭」,「我們決定賭一賭」,賭是唯一我們能夠選擇的──賭和平鴿從哪升起,賭哪方得勝利,賭對了就能活命。生命如遊戲般賭注。
  詩人使用殘酷的意象,破壞性的動詞,經營出黑色美學,韻律節奏強而有力,彷彿是一句又一句向我們逼問:「賭一賭」。我們亦是世界的一份子,在這仍有戰爭仍有恐懼的時代,藉由這首詩延伸思考,在這地球村裡,誰能在遍野殘骸裡獲得最終的勝利?誰能夠真正「賓果」歡呼?

詩路管理員發表 | NO 35 | 單篇網址 | 迴響(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