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者入口

分類彙整

月曆

12月 2018
« 4 月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31  


分月彙整


搜尋


搜尋關鍵詞



文章列表

最近迴響

最近引用

推薦連結


RSS聯播:

Feed


NO 33 彙整

星期五, 12月 15th, 2006

楊澤〈1976記事3〉■評介者 鴻鴻

越過我們靜默的前額,瑪麗安
我們把自己並放安置在夢的
無風水面。琉璃的水紋慢慢
牽動了近海湛藍的波影。帆影
優雅的天空我們忽而看見
一千隻潔白得沒有任何寓意的海鳥從昔日
我們眺望的燈塔飛航出去
飛航出去。一切事物
皆從我們肉體混亂的港口出發
一千隻潔白的海鳥,瑪麗安
曾象徵了一千種崇高的目的
而一千種崇高的目的,在碼頭熙攘的人群裡被證實
啊,源自同一個曖昧的動機。
瑪麗安,關於熙攘的人群曖昧的
動機請以海鳥無可解釋的潔白
解釋,支持我們的看法……
越過我們靜默的前額,瑪麗安
白晝是一個惡夢終將到來。
瑪麗安,你是否聽過12個王子被施咒變成12隻海鳥的故事?
12個王子因為巫婆的詛咒
祇有在夜裡才能恢復原形,12個王子
在憂鬱而不幸的氣候裡長途飛行
橫越他們故鄉的寒帶來到我們的溫帶定居。
在白樺樹林的後面,瑪麗安我曾與他們交談
他們溫和沈默,被隔離的靈魂裡閃爍著
啊,我對全人類感覺陰鬱的愛……
越過我們靜默的前額,瑪麗安
白晝是一個惡夢即將到來。
人群依舊,混亂依舊……
瑪麗安,在昔日眺望的燈塔
倘若我們再次看見一千隻潔白得沒有任何寓意的
海鳥飛航出去我們將無法辨認──
啊,那12隻溫和、沈默、被詛咒的海鳥……
◎詩人簡介
  楊澤,1954年生於嘉義,台大外文系畢業,美國普林斯頓大學東亞研究博士,八0年代曾任教於美國布朗大學比較文學系,現職中國時報人間副刊主任。出版有詩集《薔薇學派的誕生》、《彷彿在君父的城邦》、《人生不值得活的》。
◎評 析
  楊澤的詩承襲詩經國風的抒情傳統,一詠三歎,極富音樂性。本詩題目帶有作品編號,是楊澤帶有敘事風格的系列情詩之一。
  雖然他聲聲呼喚的瑪麗安,和羅智成的「寶寶」成為台灣現代詩最知名的情人代稱,但楊澤的情詩並非單為戀人而寫,而是以愛情做為論述的出發點,描摹青春年少對純潔愛情的依傍。但愛情的純潔並非建立在不涉肉欲(「一切事物/皆從我們肉體混亂的港口出發」),而是用來對比混亂的人世並展開抵抗。
  年少的壯志以華美的意象出現:「一千隻潔白的海鳥」,但白鳥所源自的動機卻被證實為並不純潔,詩人甚至不敢告訴我們那是什麼,而只以「曖昧」名之。然而,不論「白鳥」代表的是愛的藉口,還是潛意識性的征服慾望,這首詩已自此超越了情詩的格局,刺向詩人與世界的關係。詩人更用「白晝是一個惡夢終將到來」,反襯年輕的情人事實上是躲藏在安逸的暗夜之中,對人世的風暴或愛情未知的發展,只能充滿恐懼與臆想。
  在對世界的恐懼中,詩人又將自己認同於變成海鳥的12個王子,只有在暗夜才能具備王子的身份,當天明之後,又變成海鳥飛航出去,他擔心自己會跟所有人並無兩樣。
  22歲的詩人,一面懷抱美好的雄心壯志,一面卻已預見雄心壯志的庸俗性,擔心自己即將被同化。而他所能傾訴的,只有瑪麗安。對全人類的愛,陰鬱且疑慮重重;對瑪麗安的愛,卻寧定真切(帆影優雅的無風水面)。楊澤的情詩展現了年輕人面對未知世界的真實感觸,無怪乎能深深打動每一代騷動的心靈。

詩路管理員發表 | NO 33 | 單篇網址 | 迴響(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