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28 | 每週一詩

管理者入口

分類彙整

月曆

8 月 2018
« 4 月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31  


分月彙整


搜尋


搜尋關鍵詞



文章列表

最近迴響

最近引用

推薦連結


RSS聯播:

Feed


NO 28 彙整

星期五, 11月 10th, 2006

林婉瑜〈霧中〉■評介者 鴻鴻

落下以後
我才發現自己
是一片黃色的葉面
樹木垂萎以後
我才發現
自己是秋天
走錯了樓層
仍然可以
使用同一把鑰匙開門
開錯了房門
仍然熟練地
親吻床上的陌生人
朝向南走
冰河緩緩地化解
成水,沸騰
朝向西走
日頭不再
下落
那一日
我們的內部
全起了大霧
詩人從襯衫口袋取出
最深沈的暗喻
試圖擦去水氣
◎詩人簡介
  林婉瑜,1977年生,國立台北藝術大學戲劇系畢,主修劇本創作。作品曾入選《中華現代文學大系Ⅱ:詩卷》、「年度詩選」、《現在詩》、《譯叢》(Renditions)等中外刊物。曾獲時報文學獎、林榮三文學獎、優秀青年詩人獎、第一屆青年文學創作獎、「詩路」二○○○年年度詩人獎等。著有詩集《索愛練習》。
◎評 析
  這首詩表達人生的感悟。每一段的情節都有所連結,但也都有所轉化。
  
  第一段就先描述一種沮喪、寥落的心情,但詩人技巧地不直說自己的心情如同落葉,而是從一個動作開始吸引我們的注意──「落下」,然後才感到自己是不得不離開樹枝的枯葉。第二段持續經營秋風蕭瑟的氛圍,但話鋒一轉,自己的位置從被遺棄的角色(葉子)變成了主導悲劇的角色(秋天)。既是秋天也是葉子,暗示著自己就是造成自己被遺棄的原由。
  第三、四段另起一情境,走錯房間,仍然開得了門;進門之後,面對床上的陌生人,仍能若無其事地接吻。比前段的沮喪更糟的是,這顯示出對生活的麻木。門不一定是錯的,床上的人更不一定陌生,對環境失去情感、可有可無的,其實是自己的心。所以住在什麼地方毫無所謂,跟什麼人在一起也沒有差別。
  下一段希望以出走的方式改變現狀,但並不理想,新的困境繼續滋生──往南走,冰河融化沸騰,意味著心頭的冰溶解了,但卻轉而沸騰,過猶不及,讓人想再度轉身逃開。然後往西走,太陽卻顯得靜止不動了。夸父逐日的英雄豪情,在這一段裡變成讓人哭笑不得的無奈──作者並沒有賣力逐日,只是往西「走」,卻意外造成太陽無法落下的永恆凝固狀態。一個方向造成激烈改變,另一個方向卻造成永恆不變──歐買尬!到底能怎麼辦?
最後作者聲明,這一切不過是暗喻,只是人生遇到困境時,內在的混沌迷霧。做為詩人,只能把這些意象的迷霧撥開,讓我們清晰看見這種困境。雖仍然沒有出路,但至少能對自己的現狀,有種清明的認知。這,無非也就是詩──以及所有藝術──的任務:不在提供解答,而是誠實地面對真相,然後,讓每個人尋找自己的出口。
  一首排遣自身沮喪的詩,就在這最後一段行動(也就是「寫詩」)的自覺當中,成為藝術的宣言。將生命的不堪深刻地呈現出來,化為讀者可以共鳴的情境,這行動也就成了彼此的救贖。
  全詩自由地押著韻腳,讀者可以自行索尋,看看最後一段的平和情境,聲音幫了多大的忙。

詩路管理員發表 | NO 28 | 單篇網址 | 迴響(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