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者入口

分類彙整

月曆

3 月 2019
« 4 月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31


分月彙整


搜尋


搜尋關鍵詞



文章列表

最近迴響

最近引用

推薦連結


RSS聯播:

Feed


NO 20 彙整

星期六, 9 月 16th, 2006

鴻鴻〈風過隆達〉■評介者 余欣娟

從來不是憂傷的卡車
慢慢壓過轉彎的道路
從來不是憂傷的陰雲
低低將瓦屋蓋覆
一支禁止通行的路標矗(註一)著
不知主人是誰的一件美麗的衣衫
在陽台飄著
而乘載從來不是憂傷的風的
只有山坡上
曲曲折折的橄欖樹
只有我從不認識的少女
唱著我從未聽過的
憂傷的歌
消失在曲曲折折的小巷深處
※Ronda,西班牙南方小城,奧森‧威爾斯的骨灰灑在附近田野。
◎註解
□註一 矗(ㄔㄨˋ):動詞。向上高聳直立。唐‧舒元輿〈唐鄂州永興縣重巖寺碑〉銘:「釋宮斯闡,上矗星斗。」
◎詩人簡介
  鴻鴻,本名閻鴻亞,1964年10月23日生於台南。國立藝術學院戲劇系畢業。
  參加過「漢廣」詩社,於雲門舞集習舞。曾任《現代詩》主編、《表演藝術》雜誌編輯、舞臺劇導演、電影副導演、中時晚報記者。現為密獵者劇團的策畫、導演,快活羊電影工作室負責人。曾獲時報文學獎新詩首獎、聯合報文學獎新詩第一名、時報文學獎小說評審獎、國軍文藝金像獎、臺灣省文學獎評審獎。以《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獲金馬獎最佳原著劇本獎,首部編導影片《3橘之戀》於芝加哥影展獲國際影評人獎、南特影展獲最佳導演獎,《人間喜劇》獲新聞局優良電影劇本獎、南特影展觀眾票選最佳影片、阿曼馬斯喀特影展金匕首獎、以及法國維蘇影展開幕片。著有詩集《在回憶中回憶上一次旅行》、《黑暗中的音樂》、《與我無關的東西》,小說集《一尾寫小說的魚》,散文集《可行走的房子可吃的船》,劇本《如果在冬夜一個旅人》,譯有《課堂驚魂》,電影評論《跳舞之後天亮以前》,與月惠合編著《我暗戀的桃花源》。
◎評析
  這首詩是紀念葬在隆達的電影導演奧森‧威爾斯,向他以及他所導演的電影致敬,詩中有現實的風景也有與電影情節相呼應之處。
  隆達是西班牙南方的一座城鎮,地勢險峻,整座城隱身在山谷之中,有河谷、高地也有翠綠的山坡。但這首詩不純粹描寫隆達這個小城,而是向長存於這裡的電影導演奧森‧威爾斯致意。詩人鴻鴻同時也是位優秀的編劇、導演,他在這首詩末端附註:隆達,西班牙南方小城,奧森‧威爾斯的骨灰灑在附近田野。這個地方因為存在了這位令人可敬的導演,使一切有了風景之外的意義。奧森‧威爾斯所導演的「公民凱恩」(Citizen Kane,又譯大國民)1941年出品,被公認是世界電影史上的經典之作,他採用倒敘法和開放式處理故事,這創新的手法迥異於傳統電影的順序結構,被稱為是「現代電影史上的里程碑」。這部電影描述報紙業大亨「凱恩」的生命起伏,他看似順遂擁有一切,但卻像是失去一切的人,故事中與他糾葛很深的是他第二任妻子「蘇珊」,她的歌聲吸引了他,凱恩用大量的財富試圖捧紅蘇珊,卻讓蘇珊更痛苦,最後產生嚴重爭執,離婚收場。詩中那位「不認識的少女」哼著歌曲,彷彿是那屬於年輕,不屬於憂愁的蘇珊。
  「從來不是憂傷」的句法反覆疊唱,如風吹蔓延,從卡車、陰雨、山坡上的橄欖樹擴散開來,卻顯得無處不是淡淡的憂傷。這樣的情緒恰恰反映電影的主人公凱恩對自己一生的感觸,讓讀者在詩與電影之間相互撞擊,產生更寬廣的閱讀空間。

詩路管理員發表 | NO 20 | 單篇網址 | 迴響(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