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者入口

分類彙整

月曆

11月 2018
« 4 月    
 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2930  


分月彙整


搜尋


搜尋關鍵詞



文章列表

最近迴響

最近引用

推薦連結


RSS聯播:

Feed


NO 17 彙整

星期五, 8 月 25th, 2006

楊澤〈在臺北〉■評介者 鴻鴻

下午六點鐘的時候,在臺北,在八億國人的重圍裡,瑪麗安,我們的散步已變成不可能。一張張陌生的臉,我們的國人橫阻了你我的去路,緊閉著嘴唇,匆匆而行。瑪麗安,我幾次想帶你切斷噪音,抄我們過去常走的僻徑到達寧靜地帶,可是一切顯得多麼無助,我再也找不到那些小路的入口。我自認的無辜,讓我覺得我們已錯入了最敏感的政治地帶:叛變、行刺、暴動埋伏四周──以及最大量的生死最大量的流離,以及,革命與反革命的名下,一切都帶著血腥,血淋淋的,血的感覺……
但是瑪麗安,這只是我一時的幻覺;我們並非在大陸的核心,而是在它邊緣的廣大海面。下午九點鐘的時候,假如我們像城裡其他的人從一場好萊塢的新片出來,愛與和平仍然佔領西門町……
◎詩人簡介
  楊澤,1954年生於嘉義,台大外文系畢業,美國普林斯頓大學東亞研究博士,八0年代曾任教於美國布朗大學比較文學系,現職中國時報人間副刊主任。出版有詩集《薔薇學派的誕生》、《彷彿在君父的城邦》、《人生不值得活的》。
◎評析
  這首詩承續楊澤情詩的主題──與情人瑪麗安在世界中的冒險。楊澤筆下的臺北有許多變貌,有時是里奧、有時是馬賽或格拉納達、有時叫畢加島,但這首詩清清楚楚地標明「在臺北」。這裡當然有他必須論述的現實──在排山倒海湧來的重圍當中,他不可能與情人悠閒散步,也不可能躲開噪音,只能閉嘴,在四周暴動的血腥感覺當中疾行。
  楊澤以西門町人潮的擁擠經驗想像當時有八億人口的中國,對龐大的「國人」勢力深感恐慌,而自己有沒頂之虞。但是轉念一想,自己其實只是在邊緣,而且擁有自由開闊的「廣大海面」。這一念之轉,等於是從中國認同邁向島嶼邊緣發聲的立場激變。並幻想/祈望「愛與和平仍然佔領西門町」。「好萊塢的新片」一語雙關,既指娛樂的、happy ending的和平氣氛,也暗指台灣受美國文化強烈影響的體質。
  整首詩像篇短篇小說,實際發生的事件是跟情人去看一場電影,進場前和出場後的兩種心情,主題卻是對國族認同的劇烈變化。楊澤仍用他擅長的情詩語調跟瑪麗安傾訴,讓愛情仍然保有讓人安身立命以及做出正確抉擇的重要指標地位。刪節號「……」的運用,也延伸了讓人意猶未盡的抒情情懷。

詩路管理員發表 | NO 17 | 單篇網址 | 迴響(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