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者入口

分類彙整

月曆

11月 2018
« 4 月    
 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2930  


分月彙整


搜尋


搜尋關鍵詞



文章列表

最近迴響

最近引用

推薦連結


RSS聯播:

Feed


NO 03 彙整

星期二, 12月 27th, 2005

陳千武〈媽祖生〉■評介者 莫渝

蒼蠅一匹
停泊在媽祖的鼻子上
非常詫異地搓揉著手
睥睨神桌
那些無數付的牲禮
嗅嗅擠進來的
婦女們的脂粉味……
為甚麼點那麼多香枝
為甚麼燒那麼多金紙
非常詫異的搓揉著手
天這麼熱!
無秩序的紛擾
在廟的幽昏裡
動盪不停的獻媚
在人潮的妒忌裡
又牲禮又香枝又金紙
再膜拜再膜拜再膜拜
意圖吵醒神
獲得神的保佑……
天這麼熱!
蒼蠅一匹
逃避在媽祖的鼻子上
◎註 解
□註一 媽 祖:台灣民間信仰的海神,最多信徒的神明之一。俗家本名林默娘,成神後,敕封為「天后」、「天上聖母」、「天后娘娘」等,通稱「媽祖」。
□註二 媽祖生:這是閩南語(台語)的說法,即:媽祖生日。農曆三月二十三日為媽祖誕辰,俗稱「媽祖生」。各地,大多在此日前後,舉行隆重祭典,遶境遊行,稱為「迎媽祖」,家家戶戶業也有祀拜。
□註三 詫 異:驚奇,訝異。
□註四 搓 揉:用兩手相摩擦。
□註五 睥 睨:斜著眼看人,有看不起或不服氣的意思
□註六 牲 禮:牛、羊、豬等,平日飼養時叫「畜」,用為祭神時稱「牲」,
亦稱「牲禮」
□註七 香 枝:即「線香」,東方人祭拜時用的線香,其功效等同西方進教堂時的蠟燭。
□註八 金 紙:即「冥紙」、「冥幣」。往生者在陰間冥府通用的紙鈔。
◎詩人簡介
陳千武,本名陳武雄,另有筆名桓夫。1922年5月1日生出於南投縣名間鄉。日治時期台中一中畢業,戰後,在林務機關工作,再轉入台中市政府,1976年創立台中市文化中心擔任主任(後改文英館),1987年從文化中心文英館長職退休。中學時即從事日文寫作,有家藏詩集兩冊,戰後學習中文,展開詩、小說、文學評論、兒童文學與翻譯等文學生涯。1965年,與一群台籍詩人創辦「笠」詩社,發行《笠》詩刊。著有詩集《密林詩抄》(1965年)、《野鹿》(1969年)、《媽祖的纏足》(1974年)、《愛的書籤》(1988年)、《月出的風景》(1993年)、《陳千武精選詩集》(2000年)等,另有翻譯成日文、韓文的詩選集;小說《獵女犯》(1984年);評論《現代詩淺說》(1979年)、《台灣新詩論集》(1997年)等;翻譯《日本現代詩選》(1965年)、《韓國現代詩選》(1975年)、《華麗島詩集》日譯版、《台灣現代詩集》日譯版、《亞洲現代詩集》1~6集等。2003年8月由台中市文化局出版《陳千武詩全集》12冊(陳明台主編)。
陳千武先生是台灣新詩史的重要參與者和建構者之一。
◎評 析
本詩選自詩集《不眠的眼》,最初發表於《葡萄園》詩刊25期,1968年9月;曾收進幾冊選集內,為陳千武代表詩作之一。
農曆3月23日是媽祖生日,這天,信徒與居民都準備香燭金紙攜帶豐盛牲禮到媽祖廟(或天后宮。慈裕宮等)祭拜。時節已暮春近夏,天氣悶熱,祭拜人群在祭典廣場來回走動,顯得非常擁擠,婦女們大都上妝,散發或濃或淡的胭脂味。這場喜慶般的熱鬧,詩人卻把主角擺在一隻蒼蠅。
  詩開頭「蒼蠅一匹/停泊在媽祖的鼻子上/非常詫異地搓揉著手/睥睨神桌」。計數蒼蠅,習慣用「一隻」,因其體積小,詩人卻用「一匹」,把蒼蠅等同馬看待,一方面提高蒼蠅的噸位份量,也顯示尊貴。重量級的一匹蒼蠅,「停泊在媽祖的鼻子上」,真是「太歲頭上動土」(意即:故意在沖犯太歲的方位大掘其土)。小蒼蠅戲弄大媽祖,還搓揉著手,斜眼瞧瞧神桌上的牲禮,真是不把受尊崇的神明放在眼裡,也無屑這麼隆重的日子――媽祖生日。
  「睥睨」之後,還「嗅嗅擠進來的/婦女們的脂粉味……」,真是過分,暗中親近女色。且一再「非常詫異的搓揉著手」感到疑惑,連續幾個「為甚麼」。末了,悟出那些動作的目的「意圖吵醒神/獲得神的保佑……」。結尾:「天這麼熱/蒼蠅一匹/逃避在媽祖的鼻子上」看來,蒼蠅是躲熱找處陰涼。
  媽祖原本是民間的保護神,民眾信仰的支柱;詩人卻從庶民的立場,把蒼蠅當作眾生的一份子,將之擬人化,並賦予「角色對換」。一向高高在上的媽祖,儘管顯貴,仍受到揶揄、嘲諷。因而,在詩裡,媽祖卻成了批判的對象、反抗的目標。
  陳千武寫過十餘首以媽祖為題及內容的詩,大都將祂移架,離開神桌(離開權力,拉低威嚴),予以批判。這首1968年的〈媽祖生〉,具強烈諷刺與尖銳批判現實,是批判威權的一記猛喝。1969年長108行的〈媽祖祭典〉,含蓋面更廣,上自縣太爺,下至市井百姓,全都冀望「被薰香燻黑了臉的媽祖」保佑他們各種平安,「財富平安欲望平安妻妾一堂平安」,詩人認定這項祭典儀式是「傳遞神話/讓孩子們察覺恐怖的遊魂世界」,祭神是極端的迷信與守舊,日積月累,「毒蕈的廟宇仍然那麼艷麗」,仍然是大眾的神,已經登上神座,就永遠是神了。1970年的〈恕我冒昧〉一詩,直言〈媽祖喲/坐了那麼久 的腳/在歷史的檀木座上/早已麻木了吧〉,進而建議應該把位置「讓給年輕的姑娘吧」。如果進一步隱喻,就可能涉及社會與政治的意義了,如「新陳代謝」、「世代交替」等。

詩路管理員發表 | NO 03 | 單篇網址 | 迴響(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