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者入口

分類彙整

月曆

1 月 2007
« 12月   4 月 »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31  


分月彙整


搜尋


搜尋關鍵詞



文章列表

最近迴響

最近引用

推薦連結


RSS聯播:

Feed


« 陳千武〈海峽〉■評介者 莫渝 | 回到主頁面 | 阿芒〈聽詩〉■評介者 鴻鴻 »

1 月 12, 2007 at 9:45 am

黃粱〈我的靈魂,我的肉體〉■評介者 鴻鴻

螺旋而上的高塔
塔尖,我的靈魂,孩子
你是多麼快樂

背負孩子的脊梁
傴僂(註一),我的肉體,父親
你是多麼疲憊

今夜可口鬆甜
嬰兒的哭聲
夜之蛋糕上的蜂蜜

◎註 解
註一 傴僂(ㄩˇ ㄌㄡˊ):背脊彎曲的病。

◎詩人簡介
  黃粱,本名黃漢銓,1958年生。曾長期隱修寫作,後創立青銅詩學會,在紫藤廬舉辦系列研討。主編有唐山版【大陸先鋒詩叢】十卷,率先引介大陸當代重要詩人詩作。著有詩論《想像的對話》、詩集《瀝青與蜂蜜》。

◎評 析
  本詩前兩段將靈魂比喻為孩子,肉體比喻為背負孩子的父親。肉體被靈魂壓彎了背,讓靈魂可以享受身在高處的快樂。

  在這永恆的分裂、悲劇性的剖析之後,第三段突然跳脫出前兩段的感嘆,如歌聲一般呈現一段悠揚的旋律──嬰兒的哭聲。詩中描寫夜晚像一塊可口的蛋糕。夜晚,讓疲憊的肉體得以休息,分享一點靈魂的快樂。嬰兒的哭聲意味著快樂的靈魂永遠像一個新生兒,也是人類希望之所寄。哭聲通常令人傷感,唯有嬰兒的哭會給人帶來生之喜悅,讓人屏息細聽。哭聲所含帶悲喜交集的複雜感受,軟化了肉體與靈魂的鮮明對立。詩人特別強調夜晚,則暗示了未來的光明。

  這些寓意作者並未明講,但是意象上的呈現,讓讀者被提醒人生的辛苦之後,彷彿也嚐到一口鬆甜的蛋糕。這首詩為我們每個人肩上背負的重擔,提供了些許慰安。

詩路管理員發表 | NO 37 |



有 4 筆迴響

  1. 右京藍道生 回應:
    5 月 22nd, 2007 at 10:59 pm

    那麼[螺旋而上的高塔]又是什麼呢
    孩子(靈魂)在塔尖上
    看來高塔是負載著孩子的父親(肉體)了
    但是為何是螺旋而上的呢

    今夜鬆甜,嬰兒哭泣
    靈魂是否貪食著夜的可口…..

  2. 右京藍道生 回應:
    5 月 22nd, 2007 at 10:59 pm

    那麼[螺旋而上的高塔]又是什麼呢
    孩子(靈魂)在塔尖上
    看來高塔是負載著孩子的父親(肉體)了
    但是為何是螺旋而上的呢

    今夜鬆甜,嬰兒哭泣
    靈魂是否貪食著夜的可口…..

  3. 种雪 回應:
    4 月 11th, 2010 at 6:36 pm

    追求纯粹精神生活者遭遇现实生活时,能在肉体的痛苦中享受到极大的快感,而浅薄的精神至上者常常哀叹,精神追求容易,现实生活难难难。遁于黑夜还是一种比较务实的态度,中国人没几个敢拥抱死亡的吧,所以离宗教教远,甚至能把宗教拉下高塔为现世服务,古者有禅宗,今者有人间佛教。

  4. 巧妙 回應:
    11月 17th, 2010 at 8:21 pm

    謝謝 精彩的評論
    謝謝您們的分享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