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者入口

分類彙整

月曆

11月 2006
« 10月   12月 »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  


分月彙整


搜尋


搜尋關鍵詞



文章列表

最近迴響

最近引用

推薦連結


RSS聯播:

Feed


11月 24th, 2006 彙整

星期五, 11月 24th, 2006

路寒袖〈五分車〉■評介者 莫渝

小小的五分車上
成綑成綑的甘蔗
堆得高比天
即使舉起全線通行的旗號
仍然不時絆倒出遊的雲彩
我童年唯一的零食
坐著五分車到處旅行
糖和油菜花混合的香味
飄過原野,迷惑了麻雀
緩緩傳進學校的每一扇窗
放學後,我常到鐵道旁等待
遠方五分車駕著風前來
偷偷抽一根,像拉開貧窮的門閂
苦澀的皮是父親的汗漬
甜膩的汁是我未長大的夢
◎註 解
□註一 五分車:日本統治台灣時,為發展製糖業,在蔗田與製糖廠間舖設鐵軌,以運送成熟採收的大量甘蔗。火車鐵軌兩道之間的距離,國際標準(寬軌)是143.5 公分,台鐵為窄軌106.7公分,而運糖的軌距76.2公分,只合標準軌距的一半,因而稱作「五分車」(將五分意指軌距五分,有誤)。因為軌距小,火車頭(機車)、車廂、車皮同樣小,就成了俗稱「小火車」。高雄橋仔頭糖廠是最早成立的製糖廠(1900年)和興建五分車的專用鐵路。在1999年6月20日駛吃出最後一班小火車後結束將近一世紀的營運。甘蔗園、製糖廠、五分車,三者組成共存結構。
□註二 成 綑:將物品(如甘蔗)拴綁成一束,方便提拿。「綑」,同「捆」字。
□註三 甘 蔗:禾本科,多年生草本植物。莖有節像竹子,較粗且實心,含有大量甘甜水分,可生食(需吐渣)解渴,是世界性製糖主要原料。依中醫藥的功能,甘蔗有解熱止渴之效。甘蔗原產於熱帶地區,台灣適合種植,日治時期大量推廣種植,台中以南的彰化、雲林、嘉義及台南等沖積平原,農作物不是蔗園就是稻田,形成台灣特殊景觀;甘蔗也順勢成為台灣庶民生活的部份,一般人婚姻喜慶幾乎都用甘蔗取代傳統的竹子,取其貞節、分寸及有始有終的象徵含意。
□註四 旗 號:旗子與號誌。本詩指進站出站時火車興行駛的心信號。
□註五 雲 彩:天空上移動的雲。徐志摩詩〈再別康橋〉:「我輕鬆的招手╱作別西天的雲彩」。
□註六 零 食:正餐之外,零碎的口糧,如餅乾、糖果、甜點等。
□註七 糖 :用甘蔗、甜菜、麥製成,味道甘甜。用甘蔗製成的蔗糖,曾經是台灣外銷三大農產品之一,另二種為稻米、甘藷。
□註八 油菜花:有機綠肥作物;農村稻子秋收後,為了讓土地增肥,而種植的短期植物。取其花結果後的種籽搾油,可製成茶子油。油菜花列入台灣十二月花語中的二月花,也是花期最長者,約在11月至隔年3月。農業轉型後,金黃色的油菜花田,成了亮麗的觀光景點,可以媲美日本的薰衣草、荷蘭的鬱金香花。另有俗語「油菜花黃,精神發狂。」係指精神病患者易在春暖花開時(2月間)復發。
□註九 迷 惑:使人迷糊不明。自己心神無法自己。
□註十 門 閂:可以將門拴珠住的橫木或橫鐵條。由門內鎖門的方式。
□註十一 苦 澀:味道不甜、不好吞嚥。本詩比喻辛酸難過的心情。
□註十二 汗 漬:汗水風乾或晒乾後,留下的班污點。
□註十三 甜 膩:過分甘甜而有厭煩;「膩」,糾纏惹人討厭。依文意,本詩的「甜膩」,僅指:非常甘甜,卻無厭膩。
◎詩人簡介
  路寒袖,本名王志誠,1958年4月14日出生,台中縣大甲鎮人。先後畢業於台中一中、東吳大學中國文學系。曾任高職教師、中國時報人間副刊撰述委員、《台灣日報˙副刊》主編、《台灣日報˙副刊》副總編輯,目前擔任文化總會副秘書長、高雄市文化局局長(2005年7月起)。1975年開始文學創作,1982年創辦《漢廣詩刊》,1991年起致力於台語文學寫作。曾獲賴和文學獎。著有詩集《早,寒》(1991年)、《夢的攝影機》(1993年)、《我的父親是火車司機》(1997、2005年)等,台語詩集《春天的花蕊》(2001年)、《路寒袖台語詩選》(2002年);散文集《憂鬱三千公尺》(1992、2003年);主編多冊詩文集,如《公開的情書》(1994年)等。
◎評 析
本詩選自詩集《我的父親是火車司機》,刊登《中國時報•人間副刊》1990年8月4日。
  日治時期的「五分車」,原本只是蔗園到製糖廠沿線運載甘蔗的交通工具,隨著局勢改變,日本戰敗,退出並轉讓殖民主的權威,新的經營機構――台灣糖業公司(1946年5月成立)――在管理上也許沒有日本的嚴苛,加上當時(1950、60年代)大眾與自用交通工具不普及,「五分車」兼擔起客運任務,尤其是沿線上下學的孩童青少年,都有搭乘的經驗。1970年代以後,台灣糖業由外銷轉為輸入,台糖公司業務逐漸沒落,這項交通工具也跟著日漸萎縮,約至世紀末終於停駛,台灣糖業公司由專業製糖轉型其他營業方式。其中「五分車懷舊之旅」,藉搭乘由蔗廂車改造的觀光小火車,彷彿進入時光隧道,進行一場懷念、親切與甜蜜的追記,並欣賞沿途路旁的鄉土風光,兼具教學、休閒、懷古等意味。
  對「五分車」的感情,留存於曾經搭乘者的記憶,在新世紀獲得復甦。作者曾經是「五分車」受惠的小乘客,本詩即為經驗的回憶。全詩分三段,首段言五分車的功能:運載甘蔗。作者運用對比和夸飾的技巧,強化印象。小小的五分車上載著高比天的甘蔗堆;五分車不是客運車,沒有舒適的車廂,它是無車頂的蔗廂車,再堆放「成綑成綑的甘蔗」時,一則暗示甘蔗盛產,一則求省時,往往超載,因而越過廂頂。另一方面,孩子的眼光也會有大小比例的誤差,這樣的印象永留難滅。高比天的甘蔗堆「絆倒出遊的雲彩」,雖是誇張,不失為孩童「大者越大」的印象講法。
  第二、三段,是作者童年的「五分車」經驗。第二段,因為有(不論大小)火車的搭乘,原本枯燥的上學,彷彿出外旅行般新奇興奮。作者童年時期,約1960年代的台灣,物資不豐富,大人允許的孩子零食自然不多,作者或化物質為精神,求得「到處旅行」勝過取得口福。「五分車」沿線盡是蔗園與田園,散發原野的香味,也讓作者小小心靈將「唯一的零食」(精神食糧)帶進校園。第二段著眼筆於勸全景,第三段則偏重個人的小景:偷甘蔗織美夢。前一段,提到「唯一的零食」,較真實的說法是「啃甘蔗」,甘蔗的由來卻是從五分車上「偷偷抽一根」。嚴格講,偷的行為不對,因「貧窮」而偷,應該禁止且以為戒。末二行「苦澀的皮是父親的汗漬╱甜膩的汁是我未長大的夢」,將父親的汗漬和自己的夢,互相搭配,使得本詩添加親情與成長的成分。

詩路管理員發表 | NO 30 | 單篇網址 | 迴響(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