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者入口

分類彙整

月曆

11月 2006
« 10月   12月 »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  


分月彙整


搜尋


搜尋關鍵詞



文章列表

最近迴響

最近引用

推薦連結


RSS聯播:

Feed


11月, 2006 彙整

星期五, 11月 24th, 2006

路寒袖〈五分車〉■評介者 莫渝

小小的五分車上
成綑成綑的甘蔗
堆得高比天
即使舉起全線通行的旗號
仍然不時絆倒出遊的雲彩
我童年唯一的零食
坐著五分車到處旅行
糖和油菜花混合的香味
飄過原野,迷惑了麻雀
緩緩傳進學校的每一扇窗
放學後,我常到鐵道旁等待
遠方五分車駕著風前來
偷偷抽一根,像拉開貧窮的門閂
苦澀的皮是父親的汗漬
甜膩的汁是我未長大的夢
◎註 解
□註一 五分車:日本統治台灣時,為發展製糖業,在蔗田與製糖廠間舖設鐵軌,以運送成熟採收的大量甘蔗。火車鐵軌兩道之間的距離,國際標準(寬軌)是143.5 公分,台鐵為窄軌106.7公分,而運糖的軌距76.2公分,只合標準軌距的一半,因而稱作「五分車」(將五分意指軌距五分,有誤)。因為軌距小,火車頭(機車)、車廂、車皮同樣小,就成了俗稱「小火車」。高雄橋仔頭糖廠是最早成立的製糖廠(1900年)和興建五分車的專用鐵路。在1999年6月20日駛吃出最後一班小火車後結束將近一世紀的營運。甘蔗園、製糖廠、五分車,三者組成共存結構。
□註二 成 綑:將物品(如甘蔗)拴綁成一束,方便提拿。「綑」,同「捆」字。
□註三 甘 蔗:禾本科,多年生草本植物。莖有節像竹子,較粗且實心,含有大量甘甜水分,可生食(需吐渣)解渴,是世界性製糖主要原料。依中醫藥的功能,甘蔗有解熱止渴之效。甘蔗原產於熱帶地區,台灣適合種植,日治時期大量推廣種植,台中以南的彰化、雲林、嘉義及台南等沖積平原,農作物不是蔗園就是稻田,形成台灣特殊景觀;甘蔗也順勢成為台灣庶民生活的部份,一般人婚姻喜慶幾乎都用甘蔗取代傳統的竹子,取其貞節、分寸及有始有終的象徵含意。
□註四 旗 號:旗子與號誌。本詩指進站出站時火車興行駛的心信號。
□註五 雲 彩:天空上移動的雲。徐志摩詩〈再別康橋〉:「我輕鬆的招手╱作別西天的雲彩」。
□註六 零 食:正餐之外,零碎的口糧,如餅乾、糖果、甜點等。
□註七 糖 :用甘蔗、甜菜、麥製成,味道甘甜。用甘蔗製成的蔗糖,曾經是台灣外銷三大農產品之一,另二種為稻米、甘藷。
□註八 油菜花:有機綠肥作物;農村稻子秋收後,為了讓土地增肥,而種植的短期植物。取其花結果後的種籽搾油,可製成茶子油。油菜花列入台灣十二月花語中的二月花,也是花期最長者,約在11月至隔年3月。農業轉型後,金黃色的油菜花田,成了亮麗的觀光景點,可以媲美日本的薰衣草、荷蘭的鬱金香花。另有俗語「油菜花黃,精神發狂。」係指精神病患者易在春暖花開時(2月間)復發。
□註九 迷 惑:使人迷糊不明。自己心神無法自己。
□註十 門 閂:可以將門拴珠住的橫木或橫鐵條。由門內鎖門的方式。
□註十一 苦 澀:味道不甜、不好吞嚥。本詩比喻辛酸難過的心情。
□註十二 汗 漬:汗水風乾或晒乾後,留下的班污點。
□註十三 甜 膩:過分甘甜而有厭煩;「膩」,糾纏惹人討厭。依文意,本詩的「甜膩」,僅指:非常甘甜,卻無厭膩。
◎詩人簡介
  路寒袖,本名王志誠,1958年4月14日出生,台中縣大甲鎮人。先後畢業於台中一中、東吳大學中國文學系。曾任高職教師、中國時報人間副刊撰述委員、《台灣日報˙副刊》主編、《台灣日報˙副刊》副總編輯,目前擔任文化總會副秘書長、高雄市文化局局長(2005年7月起)。1975年開始文學創作,1982年創辦《漢廣詩刊》,1991年起致力於台語文學寫作。曾獲賴和文學獎。著有詩集《早,寒》(1991年)、《夢的攝影機》(1993年)、《我的父親是火車司機》(1997、2005年)等,台語詩集《春天的花蕊》(2001年)、《路寒袖台語詩選》(2002年);散文集《憂鬱三千公尺》(1992、2003年);主編多冊詩文集,如《公開的情書》(1994年)等。
◎評 析
本詩選自詩集《我的父親是火車司機》,刊登《中國時報•人間副刊》1990年8月4日。
  日治時期的「五分車」,原本只是蔗園到製糖廠沿線運載甘蔗的交通工具,隨著局勢改變,日本戰敗,退出並轉讓殖民主的權威,新的經營機構――台灣糖業公司(1946年5月成立)――在管理上也許沒有日本的嚴苛,加上當時(1950、60年代)大眾與自用交通工具不普及,「五分車」兼擔起客運任務,尤其是沿線上下學的孩童青少年,都有搭乘的經驗。1970年代以後,台灣糖業由外銷轉為輸入,台糖公司業務逐漸沒落,這項交通工具也跟著日漸萎縮,約至世紀末終於停駛,台灣糖業公司由專業製糖轉型其他營業方式。其中「五分車懷舊之旅」,藉搭乘由蔗廂車改造的觀光小火車,彷彿進入時光隧道,進行一場懷念、親切與甜蜜的追記,並欣賞沿途路旁的鄉土風光,兼具教學、休閒、懷古等意味。
  對「五分車」的感情,留存於曾經搭乘者的記憶,在新世紀獲得復甦。作者曾經是「五分車」受惠的小乘客,本詩即為經驗的回憶。全詩分三段,首段言五分車的功能:運載甘蔗。作者運用對比和夸飾的技巧,強化印象。小小的五分車上載著高比天的甘蔗堆;五分車不是客運車,沒有舒適的車廂,它是無車頂的蔗廂車,再堆放「成綑成綑的甘蔗」時,一則暗示甘蔗盛產,一則求省時,往往超載,因而越過廂頂。另一方面,孩子的眼光也會有大小比例的誤差,這樣的印象永留難滅。高比天的甘蔗堆「絆倒出遊的雲彩」,雖是誇張,不失為孩童「大者越大」的印象講法。
  第二、三段,是作者童年的「五分車」經驗。第二段,因為有(不論大小)火車的搭乘,原本枯燥的上學,彷彿出外旅行般新奇興奮。作者童年時期,約1960年代的台灣,物資不豐富,大人允許的孩子零食自然不多,作者或化物質為精神,求得「到處旅行」勝過取得口福。「五分車」沿線盡是蔗園與田園,散發原野的香味,也讓作者小小心靈將「唯一的零食」(精神食糧)帶進校園。第二段著眼筆於勸全景,第三段則偏重個人的小景:偷甘蔗織美夢。前一段,提到「唯一的零食」,較真實的說法是「啃甘蔗」,甘蔗的由來卻是從五分車上「偷偷抽一根」。嚴格講,偷的行為不對,因「貧窮」而偷,應該禁止且以為戒。末二行「苦澀的皮是父親的汗漬╱甜膩的汁是我未長大的夢」,將父親的汗漬和自己的夢,互相搭配,使得本詩添加親情與成長的成分。

詩路管理員發表 | NO 30 | 單篇網址 | 迴響(0)

星期五, 11月 17th, 2006

辛鬱〈臉的變奏〉■評介者 余欣娟

這是張將軍的臉
將軍的臉給血浸過
這是張少女的臉
少女的臉給花香過
這是張給刀戳(註一)過給火灼過給風掃過給雨濕過
蒙上淡淡的月色卻總不溫暖起來的畸人(註二)的臉
薄薄的一張
皺皺的一張
鼠嚙的一張
蟲蝕的一張
是萎著的盆栽也是裂著的牆垣(註三)
是銹著的金屬也是腐著的纖維(註四)
這失血的一張
臉有無數條小河
讓時間過渡成漂流
用舌舔著
用牙咬著
用眼注視了又注視
用鼻嗅聞著又嗅聞
在所有的時間中
為某種熟悉而又不知置於何處的
氣息 這臉是旋著旋著的一個陀螺
何年何月
何時何刻
這臉曾是大大的一張
       嫩葉
這臉曾是圓圓的一個
       月亮
如今是一個洩氣的球
讓時間踢來
   踢去
這臉臉臉臉臉的重疊
在煙的無去向的旅程中
自焚
冷冷的石膏像
無憂慮的木彫
時間溶劑傾瀉著如許的悲哀
而這哭過也笑過的臉
仍如此轉動眼珠
在眾生的排山倒海的酣聲中
代替耳朵去搜索一種聲音
 只不知明天是不是花季
◎註 解
□註一 戳(ㄔㄨㄛ):動詞。以物體的尖端觸刺。如:「戳個洞」、「戳破」。
□註二 畸(ㄐ| ㄖㄣˊ):奇異而不合時俗的人。《莊子‧大宗師》:「畸人者,畸於人而侔於天。」
□註三 牆垣(ㄑ|ㄤˊ ㄩㄢˊ):牆壁。如:「小學生在學校四周的牆垣上畫圖,以美化校園環境。」
□註四 纖維(ㄒ|ㄢ ㄨㄟˊ):一種天然的或是人造的細絲,韌性很強。如植物纖維的棉、麻,動物纖維的蠶絲、羊毛,人造纖維的尼龍等。
◎詩人簡介
  辛鬱,本名宓世森,另有筆名雪舫、古渡、白步、白涉、向彌、丁望、經楓、盛乃承,別號冷公。1933年06月13日生於浙江杭州。中學肄業,1948年逃家從軍,1950年中隨軍來台。1956年加入「現代派」詩社。曾任《前衛》月刊編委、《人與社會》雜誌主編,《十月》出版社總編輯、《國中生》月刊社社長兼總編輯、
  《科學月刊》社務委員兼經理。1972年任《創世紀》編委至今。現為國軍詩歌研究會召集人。曾獲中國文藝協會文藝獎章、國軍新文藝長詩金像獎、中山文藝獎新詩獎、警總文藝獎詩歌金環獎。著有詩集《軍曹手記》、《因海之死》、《豹》、《在那張冷臉背後》、《辛鬱‧世紀詩選》,小說集《不是駝鳥》、《未終曲》、《地下火》、《我給那白痴一塊錢》、《龍變》、《鏡子》,散文集《找鑰匙》、《演出的我》。
◎評 析
  這首詩表面描寫一張張不同的臉,實際上是以此來書寫時間的消散以及對生命的深層體悟。
  詩的開頭寫著將軍的臉給血浸過,少女的臉給花香過,而給刀戳火灼過的畸人有張總不溫暖起來的臉,但這一張張不同的臉,不論原本是什麼樣子,不論風霜不論甜美都將萎縮腐敗。時間在他們的臉上如流水不捨晝夜逝去。時間到底是什麼樣的東西?如何在臉上刻下變化?詩人用舌舔,用牙咬,用眼注視,用鼻嗅聞自己這張臉,最後他說「為某種熟悉而又不知置於何處的氣息」,既是熟悉又陌生的氣息,時間的消散與運走是種氣息,只可感覺無法捉摸。而這臉是被時間旋轉不停的陀螺,無法停止改變。每張臉都曾經是飽滿圓潤充滿生氣,而今卻是乾癟乏力,生命最終將走向衰敗而消失。最後一段,詩人卻對於生命對於歲月轉向思考,如果是冷冷的石膏像、無憂慮的木彫呢?時間不會在他們身上留下軌跡,但他們卻不具備生命意義。我們這哭過笑過的血肉擁有情感,仍可以轉動眼珠,去看世界去感知世界。
  眾人沉睡之際,詩人用眼睛搜索聲音,發揮「通感」,捕捉世界的千姿百態,為萬物命名。句末情緒轉為輕快,詩人拋下一句「只不知明天是不是花季?」泰然自若地的幽默態度,豐富了我們對時間對生命多層次的體會。

詩路管理員發表 | NO 29 | 單篇網址 | 迴響(0)

星期五, 11月 10th, 2006

林婉瑜〈霧中〉■評介者 鴻鴻

落下以後
我才發現自己
是一片黃色的葉面
樹木垂萎以後
我才發現
自己是秋天
走錯了樓層
仍然可以
使用同一把鑰匙開門
開錯了房門
仍然熟練地
親吻床上的陌生人
朝向南走
冰河緩緩地化解
成水,沸騰
朝向西走
日頭不再
下落
那一日
我們的內部
全起了大霧
詩人從襯衫口袋取出
最深沈的暗喻
試圖擦去水氣
◎詩人簡介
  林婉瑜,1977年生,國立台北藝術大學戲劇系畢,主修劇本創作。作品曾入選《中華現代文學大系Ⅱ:詩卷》、「年度詩選」、《現在詩》、《譯叢》(Renditions)等中外刊物。曾獲時報文學獎、林榮三文學獎、優秀青年詩人獎、第一屆青年文學創作獎、「詩路」二○○○年年度詩人獎等。著有詩集《索愛練習》。
◎評 析
  這首詩表達人生的感悟。每一段的情節都有所連結,但也都有所轉化。
  
  第一段就先描述一種沮喪、寥落的心情,但詩人技巧地不直說自己的心情如同落葉,而是從一個動作開始吸引我們的注意──「落下」,然後才感到自己是不得不離開樹枝的枯葉。第二段持續經營秋風蕭瑟的氛圍,但話鋒一轉,自己的位置從被遺棄的角色(葉子)變成了主導悲劇的角色(秋天)。既是秋天也是葉子,暗示著自己就是造成自己被遺棄的原由。
  第三、四段另起一情境,走錯房間,仍然開得了門;進門之後,面對床上的陌生人,仍能若無其事地接吻。比前段的沮喪更糟的是,這顯示出對生活的麻木。門不一定是錯的,床上的人更不一定陌生,對環境失去情感、可有可無的,其實是自己的心。所以住在什麼地方毫無所謂,跟什麼人在一起也沒有差別。
  下一段希望以出走的方式改變現狀,但並不理想,新的困境繼續滋生──往南走,冰河融化沸騰,意味著心頭的冰溶解了,但卻轉而沸騰,過猶不及,讓人想再度轉身逃開。然後往西走,太陽卻顯得靜止不動了。夸父逐日的英雄豪情,在這一段裡變成讓人哭笑不得的無奈──作者並沒有賣力逐日,只是往西「走」,卻意外造成太陽無法落下的永恆凝固狀態。一個方向造成激烈改變,另一個方向卻造成永恆不變──歐買尬!到底能怎麼辦?
最後作者聲明,這一切不過是暗喻,只是人生遇到困境時,內在的混沌迷霧。做為詩人,只能把這些意象的迷霧撥開,讓我們清晰看見這種困境。雖仍然沒有出路,但至少能對自己的現狀,有種清明的認知。這,無非也就是詩──以及所有藝術──的任務:不在提供解答,而是誠實地面對真相,然後,讓每個人尋找自己的出口。
  一首排遣自身沮喪的詩,就在這最後一段行動(也就是「寫詩」)的自覺當中,成為藝術的宣言。將生命的不堪深刻地呈現出來,化為讀者可以共鳴的情境,這行動也就成了彼此的救贖。
  全詩自由地押著韻腳,讀者可以自行索尋,看看最後一段的平和情境,聲音幫了多大的忙。

詩路管理員發表 | NO 28 | 單篇網址 | 迴響(0)

星期五, 11月 3rd, 2006

林燿德〈革命罐頭〉■評介者 莫渝

據大俄羅斯百科全書解釋,革命罐頭採取真空包裝。
革命罐頭不受關稅與非關稅壁壘限制,
便宜傾銷,樣品隨時備索。
這些輕盈而空無一物的真空罐頭,上頭的標籤:
不論是波斯教主的白髯牌、「人權運動」的拳頭圖樣、格達飛的
墨鏡商標、法蘭西共黨的三M旗號、白色亞美利堅的三K包裝,
都脫胎自同一株意識型態的變葉木。
不論是那一種廠牌:
仇恨,是革命罐頭唯一的開罐器。
並且,請你在開罐以後,
將自己的鮮血傾倒在
這輕盈而空無一物的鐵罐裡。
◎註 解
□註一 革 命:在政治、經濟或社會等方面,做順乎天,應乎人的政權轉移。有時採激烈
手段,造成敵對者互相殘殺、戰爭的流血,勝者稱王敗者為寇。
□註二 罐 頭:將食品裝進由馬口鐵製成的罐子,抽去空氣密封起來,經久不壞。
□註三 百科全書: 18世紀以法國著名文學家、哲學家狄德羅(Denis Diderot, 1713-1784)為首的一群學者,共同撰寫全稱為《百科全書,或科學、藝術和工藝詳解詞典》。以後泛指一部(不限冊數)廣納知識,詳解完備的大型辭書。
□註四 真 空:沒有空氣的空間,物體不易腐爛。
□註五 包 裝:用紙張、紙盒或布匹將物品裹住。
□註六 關 稅:海關徵收貨物出口、入口時須繳納的貨物稅。
□註七 壁 壘:原指防止敵人侵入的土牆。引伸為:限制、隔離。
□註八 傾 銷:商品向市場大量低價出售。
□註九 樣 品:廠商將產品的一部分送給買主或代理商,做為議價與宣傳品。
□註十 備 索:準備著供應索取。
□註十一 標 籤:貼或繫在物品上,標示內容、價格等有廣告意涵的小紙片。
□註十二 波斯教主:指伊朗統治者柯梅尼(Ruhollah Khomeini,1900~1989)。
1978年,伊朗國王巴勒維政府腐敗、毫無人性,被龐大的宗教勢力推翻;1979年2月,流亡於巴格達、巴黎等地達15年之久的回教什葉派領袖柯梅尼,由巴黎返回伊朗,成立嚴密而獨裁的回教政權,伊朗民眾奉他如神明。當時首都德黑蘭,四處都可以見到其肖像:白色大鬍子和銳利眼神。本詩「波斯教主的白髯」及指此。1989年6月3日柯梅尼病逝。林燿德比本詩稍早(1984年),另有一首〈柯梅尼印象〉,說柯梅尼「你是不世出的煽動家……所謂回教革命╱只是你個人的失事業」。
□註十三 人權運動:從事維護人權的活動。懂得欣賞、包容個別差異並尊重自己與他人的權利,這是「人權」(Human Right)。人權是與生俱來的權利,尊重人權讓每個人皆能有尊嚴的生存在這塊土地上的每一個角落。「人權運動」的宣傳海報,常搭配「緊握拳頭」的圖案。
□註十四 格達飛:即:格達費(Muammar al Qaddafi),農夫之子,出生於利比亞沙漠。1969年9月,年方27歲,受過歐洲教育的上尉軍官格達費,發動武裝政變,推翻利比亞艾德里斯國王的君主制,改國號為利比亞阿拉伯人民社會主義群眾國。這場奪權成功是少壯軍人的「兵變典範」;格達費的「九月革命」別稱「綠色革命」,綠色,因而成為利比亞革命的標誌,象徵吉祥與勝利。1970年掌權後,利比亞即為軍事獨裁國家,格達費一直是擔任利比亞領袖,既是強人,也被認為是狂人,積極爭取非洲及回教國家領導地位。格達費年紀愈老,其統治下的利比亞愈孤立愈窮困。
□註十五 法蘭西共黨:即:法國共產黨((Parti communiste français),1920年12月29日成立。初期發展不順,在1933年之前,黨員人數大約爲2.8萬,1941年德國對蘇聯開戰後,法國共產黨強烈呼籲抵抗納粹。法共的主張得到回應,法國共產黨的人數激增到50萬。戰後,維持30萬左右;目前(21世紀初)爲法國第四大政黨,黨員27萬。
□註十六 亞美利堅:英語中的“America”一詞有兩種解釋:「亞美利加」和「美利堅」,前者指全美洲,後者指美國。
□註十七 三 K:即:三K黨(Ku-Klux-Klan),美國最老的恐怖組織之一。美國內戰(南北戰爭,1861-65)結束後,被擊敗的南方邦聯軍隊的退伍老兵於1866年5月在田納西州普拉斯基城組成三K黨,初始目標為恢復美國南部民主檔的勢力,不擇手段地維護白人至高無上的地位,主要活動是散佈種族主義,迫害黑人和基層勞苦大衆。經常動用私刑、綁架、屠殺。
□註十八 意識型態:英文ideology的漢譯,亦作「意識形態」,指個人或群體的觀念、意識。自由主義經濟學家周德偉(1902~1986)曾特別用心求證斟酌,採譯「意理」一詞,唯未被廣受認定、接納。
□註十九 變葉木:別名:彩葉木、錦葉木,又名撒金榕。屬大戟目、大戟科,常綠灌木或小喬木,原產於熱帶地區的馬來西亞及西太平洋海島。清朝末年由英國領事及傳教士引進台灣。她的外表就變化多端與豐富色彩,老葉和新葉常不同形,且有深淺不同的黃色、綠色、紫紅色及橙紅色,間雜斑點或條紋,因而得名。性喜高溫多濕,觀賞價值極高,適合台灣氣候及環境,作庭園佈置或盆栽觀賞用。
□註二十 仇 恨:仇視,將他人當做仇敵看待。
□註二十一 開罐器:打開罐頭的物件。罐頭、開罐器,大都為馬口鐵製品。
◎詩人簡介
  林燿德,1962年出生於台北市,祖籍福建。輔仁大學法律系畢業。1977年開始創作,包括詩、散文、小說、評論等。曾任「四度空間」詩社藝術監督、《草根詩刊》執行編輯、《書林詩叢》編輯委員、《尚書詩典》總編輯。曾獲全國學生文學獎、時報文學獎、時報科幻小說獎、國軍文藝金像獎、《創世紀》35週年詩獎等。著有合集《金色日出――四度空間五人集》(1986年);詩集《銀碗盛雪》(1987年)、《都市終端機》(1988年)、《妳不瞭解我的哀愁是者怎樣一回事》(1988年)、《都市之甍》(1989年)、《1990》(1990年)、《不要驚動不要喚醒我所親愛》(1996年)等;散文集《一座城市的身世》、《迷宮事件》、《鋼鐵蝴蝶》等;短篇小說集《惡地形》、《大東區》等;長篇小說《解迷人》、《一九四七˙高砂百合》、《大目如來》、《時間龍》等;評論集《一九四九以後》、《不安海域》、《羅門論》、《重祖的天空》、《期待的視野》、《世紀末現代詩論集》等;主編《新世代小說大系》12冊、《台灣新世代詩人大系》2冊、《現代散文精選系列》15冊等。過世後,青年寫作協會承辦「林燿德與新世代作家文學研討會」(1997年1月25~17日),並出版《林燿德與新世代作家文學――悼念一顆耀眼文學之星的殞滅》(1997年6月);楊宗翰主編《林燿德佚文選》五冊(2001年)。
◎評 析
  本詩選自詩集《金色日出――四度空間五人集》,寫作時間1986年2月,為詩人初期作品。
  由於科技的發展,食品工業中,就儲存運送備用與方便言,罐頭食品成為現代飲食生活的一部份,且扮演著重要的角色。在速食文化流行的年代,知識汲取一樣求助快速:現學現用。將罐頭移置其他用途,依然具備儲存與運送的便利。
  在此情況下,熱中革命者希望有「革命罐頭」的產品出現,一如習武者,渴望祕笈一樣。現實生活中是否存在「革命罐頭」,或《大俄羅斯百科全書》是否記載「革命罐頭」,暫置一旁。
  「革命」這字詞,雖然殘酷,卻讓年輕人充滿著浪漫情懷,不論日常行事或投入改造行列,只要「革命」,就是勇往直前,就是讓青年拋頭顱灑熱血都在所不惜。1917年,列寧(Wladimir I. Lenin ,1870~1924)領導人民進行「十月革命」,建立第一個社會主義國家,這事實,成為20世紀「革命」的前導者。隨後出現左傾文學家、知識份子的嚮往;類似革命手段彷彿「革命罐頭」充斥各地市場,任人選購。1980年代,時年二十餘歲的青年詩人林燿德,在尚安定的台灣環境下成長,也感染到「革命」的噬血症。作者假想有「革命罐頭」這產品,就登載「革命」發源地的《大俄羅斯百科全書》,有文獻說明也有樣品和實物。且有同源的多家廠商製造。同源,即「同一株意識型態」,多家廠商,即列舉的「波斯教主的白髯牌」(柯梅尼半身畫像)、「人權運動」的拳頭圖樣、「格達飛的墨鏡商標」(少壯軍人的兵變楷模)、「法蘭西共黨的三M旗號」、「白色亞美利堅的三K」等項,或獨裁,或左傾,或暴力,或力爭。
  末五行,「不論是那一種廠牌:╱仇恨,是革命罐頭唯一的開罐器。╱並且,請你在開罐以後,╱將自己的鮮血傾倒在╱這輕盈而空無一物的鐵罐裡。」強調「革命罐頭」的本質:仇恨和噬血。
  這首詩寫於1986年,柯梅尼於1989年過世,蘇聯社會主義的解體與東歐共黨的崩潰是1990年代之事,狂人格達飛(格達費)仍掌權,但年紀愈老,其統治下的利比亞愈孤立愈窮困。「革命罐頭」或許只宜年輕人食用,且偶而淺嚐。
(相識林燿德的革命浪漫情懷,女詩人馮青有一文:〈帶著光速飛竄的神童――一個解碼者˙革命之子˙林燿德〉乙文,刊載《自由青年》697期,1987年9月,可供參閱。)

詩路管理員發表 | NO 27 | 單篇網址 | 迴響(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