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 10月 | 每週一詩

管理者入口

分類彙整

月曆

10月 2006
« 9 月   11月 »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31  


分月彙整


搜尋


搜尋關鍵詞



文章列表

最近迴響

最近引用

推薦連結


RSS聯播:

Feed


10月, 2006 彙整

星期五, 10月 27th, 2006

葉覓覓〈她像湖\他像虎〉〉■評介者 鴻鴻

他的臉是抹布\她的頭皮是鼓
他庸俗\她糊塗
他專門織布\她負責說不
他鎖門\她作文
她說虔\他說牆
他上船\她上床
他的旁觀很涼\她的膀胱很苦
他姓胡\她姓盧
她叔叔的玉蜀黍無數\他的姑姑照顧金針菇
他孤獨\她虛無
他家的壁虎太跋扈(註一)\她
她的羅曼史寫到第五部\他
他有一口井\她有兩面鏡
他要死\她要鑰匙
她開鎖\他沒死
他繼續\她積蓄
她打算買一座廢墟\他想換一件衣服
他被驅逐\她被袪除(註二)
他說馬的\她說馬的眼睛真夠土
她說你娘咧\他說你娘咧嘴又打呼
她招來霧\他感到荒蕪
他練習新舞步\她熱愛走路
她像湖\他像虎
◎註 解
註一 跋扈(ㄅㄚˊ ㄏㄨˋ):形容人態度傲慢無禮,舉動粗暴強橫。
註二 袪除(ㄑㄩ ㄔㄨˊ):排除、除去。「袪」本作「祛」,為祈神消災的意思。以
   「祛災」、「祛疫」等為原本用法,後來才擴大引申為消除、驅逐之義。與「驅除」
   因為音義可通,在一般「除去」的意思上,經常混用,如「祛除禍害」、「祛除風
   寒」。
◎詩人簡介
  葉覓覓,本名林巧鄉,一九八0年生,東華大學文學創作研究所畢業。現在綠島國中任實習教師。出版有詩集《漆黑》。
◎評 析
  除了注重生活細節,葉覓覓的詩也有很多有趣的文字遊戲。這首詩像在玩同音和押韻的順口溜,從無厘頭的文字賽跑當中,釋放出驚人的想像力。
  但是同時,整首詩又鮮明地寫出男女之間──可能是一對情侶──巨大的差異。一些極為平常的行為,經過對比而散發出象徵的意涵。男人想要遠遊、遠征(上船);女人卻想要待在家裡(上床)。男人罵髒話,女人卻把髒話發展成對生活的好奇觀察。甚至還有劇情發展──一開始寫男人鎖門,女人先是安分地關在家裡作文,到後來卻要用鑰匙把門打開,發現男人的謊言(他要死→他沒死)。讀者眼看兩位主角像小丑一樣逗趣裝傻,卻終於發現裡面隱含著對情感關係的剖析。標題〈她像湖\他像虎〉於是也不僅是押韻遊戲而已,而是男女有別的具象刻畫。
 
  但是當然,這首詩也可以完全不去深究,享受它讀起來的快感就夠了。詩的可親、可愛,就在於它可以讓人莫名其妙就很愉快。
  你是否覺得,讀葉覓覓的詩,心情也愉快起來了呢?

詩路管理員發表 | NO 26 | 單篇網址 | 迴響(1)

星期五, 10月 20th, 2006

汪啟疆〈日出海上〉■評介者 余欣娟

海的胸膛蘊藏一千度灼熱
波浪覆蓋,而海鷗啄開了晨
巨大漿果(註一)待熟透爆裂
自繁葉繅絲(註二)間探出今天的臉
濤聲跳躍,是出發的心情
被風撥動……。
◎註 解
□註一 漿果(ㄐ|ㄤ ㄍㄨㄛˇ):一種液果。外果皮薄,中果皮與內果皮肉質多漿,常    含一粒或數粒種子。如葡萄、番茄、荔枝等。
□註二 繅絲(ㄙㄠ ㄙ):抽繭取絲。
◎詩人簡介
  汪啟疆,1944年01月11日生於四川成都。1949年隨父母自海南島乘艦抵高雄。海軍軍官學校畢業、三軍大學海軍學院及戰爭學院畢業,曾任「三軍大學」教官驅逐艦艦長、海軍總司令部作戰署作戰組副組長、上校組長等職。1971年1月在《水星》詩刊發表第一首詩,1972年加入「創世紀」詩社,1975年與海軍詩友創辦「大海洋」詩社。曾獲中山文藝創作獎、第四屆時報文學獎敘事詩優等獎、國軍文藝金像獎銀像獎、銅像獎、台灣文學獎優選。著有詩集《海上的狩獵季節》、《海洋姓氏》、《夢中之河》、《藍色水手》、《人魚海岸》、《到大海去呀,孩子》,散文集《攤開胸膛的疆域》。
◎評 析
  汪啟疆除了詩人的身分外,職業是海軍,他所著的詩作大都圍繞在他所熱愛的海,海洋對於他而言猶如豐饒的陸地。這首六行的小詩描寫的是日出海上的景象,在詩中我們沒有看見詩人實寫「太陽」或是「太陽升起了」的景象,他從「海的胸膛蘊藏一千度灼熱」開始寫起,想像那快將海水沸騰的太陽,宛如新生就要從海面破出。這裡,詩人轉了個彎,以海鷗輕啄波浪,啄開了晨,啄開了今日,這樣的寫法舉重若輕。他以飽滿的漿果隱喻火紅熟透的太陽,這太陽正等待爆裂出熾熱的能量,這時,詩人將視野從海上拉回陸地,今日的太陽正從繁葉裡抽絲剝繭般地探了出頭,再將視野從陸地拉回海上,從海面上跳躍的波濤拉到內心──這是出發的心情,迎著風迎向嶄新的一天。
  我們循著詩人的視野,看到海上那顆充滿熱力的朝陽正從海面躍出,以及詩人那澎湃跳躍準備迎向前去心情,即便我們身在陸地上,彷彿也能感受這自詩人之海升起的太陽,此刻充滿了我們內心,帶來熱力。

詩路管理員發表 | NO 25 | 單篇網址 | 迴響(0)

星期六, 10月 14th, 2006

李元貞〈給所有哭泣的女人〉■評介者 莫渝

我們的眼淚常常如此掉落
自真誠愛男人的憂傷
他們無知地踐踏好花
只有被殘忍的玫瑰刺中
他們才呼叫玫瑰玫瑰我愛你
我們可以都變成殘忍的玫瑰
張著空空的心靈抹紅塗綠
讓整個世界荊棘苦惱
塑成千萬張迷人的微笑
供他們膜拜忘情捉摸不定
我們生我心愛的孩子
拿不出什麼來教導他們
地球灰塵如此多慾望如此白痴
人類歌頌強權訕笑正義
名利色的血球千千萬萬年了
如果我們回歸最初的真誠
愛男人的憂傷永不停歇
做好花就攀不上玫瑰的殿堂
還是讓我們的淚豐豐源源地掉吧
世界的醜陋需要清淚滌淨
◎註 解
□註一 真 誠:誠意中肯真實。
□註二 踐 踏:用腳踏地。引申對他者加以侮辱。
□註三 玫 瑰:落葉直立灌木,形似薔薇,枝有刺,花色豔麗,有紅、黃、紫、白等,香氣濃郁。玫瑰,象徵愛情,是最受喜愛的花卉之一。花瓣可提煉製成香水。
□註四 荊 棘:荊草和棘木,為多刺的灌木叢植物。
□註五 膜 拜:長跪虔誠地行禮祭拜儀式。
□註六 忘 情:對於喜怒哀樂的感覺很淡泊,不在乎。
□註七 捉摸不定:無法把握或料想到、難以理解。
□註八 灰 塵:飛揚空中的細微塵土,因其灰色而名;亦稱「塵埃」、「微塵」。
□註九 慾 望:對短缺不夠的念頭或物質,想獲取得到的願望。亦作「欲望」。
□註十一 白 痴:「白癡」的簡寫字,指人意識模糊,舉止遲鈍,不聰明。
□註十二 歌 頌:寫作詩歌加以頌揚讚美。
□註十三 強 權:有強大力量的、不合理的、會威脅他者的權力。
□註十四 訕 笑:譏笑、諷刺。
□註十五 正 義:公理。公平合宜的道理,正當的行為。
□註十六 […]

詩路管理員發表 | NO 24 | 單篇網址 | 迴響(0)

星期五, 10月 6th, 2006

余光中〈江湖上〉■評介者 鴻鴻

一雙鞋,能踢幾條街?
一雙腳,能換幾次鞋?
一口氣,嚥得下幾座城?
一輩子,闖幾次紅燈?
  答案啊答案
  在茫茫的風裡
一雙眼,能燃燒到幾歲?
一張嘴,吻多少次酒杯?
一頭髮,能抵抗幾把梳子?
一顆心,能年輕幾回?
  答案啊答案
  在茫茫的風裡
為什麼,信總在雲上飛?
為什麼,車票在手裡?
為什麼,惡夢在枕頭下?
為什麼,抱你的是大衣?
  答案啊答案
  在茫茫的風裡
一片大陸,算不算你的國?
一個島,算不算你的家?
一眨眼,算不算少年?
一輩子,算不算永遠?
  答案啊答案
  在茫茫的風裡
◎詩人簡介
  余光中,福建人,1928年生於南京。台灣大學外文系畢業。美國愛荷華大學藝術碩士,現任國立中山大學教授。為藍星詩社創始人,曾任中華民國筆會會長。著有詩集《蓮的聯想》、《白玉苦瓜》、《與永恆拔河》、《隔水觀音》、《五行無阻》等及散文、評論、翻譯數十種。
◎評 析
  〈江湖上〉是余光中1970年旅美時期的作品,當時詩人援引美國現代民歌的精神,為中文現代詩尋找新格律。「答案啊答案 在茫茫的風裡」疊句,引用Bob Dylan的歌曲 ”Blowin’ in the Wind”,全詩也仿Dylan使用一連串問句,但相對於反戰歌手的意氣風發,中年的離鄉詩人卻別有懷抱。
  第一段暗含當年把流浪當作冒險的氣慨──鞋不是用來「走」而是用來「踢」的,張口是要吞下整座城市的,闖紅燈更是冒險突圍的行動……。但問句的形式,把從前的壯志變成歷盡滄桑後的生命大哉問。第二段哀悼青春短促,第三段再回頭談流浪,但已無第一段的氣吞山河,而充滿了痛苦──有家歸不得(信總在雲上飛),有覺睡不好(惡夢在枕頭下),沒有親情或愛情、只有寒冷與孤寂(抱你的是大衣)。
  最後一段則最具自傳色彩。作者自註「一片大陸」可指新大陸,也可指舊大陸:「新大陸不可久留,舊大陸久不能歸。」在兩岸隔絕的年代,舊國歸不去,新國又無法全心認同。而戒嚴年代、戰備狀態的小島台灣,又無法確定可以立命安身。這首詩寫出了那一代人的徬徨──「流浪」非僅是一種自我放逐的心靈狀態,更是一種現實所迫的不得不然。
余光中善於變化詞性,賦予語言全新的力道。此詩雖然力尚口語,但「踢」、「抵抗」等充滿張力的動詞,仍在重複的句型當中,不時掀起波瀾。
  這首詩是詩集《白玉苦瓜》的開卷作,出版後隨即被楊弦譜曲發表,掀起台灣的現代民歌熱潮。

詩路管理員發表 | NO 23 | 單篇網址 | 迴響(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