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者入口

分類彙整

月曆

9 月 2006
« 8 月   10月 »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  


分月彙整


搜尋


搜尋關鍵詞



文章列表

最近迴響

最近引用

推薦連結


RSS聯播:

Feed


9 月, 2006 彙整

星期五, 9 月 29th, 2006

王添源〈蠹魚〉■評介者 余欣娟

我們是消極的蠹魚(註一),蛀書是我們唯一的
事業。我們安身立命,在幽微的
縫隙謙卑俯仰。為了適應環境,盡力
將身體壓扁,變平,以囓(註二)食文字和紙張
維生,在穿透頁與頁之間任歲月流逝。
我們的生命是陰闇(註三)無聲的:面對繁麗
多變的世界,永壤(註四)甘心白紙黑字的貧瘠:
在人們翻閱書頁時,奮力藏身,噤(註五)聲
保護自己。我們在書冊裡默默繁殖
苟且偷生:我們怕樟腦丸,殺蟲劑,光
和人們的注意;我們行動遲緩,暴露
之後無所遁逃於天地之間。
支持我們活下去的莫非生存的
宿命:將風雨名山(註六)的經典(註七)蛀穿。
◎註 解
□註一 蠹魚(ㄉㄨˋ ㄩˊ):白魚的別名。動物名。節肢動物門昆蟲綱。體小色銀白,尾毛有三。會蛀蝕衣物、書籍。或稱為「壁魚」、「蠹蟲」、「蠹魚」、「衣魚」。
□註二 囓 (ㄋ一ㄝˋ):動詞。啃、咬。用齒咬物。
□註三 闇(ㄢˋ):形容詞。陰暗、混濁。《後漢書》卷三十下〈郎顗傳〉:「竊見正月以來,陰闇連日。」
□註四 永壤(ㄩㄥˇ ㄖㄤˇ):意思近似「永遠」。這是很少見的用法,與基督教術語相關。
□註五 噤(ㄐ|ㄣˋ):動詞。閉嘴不作聲。如:「噤若寒蟬」、「噤口不語」。《史記》卷一○一〈袁盎鼂錯傳〉:「臣恐天下之士噤口,不敢復言也。」
□註六 風雨名山(ㄈㄥ ㄩˇ ㄇ|ㄥˊ ㄕㄢ ㄓ |ㄝˋ):風雨,亂世。名山,古帝王藏書之府。全句比喻亂世不朽的著作。連橫《臺灣通史‧序》:「則欲取金匱石室之書,以成風雨名山之業。」
□註七 經典(ㄐ|ㄥ ㄉ|ㄢˇ):形容製作美善,可以流傳久遠,成為後世模範。如:經典之作。
◎詩人簡介
  王添源,1954年07月27日生於台灣省嘉義市。輔仁大學英文系、淡江大學西洋語文研究所碩士、廈門大學歷史研究所博士。曾任台北書林出版公司執行主編、台北文鶴出版公司總編輯。第二十五屆中國青年寫作協會理事長。現任東吳大學英文系講師、台明文化社長兼總編輯。1986年以〈我不會悸動的心〉獲第九屆時報文學獎新詩評審獎。著有詩集《如果愛情像口香糖》、《我用膺幣買了一本假護照──王添源的十四行詩》,與蘇正隆合著《英國童謠民歌》、與Nancy Sartin、蘇正隆合著《虎姑婆與兔奶奶》,譯有《茵夢湖》、《死亡無懼》,改編《唸歌謠學地理》。
◎評 析
  這首詩把愛書人比喻為蠹魚,書本是他安身立命的所在,藉此深情地寫出愛書人對書幾近愚痴的執拗。
  作者一開頭便以第一人稱說「我們是消極的蠹魚,蛀書是我們唯一的事業」,蠹魚靠啃食書本維生,這是牠唯一的糧食,幾近偏食狂,因此許多愛書人都自比為蠹魚。蠹魚蛀書,這彷彿同樣是愛書成痴的人與生俱來的宿命,想將所有喜愛的書購齊,然後廢寢忘食,一本一本啃食閱讀,成為生命的精神糧食。詩人說:「在穿透頁與頁之間任歲月流逝/我們的生命是陰闇無聲的」,身為蠹魚(愛書人)不喜歡受到人們的注意,怕光,他們不願意寫下文字,只願付出所有的光陰與精力,安靜且專注地啃食書本。他們自知自己的消極,如同一開頭作者所自述。「支持我們活下去的莫非生存的/宿命:將風雨名山的經典蛀穿。」啃書是他們唯一的志業,是生存的目的,希冀能夠囓食所有不朽的著作。
  王添源這首〈蠹魚〉傳達了愛書人的心聲,對於他們而言,不要驚動不要喚醒,因為沒有書,也就沒有生命的意義。

詩路管理員發表 | NO 22 | 單篇網址 | 迴響(0)

星期六, 9 月 23rd, 2006

吳德亮〈水色即興〉■評介者 莫渝

共同攜手在水邊
散步,輕鬆
怕驚醒熟睡的魚
交談也只能悄悄
站在遠處
用豐富的眼神作答
或者相擁在水邊
自湖面的倒影偷窺天空
讓星子們都漫不經心
把浮動的水面撒滿碎銀
當然也有月亮,靜靜
仰泳而伸手可及
雨彷彿才匆匆離去
在草上留下微濕的吻痕
風正要開始
一如滿載詩卷的小舟
在此刻緩緩敲響
該有的水聲
共同攜手在水邊
所有的交談都靜止
只有妳我相互拉近,傾聽
耳環輕搖一首歌
輕快而明朗,一如現在
現在的水聲
◎註 解
□註一 水 色:水邊或水中映照的景色。類似語詞,有「山光水色」、「湖光水色」、「水光」……等。
□註二 即 興:臨時萌生的興致。當下立即產生的念頭。
□註三 星子們:即「星星」、「群星」,語氣較親切委婉。鄭愁予名詩〈天窗〉首行詩句:「每夜,星子們都來我的屋瓦上汲水」。
□註四 碎 銀:破碎細片不完整的銀子。
□註五 仰 泳:身體朝上的游泳方式。
□註六 詩 卷:一卷一卷的詩冊。
□註七 傾 聽: 側耳靠近發聲處仔細聽。
□註八 耳 環:懸掛耳朵的妝飾品,亦稱「耳墜子」。昔時為女性專屬,現今已有男性也流行穿戴耳環。
◎詩人簡介
  吳德亮,1952年出生,台灣花蓮人,中興大學法律系畢業。從事繪畫、寫作與平面設計。為「主流詩社」、「詩人畫會」、「全方位藝術家聯盟」創辦人之一。
  曾擔任自由時報綜藝版主編(1988年)、傳播公司負責人、旅行社副總等職,目前從事廣告企劃。文學活動方面,曾獲優秀青年詩人獎(1977年),中國時報文學獎(1978年),得獎詩作〈國四英雄傳〉由吳念真編劇,麥大傑執導,龍祥電影公司拍成電影(1985年)。著有詩集《月亮節》(1974年)、《劍的握手》(與李男合著,1977年)、《畫室》(1978年)、《月亮與劍》(1982年、1985年改名《國四英雄傳》)、《水色抒情》(1991年)等;散文集《永遠的伯勞鳥》(1998年),
  遊記《靜岡˙伊豆》(1999年),繪畫筆記《台灣畫真情》(2000年)等。另有多次畫展及畫冊《吳德亮畫集Ι1984:鄉土詩情》、《吳德亮畫集Π1990》、《1996本土心情》等,以及詩畫集《青髮或者花臉》(7位詩人畫家合著,1975年)。
◎評 析
  本詩選自詩集《水色抒情》,刊載於《現代創作》(1984年1月)。
  男女攜手、相擁或並坐水邊,搭配河面波光瀲灩,流水閃漾,形成浪漫遐思的景致。攜手散步,最愛兩人獨享整個世界,無視周遭,且拒絕任何外圍環境的攪擾;然而靠近水邊,已經打破原本的沉寂,過客自我要求安靜,卻將責任怪推水中魚,說「怕驚醒熟睡的魚」,其實找個好臺階閃開責任歸屬。兩人輕聲細語也「用豐富的眼神」交談。總之,本詩開頭,就是一幅靜態的情愛美景。在水邊,攜手不夠,還得相擁,以動作取代言語。相擁而不至於忘我,星月是情愛的見證者,不能缺席。既然臨靠水邊,無須仰首,只要平視水面(水是一面「浮動的水鏡」),即可獲得水中倒影的星月鑑驗。詩人用「偷窺」顯示傳統心態的保守與羞怯。還加上現實觀點的「撒滿碎銀」(星子們的祝福)與伸手可及的月亮(愛情不再遙遠,反而像此時隨手可觸摸的月亮)。
  風花雪月,詩書琴藝,都是詩情畫意的寫照,也是情愛的陪襯。詩人進一步分別邀約「雨」和「風」助陣。如果風雨交加,反而煞了景色,壞了心情。第三段,詩人巧妙地差遣兩位配角,雨剛歇風將起的寧靜時刻,讓水漾的柔聲伴奏戀曲,進入詩的末段。「滿載詩卷的小舟」如同「滿載詩情畫意的愛情小舟」;舟小,足納兩人的情愛。末段,獨留女伴的耳環相撞聲搭配水聲,組成輕快而明朗的戀曲。
 
  整首詩都在靜態中進行,輕鬆散步、悄悄交談、偷窺天空、月亮在水上靜靜仰泳、雨下過剛停、風未起、「所有的交談都靜止」,彷彿一切都因兩人而靜止。
其實,只要兩情相悅,任何時任何地都是情愛的觸媒。
 
  詩題「水色即興」,臨水,作者一時之興,立即譜出一曲戀歌。跟本詩在同一主題下,另有〈水色浪漫〉、〈水色抒情〉、〈水色古典〉,連同〈秋天在福隆與風賭氣〉、〈只取一本書〉,計六首,作者將之合為詩集卷一,取名「在本不該浪漫的歲月」,原意是作者的表白:「今日廣告商人的我╱寫詩已是奢侈╱在本不該浪漫的歲月╱畫畫也是」(詩集《水色抒情》頁4);儘管如是謙虛,身兼詩人畫家商人角色的德亮,扮演著相當貼切的屬性。

詩路管理員發表 | NO 21 | 單篇網址 | 迴響(0)

星期六, 9 月 16th, 2006

鴻鴻〈風過隆達〉■評介者 余欣娟

從來不是憂傷的卡車
慢慢壓過轉彎的道路
從來不是憂傷的陰雲
低低將瓦屋蓋覆
一支禁止通行的路標矗(註一)著
不知主人是誰的一件美麗的衣衫
在陽台飄著
而乘載從來不是憂傷的風的
只有山坡上
曲曲折折的橄欖樹
只有我從不認識的少女
唱著我從未聽過的
憂傷的歌
消失在曲曲折折的小巷深處
※Ronda,西班牙南方小城,奧森‧威爾斯的骨灰灑在附近田野。
◎註解
□註一 矗(ㄔㄨˋ):動詞。向上高聳直立。唐‧舒元輿〈唐鄂州永興縣重巖寺碑〉銘:「釋宮斯闡,上矗星斗。」
◎詩人簡介
  鴻鴻,本名閻鴻亞,1964年10月23日生於台南。國立藝術學院戲劇系畢業。
  參加過「漢廣」詩社,於雲門舞集習舞。曾任《現代詩》主編、《表演藝術》雜誌編輯、舞臺劇導演、電影副導演、中時晚報記者。現為密獵者劇團的策畫、導演,快活羊電影工作室負責人。曾獲時報文學獎新詩首獎、聯合報文學獎新詩第一名、時報文學獎小說評審獎、國軍文藝金像獎、臺灣省文學獎評審獎。以《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獲金馬獎最佳原著劇本獎,首部編導影片《3橘之戀》於芝加哥影展獲國際影評人獎、南特影展獲最佳導演獎,《人間喜劇》獲新聞局優良電影劇本獎、南特影展觀眾票選最佳影片、阿曼馬斯喀特影展金匕首獎、以及法國維蘇影展開幕片。著有詩集《在回憶中回憶上一次旅行》、《黑暗中的音樂》、《與我無關的東西》,小說集《一尾寫小說的魚》,散文集《可行走的房子可吃的船》,劇本《如果在冬夜一個旅人》,譯有《課堂驚魂》,電影評論《跳舞之後天亮以前》,與月惠合編著《我暗戀的桃花源》。
◎評析
  這首詩是紀念葬在隆達的電影導演奧森‧威爾斯,向他以及他所導演的電影致敬,詩中有現實的風景也有與電影情節相呼應之處。
  隆達是西班牙南方的一座城鎮,地勢險峻,整座城隱身在山谷之中,有河谷、高地也有翠綠的山坡。但這首詩不純粹描寫隆達這個小城,而是向長存於這裡的電影導演奧森‧威爾斯致意。詩人鴻鴻同時也是位優秀的編劇、導演,他在這首詩末端附註:隆達,西班牙南方小城,奧森‧威爾斯的骨灰灑在附近田野。這個地方因為存在了這位令人可敬的導演,使一切有了風景之外的意義。奧森‧威爾斯所導演的「公民凱恩」(Citizen Kane,又譯大國民)1941年出品,被公認是世界電影史上的經典之作,他採用倒敘法和開放式處理故事,這創新的手法迥異於傳統電影的順序結構,被稱為是「現代電影史上的里程碑」。這部電影描述報紙業大亨「凱恩」的生命起伏,他看似順遂擁有一切,但卻像是失去一切的人,故事中與他糾葛很深的是他第二任妻子「蘇珊」,她的歌聲吸引了他,凱恩用大量的財富試圖捧紅蘇珊,卻讓蘇珊更痛苦,最後產生嚴重爭執,離婚收場。詩中那位「不認識的少女」哼著歌曲,彷彿是那屬於年輕,不屬於憂愁的蘇珊。
  「從來不是憂傷」的句法反覆疊唱,如風吹蔓延,從卡車、陰雨、山坡上的橄欖樹擴散開來,卻顯得無處不是淡淡的憂傷。這樣的情緒恰恰反映電影的主人公凱恩對自己一生的感觸,讓讀者在詩與電影之間相互撞擊,產生更寬廣的閱讀空間。

詩路管理員發表 | NO 20 | 單篇網址 | 迴響(0)

星期一, 9 月 11th, 2006

陳黎〈花園〉■評介者 莫渝

花園,記憶的倉庫
不識字的祖父坐在屋裡等候花開
天黑了,他打開一盞小燈
病而且老
他打開一盞小燈,照亮那些
搬運他睡意的螞蟻
玉蘭花在垃圾桶旁邊
過時的月曆掛在牆上
他的確種過一些花
清晨的院子,跟著陽光一起綻放的
春的心情
母親的紅椅子在籬笆邊亮著
那是我們共同的花園,懸掛在
永恆時間的迴廊
我們攜帶憂傷漫步其中
把多餘的芬芳藏進口袋
如今他的花園更大了
分散在不同顏色的藥包裡
坐在窄屋裡等候天黑
他彷彿聞到了花香
◎註 解
註一 記 憶:心理學名詞,指過去的印象留存在意識裡。
註二 玉蘭花:落葉喬木,屬木來蘭科,初春開白花,帶清淡的芳香,可置放身旁或案桌。屈原的《離騷》有這樣的佳句:「朝飲木蘭之墜露兮,夕餐秋菊之落英」。
註三 迴 廊:曲折的走廊,通常有遮簷或屋頂。
註四 藥 包:藥丸或藥粉包起來裝成一小袋一小袋。也俗稱「成藥」。
◎詩人簡介
  陳黎,本名陳膺文,1954年10月3日出生,台灣花蓮人,台灣師範大學英語系畢業。曾獲國家文藝獎,吳三連文藝獎,時報文學獎推薦獎、敘事詩首獎、新詩首獎,聯合報文學獎新詩首獎,梁實秋文學獎詩翻譯獎,金鼎獎等。著有詩集《廟前》(1975年)、《動物搖籃曲》(1980年)、《小丑畢費的戀歌》(1990年)、《親密書》(1992年)、《家庭之旅》(1993年)、《小宇宙》(1993年)、《陰影的河流》(1993年)、《貓對鏡》(1999年)、《島嶼邊緣》(1995年、2003年)、《陳黎詩選》(2001年)等。1997年,中英對照版《親密書:英譯陳黎詩選 1974-1995》(張芬齡譯, Intimate Letters: Selected Poems of Chen Li )由書林書店出版。1999年,受邀參加鹿特丹國際詩歌節。2001年底,荷譯陳黎詩選 De Rand Van Het Eiland ( 島嶼邊緣 ) 由荷蘭萊頓大學「文火雜誌社」出版發行。2004年3月,受邀參加巴黎書展中國文學主題展。另有散文集《人間戀歌》(1989年)、《晴天書》(1991年)、《彩虹的聲音》(1992年)、《詠嘆調》(1995年)、《偷窺大師》(1997年)、《聲音鐘》(1997年)、《陳黎散文選》(2001年);音樂評介集《永恆的草莓園》(1990年)等。譯有《拉丁美洲現代詩選》(1989年)等。陳黎作品評論集《在想像與現實間走索》(王威智編)於1999年由書林書店出版。
◎評 析
  本詩選自詩集《家庭之旅》,為同名組詩〈家庭之旅〉七首之六,1990年6月作品。
  花園是一處賞心悅目的場所。花園,可大可小,私人園邸公家造產,都相當可觀;個人家戶前小小庭院,植有成排花卉草木盆栽,有五顏六色的花朵四時輪番爭豔飄香,也不失為一座怡情的小花園。本詩提及的「花園」,大概屬於此居家庭院式的花園。詩中主角是家中成員之一:不識字的祖父,病而且老。這樣的角色,引來讀者憐憫之心。
  全詩5段,每段4行,形式看似工整。起筆首行「花園,記憶的倉庫」,應是針對詩中主角而言,首段因首行而預伏花園和老先生的關連。屋裡的老先生僅僅捻燈,「等候花開」是作者多加的推想。因為老先生不識字也不言語,所有的想法與行動,都是隱身的作者代為處理。點燈屋亮,室內頗為簡陋,作者僅著筆於細微事物:螞蟻、玉蘭花、月曆;「玉蘭花在垃圾桶旁邊」、「過時的月曆掛在牆上」,這兩項字義清楚,容易理解,也帶「歲月催人老」及「臨老無用造遭棄之嘆」的隱喻。至於「搬運他睡意的螞蟻」,可有些困惑;或許是指老先生瞌睡時,螞蟻在其臉上手臂爬行的寫照。第三段,提及當年勇,老先生「的確種過一些花」,這是回憶句子。「清晨」、「陽光」,都暗示曾經年輕的「祖父」,也有過「春的心情」,還點綴著喜事般「母親的紅椅子在籬笆邊亮著」。
  三代同堂的家族,自然將這個公領域當作「共同的花園」,或許有憂傷,但,都各自將「芬芳」藏私成甜美的祕密花園。末段,回到詩中主角「祖父」,既病又老的祖父已無力照顧植物,無心賞花,因身體機能衰竭而跌入「藥包」(藥罐子)裡;作者用調侃的語氣,把取拿「不同顏色的藥包」當成當成嗅聞花卉的另一種心情寫實。
  整首詩溫溫靜靜地敘述家中老者遲暮的陰鬱情境,彷彿僅讓人物晃晃難得啟口出聲的默片動畫。

詩路管理員發表 | NO 19 | 單篇網址 | 迴響(0)

星期五, 9 月 1st, 2006

夏宇〈你正百無聊賴我正美麗〉■評介者 鴻鴻

只有咒語可以解除咒語
只有秘密可以交換秘密
只有謎可以到達另一個謎
但是我忽略健康的重要性
以及等待使健康受損
以及愛使生活和諧
除了建議一起生一個小孩
我沒有其他更壞的主意
你正百無聊賴(註一)
我正美麗
◎註解
註一 百無聊賴(ㄅㄞˇ ㄨˊ ㄌ|ㄠˊ ㄌㄞˋ):非常無聊。指無事可做,或思想感
   情沒有寄託。
◎詩人簡介
  夏宇,原名黃慶綺,1956年生於台灣,國立藝專影劇科畢業。著有詩集《備忘錄》、《腹語術》、《摩擦.無以名狀》、《Salsa》,以及音樂專輯《愈混樂隊》等。也寫散文和劇本,另以筆名童大龍、李格弟等發表歌詞。
◎評析
  這是一首冷眼看待愛情的詩。「咒語」「謎」「祕密」都是愛情滋生的要素,一種神秘的吸引,解謎的渴望。但這些並非用答案來交換,而是用另一個咒語、另一個謎、另一個祕密──意味著必須付出自己的祕密,才能換取對方的?
  但是愛情並不健康,作者笑稱。隨愛情而來的可能是無盡的等待,更可能是不和諧的爭執。當愛情的副作用影響了愛的意願時,怎麼辦?就像世間多數夫妻一樣,作者建議生一個小孩來挽救。既然生命如此無聊,而兩人又年華正盛──年華正盛其實隱含著不祥,意味如此年輕便已難忍生命的無聊漫長。十行之內,愛的開始就已走到終結。
  和〈擁抱〉一樣,這首詩也是到最後才出現了兩位主角:「你」跟「我」。但是細看兩人關係,這首詩又可以有另一個截然不同的解讀方向──就像每一首詩一樣,都有一個「你」,就是讀者;「我」,就是作者。讀詩,讀者必須將自己的經驗和情感放進去,放得越多,得到越多,這也就是為什麼「咒語可以解除咒語」、「秘密可以交換秘密」、「謎可以到達另一個謎」。不管詩中的情感波瀾會不會破壞我們平靜的生活,不管讀詩可能何其不健康,詩人建議讀者和她生一個小孩──用文本(她的美麗)和我們百無聊賴的想像力。這也就是讀一首詩最好的成果了。作品不是自足的,詩需要閱讀,讀者的情感也需要寄託,兩者交會,不同讀者當然也就交會出不同的成果囉!

詩路管理員發表 | NO 18 | 單篇網址 | 迴響(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