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者入口

分類彙整

月曆

2 月 2006
« 1 月   3 月 »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  


分月彙整


搜尋


搜尋關鍵詞



文章列表

最近迴響

最近引用

推薦連結


RSS聯播:

Feed


2 月, 2006 彙整

星期二, 2 月 21st, 2006

李魁賢〈水晶的形成〉■評介者 莫渝

椰子樹
排隊 舉手
托住夜空
讓月光的天鵝絨
蓋在我身上
秋深之後
使我感到軀體上的溫暖
是比月光更無孔不入的
他的愛
自由的渴望
夜暮盡頭
我看不到回家的路
在月光懷抱裡
我看不到自己的位置
原來
我已化成水晶
全身透明
在黑暗中映照月光
◎註 解
□註一 水 晶:礦物中石英的一種,無色透明,似玻璃,可製作眼鏡框、透光鏡、印章等。
□註二 椰子樹:熱帶植物,常綠喬木,高可達十丈以上,羽狀大葉片,果實圓大,中空有水,味甘美,清涼。
□註三 天鵝絨:像天鵝細毛般的絨布。
□註四 軀 體:身體。
□註五 無孔不入:沒有不能抵達進入的。 引申為:非常懂得鑽營的人際關係。
◎詩人簡介
李魁賢,曾用筆名楓堤,1937年 6月19日出生,台北縣淡水鎮人。1953年開始發表詩作,1964年加入笠詩社,1987年籌組台灣筆會,曾任台灣筆會第五屆會長,獲吳濁流新詩獎、巫永福評論獎、榮後台灣詩獎(1997年)、賴和文學獎(2001年)、行政院文化獎(2001年)、國際詩人協會「千禧年詩人」獎(2001年)、由印度詩人提名2002年諾貝爾文學獎候選人、第27屆吳三連文學獎(2004年)等。著有詩集《靈骨塔及其他》(1963年)、《枇杷樹》(1964年)、《南港詩抄》(1966年)、《赤裸的薔薇》(1977年)、《水晶的形成》(1977年)、《永久的版圖》(1990年)、《祈禱》(1993年)、《黃昏的意象》(1993年)等,散文評論集《心靈的側影》(1972年)、《台灣詩人作品論》(1986年)、《詩的反抗》(1992年)、《詩的見證》(1994年)、《詩的挑戰》(1997年)、《詩的紀念冊》(1998年)、《詩的越境》(2004年)等;翻譯《德國詩選》、《德國現代詩選》、《里爾克詩集》3冊、「歐洲經典詩選」25冊等。近年出版《李魁賢詩集》六冊(2001年)、《李魁賢文集》十冊(2002年)、《李魁賢譯詩集》八冊(2003年)。另有文化評論,發明專利等著作。
◎評 析
本詩選自詩集《水晶的形成》,為1984年10月12日作品。
這是一首自況詩,自我經由礦化作用洗塵轉為澄明。整首詩的文字很淺顯白話,無難解誨澀語型。
「我」,究竟是什麼身份,作者沒有明講。先安排椰子樹列隊的夜間,並且高高舉起(椰子樹原本就是高大的喬木),為了托住、架高、推遠夜空,以便突顯穹蒼清冷而高遠,那麼,這時節該已入冬了。清冷的高空下,好讓一襲月光絨衣將「我」全身裹住。原來,「我」,是拜月族。第二段,點明季節:已是秋深之後,天候漸趨寒涼。由於月光絨衣的覆蓋,「我」不覺寒涼,還能感覺自身的體溫「是比月光更無孔不入的」,因為我吸納「他的愛與自由的渴望」。第三段,時間慢慢流逝,「夜暮盡頭」,夜已盡,日將出,天即亮,這時,「我看不到回家的路」,「我」已經被月光層層裹住,「我」找不到自身,「我的原身」不見了。末段,我的新身份是水晶:「原來╱我已化成水晶╱全身透明╱在黑暗中映照月光」。
一場魔法般的變形記如是完成。水晶是礦物中石英的一種,無色透明澄澈,比玻璃堅定。詩人要「自我」轉換成透明的水晶,應有淨化之意。
卡夫卡(Franz Kafka 1883~1924)的中篇小說〈變形記〉開始:「一天早晨,格里高爾˙薩姆沙從不安的睡夢中醒來,發現自己躺在床上變成了一隻巨大的甲蟲。」很明顯這是逃避心理的作祟。卡夫卡意圖在作品裡交織現實與荒誕,創造象徵的世界,來表現人類被異化的困境。李魁賢詩裡這場礦化作用也是一夜之間的蛻變。詩人挑選夜間,藉月光進行轉化過程,除了月光姣美亮潔,加上礦化作用具有清澄透明的意涵,使得李魁賢的「變形記」不會走入卡夫卡「病態文學」的胡同。文學中,法國詩人波德萊爾(Charles Baudelaire,1821~1867)亦擅長此道,他的礦化作用,大都是將女友身體器官用金屬、礦石形容。

詩路管理員發表 | NO 07 | 單篇網址 | 迴響(0)

星期四, 2 月 9th, 2006

可樂王〈下雨天〉■評介者 鴻鴻

下雨天 穿雨衣 拿雨傘 去澆花
角度最重要
手腕以自由意志操演的人間情緒
操演我以一種無聊底情事和心懷
在蓬萊島嶼的煙嵐(註一)山間底悔約背信
妳無情的舌腹以迷人姿態胡亂開花
◎註解
註一 煙嵐(|ㄢ ㄌㄢˊ ):山中蒸騰的雲氣。
◎詩人簡介
可樂王,本名詹振興,1971年生,基隆人。生肖屬豬的雙魚座。曾任職宏廣卡通公司、自由時報、藝騰網美術設計等。作品有圖文書《旋轉花木馬》、《AD/CD俱樂部》、《青春寂寞國》、《戰爭》、《無國籍者》,詩集《星星與帆船派的進行曲》及筆記書《哥哥妹妹百貨公司》等,詩作經陳珊妮、李端嫻譜成CD《拜金小姐》二輯。
◎評析
作者自稱這些作品是「芭樂詩」,意即隨興為之,不必認真。但藉著「芭樂詩」的擋箭牌,可樂王得以毫無拘束地馳騁他的才情與狂想,詩創作中最珍貴的自由大膽趣味,就在這些「胡亂開花」的詩行中,給讀者帶來莫大樂趣。
〈下雨天〉的第一個畫面就讓人發噱,下雨天澆花,本來就多此一舉,還要穿雨衣加上打雨傘,肯定是窮極無聊的人,做的窮極無聊的事。但是作者還強調「角度最重要」,表示人生無聊,但還是必須有所堅持、有所講究──就像寫「芭樂詩」一樣。作者故意在接下來的幾行中,用了一些文藝腔,來加強這種「百無聊賴」的感覺──如用「底」來代替「的」(這是早期文人的用法),如用「煙嵐」這樣的形容詞,跟前面兩行的白話順口溜大異其趣。
也就在此時,作者透露了他的心事──原來是「妳」的毀約背信,造成「我」的心境荒蕪。而那些後來遭到背棄的誓言,又曾經是如何的「迷人」呢!到最後一行才揭露,作者所澆的花,讓他想起女友的「舌燦蓮花」──或者根本就是那些「花」言巧語!實際的花連結上比喻的花,讓整首詩的行為忽然拔到象徵的高度。我們發現了作者「人生無聊」的癥結(失戀),也明白了看似多此一舉的行為,其實是落寞心緒的表徵。短短六行,峰迴路轉,在看似隨意的胡亂塗寫中,蘊藏了何等精巧準確的詩藝!

詩路管理員發表 | NO 06 | 單篇網址 | 迴響(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