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者入口

分類彙整

月曆

1 月 2018
« 4 月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31  


分月彙整


搜尋


搜尋關鍵詞



文章列表

最近迴響

最近引用

推薦連結


RSS聯播:

Feed


4 月 29, 2008 at 12:45 pm

黃春明〈帶父親回家〉■評介者 須文蔚

替老人家扣了安全帶,他沒說太緊
我們深深潛入月光,開車沿著濱海
我是鮭魚
骨灰罈子裡的父親,他也是鮭魚
我們一道遊向宜蘭老家歸去
每遇到大轉彎就覺得父親要離我而去
我側頭看看他
父親的回眸是大理石罈蓋濺過來的月光
銀色的世界風景連綿
這是我的世界,在公雞未啼的凌晨
更像是父親的世界
而此刻正是我們父子共處對話
今天父親不再咳嗽,比往常沉默
我的話就變得多了些:
這麼多年來,今天的月光我最深刻
您不是說,有一次的月光叫您難忘
八歲那一年的中秋夜。是,我在聽
跑了二多里路的野地去找我父親。是爺爺
雪白的地面映著相思林的樹影濃墨烏黑
我像跌進一幅水墨裡慌張爬行的小蟲子
老爸,您不用再跑了,我都準備好了
今晨卯時您就可以和爺爺、奶奶
還有您的愛妻我的母親他們為鄰
嘿!當心挨罵
是啊,您說讓您的骨灰付流水遠去
您說得輕鬆,我卻抬不動
有時我們想您,有個墓碑
我們抱一把鮮花也好找到您啊
我考慮到您最後要扛的那一塊石頭
希望它不要那麼笨重,上面有這麼幾個字
黃長清宜蘭縣羅東人,又名阿福
   (一九一三~一九九九)
三年前沿著血滴走到十字架跟前,歸主
骨灰罈蓋的月光顯得特別慈祥
我回到孩提依偎在父親的懷裡
車子裡的馬友友把巴哈拉得和月光分不開
我們父子靜靜地享受著幸福無語
車子來個大轉彎而翻到萊萊
她總是對回宜蘭的孩子把龜山島變出來
太平洋鋪了一層可踩過去的金屬
今夜的龜山島比白晝更近
老爸,我們回來了
龜山島就在那裡
我側頭看看父親
月光沾著淚水泛開一片迷茫的漣漪盪漾
龜山島,當我們看到你的此刻
那糅雜在空氣中的哀愁和喜悅
到底是你的、或是我們的?
父親再也不離開宜蘭了
老爸,要不要下去小便?

◎註:
1、萊萊是濱海路上的小村子,回宜蘭的人路過這裡,隨後即能看到宜蘭人的地標——龜山島。見了龜山島,宜蘭人就說到家了。
2、家人都信佛。家父到了八十三歲毅然信奉耶穌基督。

◎作者簡介

  黃春明(1935年-),出生於台灣宜蘭縣羅東鎮,畢業於屏東師院,曾任小學教員、電器行學徒、通信兵、電台編輯、拍記錄片、廣告企劃、愛迪達公司經理、電視節目主持人。是台灣當代重要的鄉土作家,曾獲吳三連文藝獎、國家文藝獎、《中國時報》文學獎等。2001年受邀為東華大學駐校作家,於2002年受邀為政大駐校藝術家。除了小說創作外,黃春明亦致力於兒童繪本、兒童戲劇、現代詩、歌仔戲等創作與編導。出版有小說集《兒子的大玩偶》、《莎喲娜啦.再見》、《鑼》、《小寡婦》、《我愛瑪莉》、《放生》、《九根手指頭的故事》等。 

◎作品賞析

  當小說家黃春明開始寫詩時,一出手就有不凡的氣勢,〈帶父親回家一詩〉把送亡父骨灰罈回宜蘭老家的車程,描述成一趟充滿回憶,與糅雜哀愁和喜悅的旅行,情意動人,曾獲選入年度詩選。

  《帶父親回家》一詩的背景在北部濱海公路。通車於1979年濱海公路,從基隆至蘇澳,過去和北宜公路是台北通往宜蘭唯二的選擇。北宜公路素有九彎十八拐之稱,山景秀麗,車程較短。而濱海公路則有壯闊的海景,也是東北角海岸風景特定區所在地,岩岸地形美不勝收,加上車過萊萊,一路可以遠眺龜山島,誠如黃春明所說:「萊萊是濱海路上的小村子,回宜蘭的人路過這裡,隨後即能看到宜蘭人的地標——龜山島。見了龜山島,宜蘭人就說到家了。」這一趟回家之旅,是父親最後一次的旅行,黃春明捨近求遠,為了讓老人家舒服,於是選擇了較為平穩的濱海公路,

  黃春明曾說過,寫詩有兩個要點:一為,詩應該用明白可懂的白話,通曉易懂,和「詩味」之有無,應不相干;第二,以詩的形式,也可以寫一個故事,有抒述、有對話、有描寫,要和具體生活聯繫起來。《帶父親回家》一詩就十分符合他的理念,用日常對話的形式,魔幻寫實般的情節,寫出孩子與父親不斷交換眼神、心情與不捨的情感,尤其是敘事性十足,故事輪廓清晰可見,使這首詩讀來格外有感染力。

  作者一開始不明說父親已經亡故,只說:「替老人家扣了安全帶,他沒說太緊」,父親的沈默令人好奇。待點出父親在骨灰罈子裡,小說家卻接連用想像力形容「父親的回眸是大理石罈蓋濺過來的月光」和「我回到孩提依偎在父親的懷裡」,營造出父親仍然在身邊,實際上已經離開的殘酷現實,透過不斷的想像與骨灰罈的提醒,終究「月光沾著淚水泛開一片迷茫的漣漪盪漾」,就在要把父親帶到家鄉前,近鄉情怯的孩子痴痴地問:「老爸,要不要下去小便?」更加深了哀傷的情緒。

詩路管理員發表 | NO 41 | 單篇網址 | 迴響(1)

4 月 20, 2008 at 9:51 pm

戴望舒〈樂園鳥〉■評介者 黃郁棋

飛著,飛著,春,夏,秋,冬,
晝,夜,沒有休止,
華羽的樂園鳥,
這是幸福的雲游呢,
還是永恆的苦役?

渴的時候也飲露,
飢的時候也飲露,
華羽的樂園鳥,
這是神仙的佳肴呢,
還是為了對於天的鄉思?

是從樂園裏來的呢,
還是到樂園裏去的?
華羽的樂園鳥,
在茫茫的青空中
也覺得你的路途寂寞嗎?

假使你是從樂園裏來的
可以對我們說嗎,
華羽的樂園鳥,
自從亞當、夏娃被逐後,
那天上的花園已荒蕪到怎樣了?

◎詩人簡介

戴望舒,原名朝寀,別名夢鷗,浙江杭州人,一九○五年三月五日生,一九五○年二月廿八日病逝。早年在宗文中學讀書,一九二三年入上海大學中文系,一九二五年到震旦大學習法文,一九二九年與馮雪峰等開辦水沬書店,一九三○年加入左聯,一九三二年留法,曾在巴黎大學、里昂中法大學就讀,一九三五年回國,次年十月與孫大雨、馮至、卞之琳等創辦《新詩》雜誌。一九三八年在香港主編星島日報《星座》副刊及《頂點》詩刊,一九四一年日本帝國主義佔領香港,詩人被捕入獄,毆打成殘,堅貞不屈,表現了高尚的民族氣節,解放後在新聞總署國際新聞局任職。著有詩集《望舒詩稿》、《望舒草》、《我的記憶》、《災難的歲月》、《戴望舒詩選》等多種。

◎評析

本詩選自戴望舒詩集《望舒草》中的最後一首詩,是最後一首,也只適合放在最後一首,至少這首詩不會出現在詩集前面。看過這首詩,立刻就聯想到了法國詩人Baudelaire所著《le Spleen de Paris》(巴黎的憂鬱)中一篇<Anywhere out of the world>(英法文雙版本請參閱)本詩樂園鳥所提供給讀者的訊息,似乎與波特萊爾的厭世有異曲同工之妙。本詩第一段「飛著,飛著,春,夏,秋,冬,晝,夜,沒有休止」,在極少的字數中使用了大量的逗點,造成了一種短促的焦躁感、疲憊感,戴望舒在首段段末就問道:「這是幸福的雲游呢,還是永恆的苦役?」如果說,詩人就像是飛翔中的青鳥,那麼現在戴望舒已經開始懷疑飛行是否是一件快樂的事情了。

第二、三段,詩人開始探討華羽樂園鳥的故鄉「天上花園」,這就像許多詩人心目中都存在的屬於自己的伊甸園一樣;戴望舒曾經翻譯許多外國作家的詩集,波特萊爾就是其中之一。波特萊爾厭世時,寫下的這篇<Anywhere out of the world>到了最後,內心終於崩潰,它想要飛到一個全世界都找不到它的地方,這地方不就像華羽樂園鳥的故鄉嗎?然而,戴望舒對於美好夢想的失望感,恐怕更甚於此。

在最後一段的地方,詩人以疑問句的手法,詢問樂園鳥:「假設你是從樂園裏來的,可以對我們說嗎,華羽的樂園鳥,自從亞當,夏娃被逐後,那天上的花園已荒蕪到怎樣了?」背面的意思正訴說著:「連天上樂園都荒蕪了,那活著還有什麼希望呢?」全詩瀰漫著一股絕望般的情懷,是否戴望舒對於象徵主義也有了某種程度上的懷疑,認為該是到了轉捩的時候了?

◎備註

在極度的浪漫跟象徵後,戴望舒的詩文果然有了轉變,風格逐漸趨向深刻沉穩,甚至富有禪味;例如在《災難的歲月》中的「白蝴蝶」,則出現了與過去作品完全不一樣的味道:

「給甚麼智慧給我,
小小的白蝴蝶,
翻開了空白之頁,
合上了空白之頁?

翻開的書頁:
寂寞;
合上的書頁:
寂寞。」

詩路管理員發表 | NO 40 | 單篇網址 | 迴響(0)

1 月 25, 2007 at 3:00 am

溫瑞安〈長安──山河錄第一部份〉■評介者 須文蔚

古之舞者……那一場舞後
書生便輸去了長安(註1)
那年的容華,叫人怎生得忘
你若是那閉月,舞後便是那羞花(註2)
當沉魚浮起,落雁(註3)昇起
滿目都是燈謎
我以呵暖呵暖妳
暮色那麼濃
暮色那麼溫柔
而我又急著要走
急著要走……

…….古之舞者,玄衣更霜
妳髮色多麼柔
像一朵黑色的芙蓉
在水流裏散開而落
妳抿嘴笑過少風流雲散
皓齒啟合過多少漁樵耕讀
但我是誰呢?妳知否
我便是長安裏那書生
握書成卷,握竹成簫
手搓一搓便燃亮一盞燈
握刀握劍,或訣或別(註4)
妳且容我將緣份留下
七世三生,永恒不變

…….古之舞者,玄衣更憂
也只不過換回來傷憂一點
愛情一點,關懷一點
絕望一點,美目流盼(註5)一點頭
妳是黃葉,當知秋風
妳在青樓(註6),當知管弦
我在這二十世紀古典的燈下寫詩給妳
才發覺古典有多遙遠
這首詩像心中的一個秘密
永遠也無人發現.
伐木成舟,毀塔成石
輕船石塔,落花滿地
妳抿嘴笑,清麗的一抹
是載走江湖抑或我?

古之舞者……玄衣更憂
時日無多,我緊緊握著妳的手
緊緊追問,妳在何處
妳是誰呢?是黑髮還是白衣
是風景還是河山?
當窗對著窗
無限對著無限
無邊哀愁,盡在心頭
曾是愛妳,曾是偷偷以思念初戀妳
妳回眸巧轉,笑成春水一遍
像自然的雪崩
或美麗的沈吟.
我驚動的同情
我竟沒見過妳
妳相信不相信?
堅定的愛是無需見過的
正如我的俠情
生活在古代的城裏
夕陽低吟在落寞的情懷裏
已過了歲歲年年.
如果我見到了妳……

…….古之舞者,我忽然想到死
像等待再生
就像等待一些驚喜.
在暮色裏我的濃情
遠在千萬里外姑蘇起來.
妳笑笑不再言語
我寂寞和急
寒夜淒冷一片
妳左手裏的是什麼字訣?
右手是第幾招瀟湘?
白衣,當許多江湖不再
我叫我狂如何狂
叫我老如何老
叫我青絲成霜
叫我白髮成鬢,心成冰
千萬里外胡笳(註7)也哭了
長安千萬擣衣(註8)聲
妳是萬古雲霄
我是那羽毛……
長安不在,襄陽不再
城呢?向陽在不在?
我叫一管竹吹盡了江南
是乍逢?是未遇?
像一朵花驚起了一陣江湖

古之武者……玄衣勝雪
千萬度煙波
回首處,不是霧
而是那半生半隱半蔽
另半生似行似動
懷念中的關懷
幻滅裡的武林
最易令人作美的慟哭
當許多事都過去時
妳之一舞,許多情愁
而世間事,向誰訴
白雲?蒼狗?……

…….古之舞者,玄衣更絕
那一彎明月,看過多少格鬥
多少位英雄,站著死去
笑著挺身,哭著故土?
人到三十後
不能想江湖
武林那麼遠
是俠也斷腸
而世間情是一棵
恩恩怨怨的樹
古之舞者……當風煙過去
再來的是什麼……
              稿於一九七五年七月下旬

◎註 釋
□註1﹕縣名。位於陝西省西安市南部,南依秦嶺終南山,北連渭河平原。為周朝鎬京(在西南)、秦朝咸陽(在東)、漢朝長安(在西北)的故地。清朝與咸寧同城,為陝西省治,並為西安府治。民國廢府,仍為陝西省治。經濟以農業為主,盛產小麥、稻、玉米和棉花等。名勝古蹟有紀念唐朝詩人杜甫的杜公祠、華嚴宗發源地的華嚴寺、安葬唐高僧玄奘的興教寺等。不過在詩詞中泛指京師。如唐˙李白˙金陵詩三首之一:「晉家南渡日,此地舊長安。」

□註2:閉月羞花( ㄅㄧˋ ㄩㄝˋ ㄒㄧㄡ ㄏㄨㄚ ),形容女子容貌姣好,足使花、月為之退掩、失色。元˙王實甫˙西廂記˙第一本˙第四折:「只為你閉月羞花相貌,少不得剪草除根大小。

□註3:沉魚落雁(ㄔㄣˊ ㄩˊ ㄌㄨㄛˋ ㄧㄢˋ)本指魚鳥不辨美醜,就算看見美麗的女子也同樣趕緊逃離。莊子藉此說明世間無絕對的是非美醜。典出莊子˙齊物論。後用來形容女子的容貌美麗。

□註4:訣別(ㄐㄩㄝˊ ㄅㄧㄝˊ)辭別、永別。後漢書˙卷八十一˙獨行傳˙范冉傳:「今子遠適千里,會面無期,故輕行相候,以展訣別。」

□註5:流盼(ㄌ一ㄡˊ ㄆㄢˋ),眼睛轉動的樣子。唐˙白行簡˙望夫化為石賦:「憑高流盼,心搖搖而有待,目眇眇而不見。」

□註6:青樓,漢魏六朝詩中常用以指女子居住的地方。三國˙魏˙曹植˙美女篇:「借問女安居,乃在城南端;青樓臨大路,高門結重關。」後用以代稱妓院。唐˙杜牧˙遣懷詩:「十年一覺揚州夢,贏得青樓薄倖名。」

□註7:胡笳( ㄏㄨˊ ㄐ一ㄚ)樂器名。一種古代的吹奏樂器。漢代流行於塞北和西域一帶,是漢、魏鼓吹樂中的主要樂器。因最初為胡人捲蘆葉吹之以作樂,故稱為胡笳。

□註8:擣衣(注音一式 ㄉㄠˇ 一)捶擊衣物使乾淨。樂府詩集.卷四十五.清商曲辭二.唐.李白.子夜四時歌四首.秋歌:「長安一片月,萬戶擣衣聲。」亦作搗衣。

□註9:煙波,雲煙瀰漫的水面。唐˙崔顥˙黃鶴樓詩:「日暮鄉關何處是?煙波江上使人愁。」

◎詩人簡介
  溫瑞安,筆名有溫涼玉、舒俠舞等,廣東梅縣人,一九五四年出生於馬來西亞霹靂州。一九七一至七二年,考上高中,轉入各族學生共處的綜合中學,與方娥真相識。開始在台灣《中國時報》、《現代文學》雜誌、《純文學》月刊、各詩刊發表作品,並在香港《武俠春秋》發表武俠小說。一九七三年創辦「天狼星詩社」推動文學風氣。年底到台灣深造,為籌錢辦詩社而寫《四大名捕會京師》等武俠小說。一九七六至八○年創辦「神州詩社」,以「發揚民族精神,復興中華文化」為己任。八○年九月二十五日因為某種原因,與方娥真遭扣押,後遭遣送出境回到馬來西亞。
  
  一九八一年和方娥真一同到香港,其武俠小說《神州奇俠》、《血河車》等作品在《明報》日報及晚報連載發表並出書。一九八三年底獲得批准在香港的居留權,在「亞視」任創作經理,武俠作品在「博益」出版社出書,也同時在台灣的「萬盛」出版社重印出版,並改編成電影推出。

  一九八五年至八六年為創作全盛期,在新加坡、馬來西亞、泰國、香港、台灣、美國、加拿大等地每月有十八個專欄及連載撰寫。在武俠創作上求新求變,開創「超新派」風格,一九八七年,武俠小說《殺了你好嗎?》在台灣《聯合報》副刊連載,《四大名捕會京師》等作品也在中國大陸出版。

  一九八八至九○年在台灣各大報刊大量刊登或連載作品,在香港推出《溫瑞安(超新派)武俠》週刊,成立「自由一派合作社」。一九九○至九八年,大部分時間皆在中國大陸,致力開發大陸市場,也不斷的創作新作品。

◎評 析
  本詩選自《山河錄》一書,是七○年代膾炙人口的武俠詩代表作。而隨著溫瑞安出走海外,武俠詩也幾乎在台灣成為絕響。

  在溫瑞安的心中:「詩和劍的結合,在中國古代歷史上是有傳統的。李白、杜甫、蘇東坡……可以說他們身上的俠之崢嶸都是從詩中顯露出來的,詩可以是文學層面上的劍。我一直覺得我寫詩,所以讓我的文字自成一派,會讓讀者有耐讀的感覺。」事實上,溫瑞安追懷古典與江湖的詩風,確實十分耐讀,特別是藉由武俠充滿危險的環境描寫,配合充滿古典的意象,交錯著異常緊張的氣氛以及溫柔的情感,轉換在古典與現代的時空中,更使得這首情詩,讀來更顯得柔情似水。

  齊邦媛教授在〈以一條大江的身姿流去〉一文中,指出,《山河錄》中同名章節和各詩的標題,「長安」、「江南」、「峨嵋」、「崑崙」、「少林」、「武當」……很明顯地是寫故國山川。但開篇詩人理想化的「我」即已由遠古舞到「這二十世紀的燈下」,傾訴他對那「沉魚落雁,閉月羞花」的白衣黑髮女子的戀慕。年輕的詩人似乎是故意用舊小說中描寫女子美貌的老套來點出他追慕的特質。齊邦媛教授解析出「長安」一詩,作為一首情詩,真摯動人之處。但如果從政治詩的角度解讀,「長安」作為中國古典詩中永恆都城的象徵,這首詩似乎談的更多的是故國之情,而非單純的「世間情」。讀者不妨細讀最後一段,作者焦躁的是:
    人到三十後
    不能想江湖
    武林那麼遠
    是俠也斷腸
    而世間情是一棵
    恩恩怨怨的樹
當選擇奉獻,卻發現無從著力,連大俠都為之斷腸,相信是七○年代熱血青年的時代感受?

詩路管理員發表 | NO 39 | 單篇網址 | 迴響(0)

1 月 19, 2007 at 12:10 pm

阿芒〈聽詩〉■評介者 鴻鴻

「滴落如銀色蜂蜜」
誰唸出記憶清澈美好的詩行
在樓下 讀詩中途聽到樓上 有人小便
多麼好啊,整個宇宙像褲子擦響
我被繫回了腰帶

◎詩人簡介
  阿芒,筆名,女詩人,職業為國小英語教師。詩作曾在《現在詩》及個人部落格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walkwoman 發表,著有詩集《on/off》。

◎評 析
  這首詩以一個簡單的情節,道出了詩人的詩觀與世界觀。
作者聽到有人讀詩,詩行中「銀色」「蜂蜜」都是珍貴的顏色、甜美的精華,代表文學與藝術從人世中提煉出的美好質素。

  然而聽到一半,情緒被打斷了:樓上有人小便。
  
  粗俗與雅致的對比,立刻生效。然而作者並沒有任何不快,反而豁然開朗,欣喜無限:宇宙、人生,本來就是由生理與心靈共同塑造。口中吐出的詩,與尿道排出的小便,都是世界不可或缺的一部份。詩如此珍美,但人亦不可能一天不排便。當作者聽詩同時,也聽到小便,這巨大的差距,彷彿整個宇宙的奧妙對她打開了。甚至,接下來詩不見了,她只聽到「褲子擦響」,並感覺自己「被繫回了腰帶」──也被繫回了現實。

  詩沒有現實,不能成立,不論現實是存在於詩的內容或它的對立面。但詩作為人生的反芻與再製品,不免是關於過去的(所以作者強調那是「記憶清澈美好」),而小便則提醒了我們現實的需要。阿芒準確地塑造出一個集中的場景,將兩個主題先後引介進來,再以她的反應為這種並置定調。「我被繫回了腰帶」既歌頌了現實,又是充滿詩意的神來一筆,怎不叫人為這雙重勝利,同樣呼出一聲「多麼好啊」!

詩路管理員發表 | NO 38 | 單篇網址 | 迴響(0)

1 月 12, 2007 at 9:45 am

黃粱〈我的靈魂,我的肉體〉■評介者 鴻鴻

螺旋而上的高塔
塔尖,我的靈魂,孩子
你是多麼快樂

背負孩子的脊梁
傴僂(註一),我的肉體,父親
你是多麼疲憊

今夜可口鬆甜
嬰兒的哭聲
夜之蛋糕上的蜂蜜

◎註 解
註一 傴僂(ㄩˇ ㄌㄡˊ):背脊彎曲的病。

◎詩人簡介
  黃粱,本名黃漢銓,1958年生。曾長期隱修寫作,後創立青銅詩學會,在紫藤廬舉辦系列研討。主編有唐山版【大陸先鋒詩叢】十卷,率先引介大陸當代重要詩人詩作。著有詩論《想像的對話》、詩集《瀝青與蜂蜜》。

◎評 析
  本詩前兩段將靈魂比喻為孩子,肉體比喻為背負孩子的父親。肉體被靈魂壓彎了背,讓靈魂可以享受身在高處的快樂。

  在這永恆的分裂、悲劇性的剖析之後,第三段突然跳脫出前兩段的感嘆,如歌聲一般呈現一段悠揚的旋律──嬰兒的哭聲。詩中描寫夜晚像一塊可口的蛋糕。夜晚,讓疲憊的肉體得以休息,分享一點靈魂的快樂。嬰兒的哭聲意味著快樂的靈魂永遠像一個新生兒,也是人類希望之所寄。哭聲通常令人傷感,唯有嬰兒的哭會給人帶來生之喜悅,讓人屏息細聽。哭聲所含帶悲喜交集的複雜感受,軟化了肉體與靈魂的鮮明對立。詩人特別強調夜晚,則暗示了未來的光明。

  這些寓意作者並未明講,但是意象上的呈現,讓讀者被提醒人生的辛苦之後,彷彿也嚐到一口鬆甜的蛋糕。這首詩為我們每個人肩上背負的重擔,提供了些許慰安。

詩路管理員發表 | NO 37 | 單篇網址 | 迴響(4)

1 月 5, 2007 at 11:46 am

陳千武〈海峽〉■評介者 莫渝

海峽 屬於
黑潮海流 不屬於
人類的地盤
潮流穿梭在海底深層
悠暢……
到冬至 季節一變
烏魚群就盪乘潮流回娘家
帶來烏魚子當禮物
幾千年來 海峽的
規律 如此井然有秩序
自然構成的海峽

一望無際的海 屬於
水族們自由的天地
沒有國土的分裂 不受任何
統一的騷擾
幾百年來 從遙遠的
彼岸駕船渡來此岸
就窺測不到彼岸的陋習
只有鄉愁 愛與恨交錯的惦念
時而 受到彼岸的威脅
波蕩不安 疑心生暗鬼
NO
諾!
台灣海峽 仍然一望無際

◎註 解
□註一 海 峽:狹長的水道,兩端與海洋相連。本詩指「台灣海峽」。

□註二 黑 潮:台灣外海有一股壯闊的洋流,寬約四百到五百公里,屬於北太平洋環流的一部分,長久以來,無聲的流過台灣東方外海;17世紀中期,荷蘭人即知道這股溫暖洋流的存在;因為這塊海域,水深四千公尺,陽光幾乎全部被海水吸收,使得水色深黑,日本人取名「黑潮」而留存下來。「黑潮」是一股暖流,影響著台灣的水質、漁業和氣候。

□註三 地 盤:原意:房舍建築的基地。現多引申文為:用特殊的勢力佔領、據為己有、加以控制的地區。

□註四 烏 魚:烏魚,學名鯔魚,背部烏黑。因台語「黑魚」的諧音,習慣稱「烏魚」。

□註五 烏魚子:烏魚子是台灣的名產及珍品之一,含有豐富蛋白質及脂質。取烏魚卵烘乾成片。其加工過程為:選購成熟母魚―→剖取卵巢―→水洗―→擠血―→鹽漬―→脫鹽―→整形―→乾燥―→成品。

□註六 窺 測:偷看並猜測之。

□註七 陋 習:不好的習慣風俗。

□註八 交 錯:交相錯雜,原本有秩序規則混成一團而顯得雜亂。

□註九 惦 念:思念、掛念、惦記。

□註十 疑心生暗鬼:內心有所懷疑,容易產生不合理的猜測。「暗鬼」,指不合情理的懷疑,無法提出實證的念頭。跟此詞類似者有:「心生歹念,邪惡上身」。

□註十一 諾:原意:「允許」、「許諾」,及答應的聲音,等同「是」。在此詩中,延伸前一行英文「NO」的協音,有「不」、「拒絕」、「反對」之意。

◎詩人簡介
  陳千武,本名陳武雄,另有筆名桓夫。1922年5月1日生出於南投縣名間鄉。日治時期台中一中畢業,戰後,在林務機關工作,再轉入台中市政府,1976年創立台中市文化中心擔任主任(後改文英館),1987年從文化中心文英館長職退休。中學時即從事日文寫作,有家藏詩集兩冊,戰後學習中文,展開詩、小說、文學評論、兒童文學與翻譯等文學生涯。1965年,與一群台籍詩人創辦「笠」詩社,發行《笠》詩刊。著有詩集《密林詩抄》(1965年)、《野鹿》(1969年)、《媽祖的纏足》(1974年)、《愛的書籤》(1988年)、《月出的風景》(1993年)、《陳千武精選詩集》(2000年)等,另有翻譯成日文、韓文的詩選集;小說《獵女犯》(1984年);評論《現代詩淺說》(1979年)、《台灣新詩論集》(1997年)等;翻譯《日本現代詩選》(1965年)、《韓國現代詩選》(1975年)、《華麗島詩集》日譯版、《台灣現代詩集》日譯版、《亞洲現代詩集》1~6集等。2003年8月由台中市文化局出版《陳千武詩全集》12冊(陳明台主編)。陳千武先生是台灣新詩史的重要參與者和建構者之一。

◎評 析
  本詩選自《陳千武精選詩集》,最初發表於《台灣時報˙台時副刊》1988年10月1日。
  
  詩題「海峽」,隨無明確,仍可知其所指為與我們息息相關的「台灣海峽」。千百年來,台灣海峽的水與域,或者波濤洶湧,或者悠悠流逝,不改其深沉潛祕,卻見證人事浮沉,興亡盛衰。本詩首段先提海峽所有權的歸屬:「海峽 屬於╱黑潮海流 不屬於╱人類的地盤」。人類的私心,常據地為王,擁權自重,不似「海峽」的寬容深藏。它隸屬「黑潮海流」的一部份,黑潮是暖流,「穿梭在海底深層」,提供台灣漁民固定「禮物」:烏魚。烏魚,原是中國大陸東南沿岸河口棲息的廣鹽性魚類,每年冬季,淡水水溫較海水先下降,烏魚便成群結隊游向海中,隨潮流(黑潮)南下避寒,在台灣海峽附近迴游產卵後,再回返。這趟游程與時間固定,因此被稱為「信魚」。數百年來,烏魚是台灣冬季重要漁獲,繁榮了漁村經濟,在台灣形成獨特的捕烏文化,並有「烏金」之譽。詩中句子:「到冬至 季節一變╱烏魚群就盪乘潮流回娘家╱帶來烏魚子當禮物」,是寫實技法。接著,贊許「幾千年來 海峽的╱規律 如此井然有秩序」。這樣的文字,史實曾有登載。根據18世紀首任台灣巡察御史黃叔璥在台兩年(1722~1724)時的《台海使槎錄》,記錄著:「烏魚於冬至前後盛出,由諸邑鹿港仔先出,次及安平鎮大港,後至瑯嶠海腳於石罅處放子,仍回北路。或云自黃河來。冬至前所捕之魚,名曰正頭烏,則肥;冬至後所捕之魚,曰倒頭烏,則瘦。」鹿港文人洪棄生(洪月樵,1867~1929)的《寄鶴齋選集》有〈食烏魚五十二韻〉詩作,對烏魚的食用、烹飪、販售、魚價、魚季等,分別有所著筆描敘,特別提到「年年隨序到……如潮信有常……」,即「信魚」之稱的印證。

  呼應首段起筆的「海峽……不屬於人類的地盤」,詩第二段:「一望無際的海 屬於╱水族們自由的天地╱沒有國土的分裂 不受任何╱統一的騷擾」。國土的疆界屬於人類的自我設限,其他動物不會自設樊籬,水族們(魚類)一樣享有自由的活動空間:一望無際的海。順此,曾被稱為「黑水溝」的台灣海峽,歷經「幾百年來 從遙遠的╱彼岸駕船渡來此岸」的渡台悲歌之後,已經「窺測不到彼岸的陋習」,剩下的「只有鄉愁 愛與恨交錯的惦念」。不論歷史鄉愁、文化鄉愁,或親人間的惦念,無法改變彼岸對台灣的威脅,包括1950年以來「解放台灣」、「血洗台灣」的口號與行動;加上,1996年以來,數百枚飛彈瞄準台灣的威嚇,形成海峽「波蕩不安」(本詩寫於1988年,尚未出現飛彈威脅!)詩人取習慣語「疑心生暗鬼」,再連用「NO」、「諾」(諾=NO),嘲諷兩岸間存在「互不信任」的僵局。

  水族無疆土,烏魚有信;海峽一望無際,彼岸卻威脅此岸。這是本詩以魚群啟蒙人類的警示。

詩路管理員發表 | NO 36 | 單篇網址 | 迴響(0)

12月 26, 2006 at 9:42 am

代橘〈賓果〉■評介者 余欣娟

於是我們決定賭一賭
拿長繭(註一)的春天下注
和平鴿(註二)從哪個方向起飛
又有哪座牆永遠保持中立
有些人懂得把鮮血加熱
穿過準星(註三)去觀察上帝
於是我們賭
一整排的死亡在沙塵中該向哪裡看齊
當履帶(註四)輾壞了無數個曙光(註五)
我們也只能賭
旗幟要插在哪個傷口
敵人是誰
一具骸骨(註六)揮舞惶恐的拳頭
又有幾架撒旦(註七)在暗中升空
以著火的油田下注
於是我們決定賭一賭
空襲警報之後
誰在賓果(註八)聲中歡呼

◎註 解
□註一 繭(ㄐ|ㄢˇ)l:蠶在變成蛹之前,吐絲結成白色或黃色的橢圓形物體。如:「蠶繭」、「吐絲成繭」、「抽絲剝繭」、「作繭自縛」。《禮記‧祭義》:「世婦卒蠶,奉繭以示于君。」這裡以長繭來形容春天,是指現在春天尚未來到,尚在醞釀,如蠶在繭中,等待生機。

□註二 和平鴿(ㄏㄜˊ ㄆ|ㄥˊ ㄍㄜ):象徵和平的鴿子。聖經創世紀指出,大地被洪水淹沒後,諾亞於方舟放出鴿子,當鴿子啣回一片橄欖葉時,諾亞即知洪水已退。後世遂以鴿子作為和平象徵。

□註三 準星(ㄓㄨㄣˇ ㄒ|ㄥ):槍炮口上端用來瞄準的星尖,與表尺、缺口配合,構成瞄準基線。

□註四 履帶(ㄌㄩˇ ㄉㄞˋ):套在車輪上的鋼質鏈帶。因履帶的著地面積較大,故能減輕車輛對地面單位面積的壓力;而履帶上的凸稜則可增加牽引能力,便於爬坡和在鬆軟不平的路面上行走。如裝甲車、坦克車、起重機等機械,均採用之。亦稱為「鏈軌」。

□註五 曙光(ㄕㄨˋ ㄍㄨㄤ):清晨大地初現的亮光。唐太宗〈除夜詩〉:「對此歡終宴,傾壺待曙光。」這裡比喻光明、希望。如:「這件事已透出一線曙光。」

□註六 骸骨(ㄏㄞˊ ㄍㄨˇ):骨的通稱,一般指屍骨。《儒林外史》第三十九回:「我本是湖廣人,而今把先君骸骨背到故鄉去歸葬。」

□註七 撒旦(ㄙㄚ ㄉㄢˋ):基督教中稱魔鬼為「撒旦」,原指反抗上帝而誘人犯罪的惡魔,他是善的仇敵,是上帝和人類的敵對者。為英語satan的音譯。或譯作「撒但」。

□註八 賓果(ㄅ|ㄣ ㄍㄨㄛˇ):一種美式遊戲。為英語bingo的音譯。由羅特(lotto) 轉化而來,遊戲規則為從袋中取出有號碼的牌子,放在有相當號碼的盤上,以先能排成一列或特定圖形者為優勝。這裡「賓果」是指「答對」了、「勝利」了。

◎詩人簡介
  代橘,本名賴興仕,網路匿名Elea、羊男,1971年生於台北。北市師範專科學校畢業。現職小學教師,《晨曦》網路詩刊編輯。1988年首度發表詩作〈觸覺〉於《現代詩》復刊第13期,作品散見《現代詩》、《創世紀》、《藍星》,1990年後停止投稿。近年開始投入網路文學,作品出現於各大BBS站以及網路個人站台。編有《詩路1999年詩選》,與須文蔚合編《網路新世紀:詩路2000年詩選》。

◎評 析
  這首詩是對戰爭與死亡進行生存之詰問,在種種恐懼害怕迫臨時,生命猶如一場賭注。
詩中所描寫的世界充滿了戰爭與死亡,沒有哪座牆永遠保持中立,都將各有傾靠,而產生不同立場。有了對立面,就容易產生利益衝突,便有爭端。有些人血氣方剛,嗜好殺獵,對天地無所忌憚,他通過手裡的槍瞄準上帝。坦克車的屢帶輾壞多少個晨光希望,世界彷彿慘澹無光,而春天仍長著繭尚未開展。在這暴力殘酷的亂世裡,詩人說「於是我們賭」,「我們也只能賭」,「我們決定賭一賭」,賭是唯一我們能夠選擇的──賭和平鴿從哪升起,賭哪方得勝利,賭對了就能活命。生命如遊戲般賭注。

  詩人使用殘酷的意象,破壞性的動詞,經營出黑色美學,韻律節奏強而有力,彷彿是一句又一句向我們逼問:「賭一賭」。我們亦是世界的一份子,在這仍有戰爭仍有恐懼的時代,藉由這首詩延伸思考,在這地球村裡,誰能在遍野殘骸裡獲得最終的勝利?誰能夠真正「賓果」歡呼?

詩路管理員發表 | NO 35 | 單篇網址 | 迴響(1)

12月 22, 2006 at 12:32 pm

李元貞〈男人〉■評介者 莫渝

我們都知道

男人
是我們乳大的

當他們
牛般強壯
要重回
溫暖
臂彎
的沙丘上
索乳
興奮

其實
他們吹著
一種號管
軍營的
使他們
真正長大
以便
延長鼻子
控制世界

他們酷愛
戰爭
一種精液
砲轟的
遊戲
比起來
女人的愛情
規模太小
且無
生與死的
掙扎

女人們
只好一面
撿骸骨
一面如
池塘般
不抗議的
幽幽的
哭泣

我們都知道

男人
是我們乳大的

◎註 解
□註一 乳 :原意作名詞用,如乳房、乳汁。本詩作動詞解,指:養育,用乳汁養育嬰兒;《唐書》有「如乳哺焉」。

□註二 沙 丘:原本低窪處,因長期的風吹,堆積形成砂礫丘陵。本詩中,暗喻女人胸脯。

□註三 索 乳:「索」,要求、索取。「乳」字,有些版本為「孔」字,尤其網路流傳,似為筆誤。

□註四 酷 愛:很喜愛。「酷」,非常、極。

□註五 精 液:雄性生殖器所產生的液體,內含許多精子。

□註六 掙 扎:用力支持。

□註七 骸 骨:指骨頭,亦指屍體。

□註八 幽幽的:深沉且微帶憤憤不平樣子。

◎詩人簡介
  李元貞,1946年出生於雲南昆明市,父親籍貫為湖北省荊門縣。1949年隨雙親逃難至台灣。1971年台灣大學中國文學研究所碩士班畢業,碩士論文《黃山谷詩與詩論》(1972年出版)。1974年9月赴美國留學,1976年返台,任教淡江大學中文系。教學期間,1977年起參與新女性運動,1982年2月創辦《婦女新知》雜誌,推廣婦女運動。1998年11月,與江文瑜、劉毓秀、陳玉玲、張芳慈等人籌組「女鯨詩社」,為台灣第一個現代女性詩社。2005年7月,自淡江大學中文系退休,現居花蓮。目前擔任總統府國策顧問。1965年開始寫作及發表詩,著有詩文集《女人詩眼》(1995年。分兩部:第一部份7輯詩130首,第二部份詩評4篇);編《紅得發紫:台灣現代女性詩選》(2000年);另有短篇小說集《還鄉與舊夢》(1977年)、《愛情私語》(1992年)、《婚姻私語》(1994年);文學評論《文學論評――古典與現代》(1979年)、《解放愛與美》(1990年)、《女性詩學:台灣現代女詩人集體研究》(2000年)等;文化評論《女人的明天》(1991年)等。

◎評 析
  本詩選自詩文集《女人詩眼》,1984年6月3日作品,發表於《中外文學》第17卷第10期。
  作者長期從事推廣婦女運動,爭取女權,對兩性之間的認知、關係與互動,有迥異傳統的觀念。本詩可以從此角度回看作者的寫作。全詩不規則的分為八段,首尾重複各兩段:「我們都知道╱╱男人╱是我們乳大的」,強調男人是吸女性(母親)奶水長大的。作者刻意用「乳大」,一則強調母性的奶水,一則強調女性的乳房。1970年代之前,台灣仍處於閉鎖的封建的傳統社會,不僅女性羞於露臉,更不容輕易言談女性的胸脯(乳房)與生殖器官。作者取「乳」字,將名詞的習慣用法,改採動詞使用,也有新意之解。

  本詩重點在中間四段,分別由:「當他們」、「其實」、「他們酷愛」、「女人們╱只好」引頭,藉男人動作,以及女人無奈,加以衍釋。這四段有點類似陳述真相,訴說苦衷。作者將男人靠近女胸吸乳獲得興奮(第三段),當成軍中生活的早晚起床熄燈時的吹號(第四段)。男人獲得滋養長大之後,就「延長鼻子╱控制世界」。為什麼是「延長鼻子╱控制世界」?典故來源依義大利作家卡洛˙科洛迪(Carlo Collodi , 1826-1890)於1880年改寫民間傳說,成為兒童文學名著的《木偶奇遇記》;書中講木頭人皮諾(Pinocchio)一說謊話,鼻子就增長。「延長鼻子╱控制世界」即用謊言管理(面對)世界。李元貞改創這句話,可以成為對待政客的名言。

  由軍號延伸出男人「他們酷愛╱戰爭」;戰爭有實質的槍彈砲火的殺傷,作者卻導入男女情愛的戰爭(第五段),僅限他倆纏鬥的戰爭是男子發動「精液╱砲轟的╱遊戲」。不論戰爭或肉搏,女人總是受害者。因戰爭,女人得撿亡夫(或亡子)的遺骨,準備守寡;因情愛肉搏,女人得擔心懷孕而哭暗泣(第六段 )。失意之餘,想及男人,仍重複起筆:「我們都知道╱╱男人╱是我們乳大的」,流露得意樣。

 作者有意提出「反男性」的強烈主張,表現於詩中的,似乎仍跌入傳統女子的幽怨自哀。另外,就形式看,作者刻意以單詞和短句分行,減弱詩的凝聚,應是1970、80年代台灣詩壇曾經流行的寫作模式之一。也許作者認為有如此表達的必要。在吟誦朗讀時,能夠緩和節奏的過度緊湊。

詩路管理員發表 | NO 34 | 單篇網址 | 迴響(0)

12月 15, 2006 at 2:32 am

楊澤〈1976記事3〉■評介者 鴻鴻

越過我們靜默的前額,瑪麗安
我們把自己並放安置在夢的
無風水面。琉璃的水紋慢慢
牽動了近海湛藍的波影。帆影
優雅的天空我們忽而看見
一千隻潔白得沒有任何寓意的海鳥從昔日
我們眺望的燈塔飛航出去

飛航出去。一切事物
皆從我們肉體混亂的港口出發
一千隻潔白的海鳥,瑪麗安
曾象徵了一千種崇高的目的
而一千種崇高的目的,在碼頭熙攘的人群裡被證實
啊,源自同一個曖昧的動機。
瑪麗安,關於熙攘的人群曖昧的
動機請以海鳥無可解釋的潔白
解釋,支持我們的看法……

越過我們靜默的前額,瑪麗安
白晝是一個惡夢終將到來。
瑪麗安,你是否聽過12個王子被施咒變成12隻海鳥的故事?
12個王子因為巫婆的詛咒
祇有在夜裡才能恢復原形,12個王子
在憂鬱而不幸的氣候裡長途飛行
橫越他們故鄉的寒帶來到我們的溫帶定居。
在白樺樹林的後面,瑪麗安我曾與他們交談
他們溫和沈默,被隔離的靈魂裡閃爍著
啊,我對全人類感覺陰鬱的愛……

越過我們靜默的前額,瑪麗安
白晝是一個惡夢即將到來。
人群依舊,混亂依舊……
瑪麗安,在昔日眺望的燈塔
倘若我們再次看見一千隻潔白得沒有任何寓意的
海鳥飛航出去我們將無法辨認──
啊,那12隻溫和、沈默、被詛咒的海鳥……

◎詩人簡介
  楊澤,1954年生於嘉義,台大外文系畢業,美國普林斯頓大學東亞研究博士,八0年代曾任教於美國布朗大學比較文學系,現職中國時報人間副刊主任。出版有詩集《薔薇學派的誕生》、《彷彿在君父的城邦》、《人生不值得活的》。

◎評 析
  楊澤的詩承襲詩經國風的抒情傳統,一詠三歎,極富音樂性。本詩題目帶有作品編號,是楊澤帶有敘事風格的系列情詩之一。

  雖然他聲聲呼喚的瑪麗安,和羅智成的「寶寶」成為台灣現代詩最知名的情人代稱,但楊澤的情詩並非單為戀人而寫,而是以愛情做為論述的出發點,描摹青春年少對純潔愛情的依傍。但愛情的純潔並非建立在不涉肉欲(「一切事物/皆從我們肉體混亂的港口出發」),而是用來對比混亂的人世並展開抵抗。

  年少的壯志以華美的意象出現:「一千隻潔白的海鳥」,但白鳥所源自的動機卻被證實為並不純潔,詩人甚至不敢告訴我們那是什麼,而只以「曖昧」名之。然而,不論「白鳥」代表的是愛的藉口,還是潛意識性的征服慾望,這首詩已自此超越了情詩的格局,刺向詩人與世界的關係。詩人更用「白晝是一個惡夢終將到來」,反襯年輕的情人事實上是躲藏在安逸的暗夜之中,對人世的風暴或愛情未知的發展,只能充滿恐懼與臆想。

  在對世界的恐懼中,詩人又將自己認同於變成海鳥的12個王子,只有在暗夜才能具備王子的身份,當天明之後,又變成海鳥飛航出去,他擔心自己會跟所有人並無兩樣。

  22歲的詩人,一面懷抱美好的雄心壯志,一面卻已預見雄心壯志的庸俗性,擔心自己即將被同化。而他所能傾訴的,只有瑪麗安。對全人類的愛,陰鬱且疑慮重重;對瑪麗安的愛,卻寧定真切(帆影優雅的無風水面)。楊澤的情詩展現了年輕人面對未知世界的真實感觸,無怪乎能深深打動每一代騷動的心靈。

詩路管理員發表 | NO 33 | 單篇網址 | 迴響(0)

12月 8, 2006 at 2:26 pm

鴻鴻〈最後的晚餐〉■評介者 余欣娟

我攢(註一)緊拳頭
不讓手心的傷口提早迸裂(註二)

沒有人忍心說出,你持煙的手指
已經交叉成十字

啊,我心中有一片月光
照著你將復活的果園

無神論者端來的米飯,湯,菜,佐料都如此甘美
牆外異教徒(註三)的情歌也令我落淚

如果有背叛者在我們中間
必定是魚沒有煎熟的那一面

我們都吃得太飽,開始睏倦
以致忘記了悲傷

◎註 解
□註一 攢(ㄘㄨㄢ/):動詞。拼湊、聚合。另一音(ㄗㄢˇ) :動詞。積蓄﹑儲蓄。這裡表示緊握住。

□註二 迸 裂(ㄅㄥˋ ㄌ|ㄝˋ):突然裂開。《西遊記》第二十八回:「陡然間,就狐假虎威,紅鬚倒豎,血髮朝天,眼睛迸裂。」
□註三 異教徒(|ˋ ㄐ|ㄠˋ ㄊㄨ/):非信仰正統教派的人,通稱為「異教徒」。

◎詩人簡介
  鴻鴻,本名閻鴻亞,1964年10月23日生於台南。國立藝術學院戲劇系畢業。參加過「漢廣」詩社,於雲門舞集習舞。曾任《現代詩》主編、《表演藝術》雜誌編輯、舞臺劇導演、電影副導演、中時晚報記者。現為密獵者劇團的策畫、導演,快活羊電影工作室負責人。曾獲時報文學獎新詩首獎、聯合報文學獎新詩第一名、時報文學獎小說評審獎、國軍文藝金像獎、臺灣省文學獎評審獎。以《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獲金馬獎最佳原著劇本獎,首部編導影片《3橘之戀》於芝加哥影展獲國際影評人獎、南特影展獲最佳導演獎,《人間喜劇》獲新聞局優良電影劇本獎、南特影展觀眾票選最佳影片、阿曼馬斯喀特影展金匕首獎、以及法國維蘇影展開幕片。著有詩集《在回憶中回憶上一次旅行》、《黑暗中的音樂》、《與我無關的東西》,小說集《一尾寫小說的魚》,散文集《可行走的房子可吃的船》,劇本《如果在冬夜一個旅人》,譯有《課堂驚魂》,電影評論《跳舞之後天亮以前》,與月惠合編著《我暗戀的桃花源》。

◎評 析
  這首詩有著宗教情懷,詩人以悲憫的心去思索罪與救贖等課題。

  詩題「最後的晚餐」已經給予讀者提示,這首詩書寫的背後隱含了宗教典故。最後的晚餐是指耶穌與他十二位門徒共聚的最後晚餐,出自馬太福音第26章、約翰福音13—17章。逾越節是猶太人慶祝解放的日子,慶祝他們不再是埃及奴隸。在這節慶的晚餐會上,耶穌告訴門徒他們之中將有背叛者將出賣他,席間耶穌幫門徒洗腳告訴他們日後要彼此相愛,誠如他愛他們一樣。之後,耶穌果真遭到猶大的背叛,而上帝藉由耶穌釘上十字架,以血洗刷人們的罪惡,使人們得到救贖。回到這首詩來看,這最後一餐有可能是詩中作者與「持煙者」共度的最後一餐,持煙者的手指交叉成十字,彷彿是個殉難者,以身殉道。在這裡的「道」除了可以解釋為宗教意涵,我們也可以擴大來看,涵蓋了「崇高的理想」、「志業」。

  這最後的晚餐是這麼的哀傷與神聖,但在詩的最後兩行,「我們都吃得太飽,開始睏倦/以致忘記了哀傷」。鴻鴻以飽食便倦怠──人的原始生理反應,去對比那個即將殉道者的神聖,讓讀者感到落差滑稽之際,卻更深地觸碰到人的可悲。

詩路管理員發表 | NO 32 | 單篇網址 | 迴響(0)

« 上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