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簡介


簡介/登入

分類彙整

月曆

7 月 2019
« 12月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31  


分月彙整


搜尋


搜尋關鍵詞



文章列表

最近迴響

最近引用

推薦連結


RSS聯播:

Feed


詩作 彙整

« 上頁 下頁 »

星期二, 12月 12th, 2006

肝膽──記三國演義

不知你是否還記得
用時間支架的這場歷史,是友誼和抱負之火在煨燙
各自軀體掏出,共遞過來的肝膽
鐵馬金戈的烽塵
不宜走得太快,小雨淋濕的青梅
靜靜在酒皿發熱,曹孟德和姓劉的那一席話
千古後還放上豪傑們的棋譜互奕
人物寫自素帛沾血
神貌於對答和列陣的架勢謀略間,鬚眉相見
男人互在敵手的器宇前挺昂自己巨大脊椎
一盅酒、一柄羽扇、一癱燭火
以整冊春秋之心燃盡長長的燈蕊
頭顱存放頸項或捧入掌中
天地為一句誓言的重量,桃園燦開成兄弟的林址
隆中相對,生死都交給醮筆簽署出師表的君臣
華容餘燼,老駒伏櫪…往眼睛深處藏摺英雄的相惜
不再出現的年月
四川武侯祠和中原赤壁間這樣的一條臍帶
推開山川未竟的志節、沈鬱的洗滌
歲月長江每次胸脯起伏
濺高了的聲息

詩路管理員發表 | 詩作 | 單篇網址 | 迴響(0)

星期二, 12月 12th, 2006

伙伴相握

我手掌
展開來,是流向你的河川
糾結的山河
所有河川雖橫截著砂與石礫
手掌併攏挺放,掌紋內
就是我身體的台灣,我以此與你相握
在這手掌內,裹著骨骼和心
擁抱了 夢裏都挺直的
FORMOSA海之前線,包括了我留在
外島海灘退潮礁岩間的軌砦鐵蒺藜
戎守的日月
手掌握拳時刻
是指頭對心靈說話的思想與決心
但為朋友鬆開
包住你的手掌,就如同疊印
乾淨清晰的FAX自肝膽肺腑傳遞
手掌留住擱放的熱度
山河 絕對明白
相握是一生的許諾
否則
人的重量何在?!
歷史都會變薄……
後記:三月廿日,台中清泉岡度也、紹連、岩上、志方、衛民走後,深夜未睡。四月十二日與杜十三、蕭蕭、白靈、吉諒、文蔚聚述完稿。

詩路管理員發表 | 詩作 | 單篇網址 | 迴響(0)

星期二, 12月 12th, 2006

吞不下的事故

齒牙間
一塊久嚼不爛的肉
以韌性堅持
此刻與過去的存在
連筋的肉
已破壞了咀嚼、吞嚥、和消化的秩序
牙臼不能攏合時
心情總會問:它是
什麼肉 所引發的疼痛
是那遭宰割事故之一小部分
可能的整體諸貌
被憶及
後記:洛夫有詩:禿鷹以小孩肋骨剃牙……。使我驚悸的,不是鷹;而是那消失的小孩。

詩路管理員發表 | 詩作 | 單篇網址 | 迴響(0)

星期二, 12月 12th, 2006

男人的骨骼屬性

我們
骨骼始終堅持
撐住
整個天空所仰不到的高度
骨骼們要在鈣化前,進到高處
以明朗聲響彼此拍打、互語
因為
骨骼都滿足於萎縮的高矮
歷史,絕昂不起頭
所有名字也都發不出聲
世界黑得連點燐火都沒有

詩路管理員發表 | 詩作 | 單篇網址 | 迴響(0)

星期二, 12月 12th, 2006

晨安吾愛

她是愉悅的
在雙人床上,她觸探到我存在的體溫。
海洋波濤盪很久才回來的我,明白到
潮汐挨擦月光的安舒觸覺是真正釋放的屬家感覺
睡眠是觸覺的
冬夜可以延長
當我在寒噤中醒目的深層,多麼意外
發現自己被掀開,給遺忘在她扯緊的毯被外
她纏裹了所有如同繭裏的蛹一樣熟睡……
久久才回家的我竟躺在她夢的外邊
此刻扯開她的被子不就是扯開她的夢了嗎
睡得多好,絕不能吵醒、擠回她裏面
在整個夜裏,因為冷
我悄悄起床,一件件穿回睡前脫下的軍衣
蓋上,所帶回厚防寒夾克
繼續留在夢的外沿──
為她的夢,開始戍守
模糊臉孔移動在
夜之房間。我再又發現
女人被時間凝固的酸楚,收摺入一張床
床,躺棄在
愈來愈膨脹,比夜更大更空曠而冷的
吐厚絲繭的屋子
因寂寞害怕在夜裏哭濕的自己
在彼此的雙人床內,蜷縮的藏了起來
男人不應扯開或驚擾她禁閉的軀體
我守住快臨到的黎明,躺在我的位置
她側身臥於床另半域,熟睡持續
……夢著什麼
不要問
沒有夢的沈睡才是真正安心的睡眠
知道、也感覺到,我的回家。
守著。等她醒
她會愉悅的掀開自己
她眼睛會睜亮了
整個房間,她會再次閉上
觸及一個最最熟悉的軍人的心跳,低聲說
晨安吾愛。

詩路管理員發表 | 詩作 | 單篇網址 | 迴響(0)

星期二, 12月 12th, 2006

待機四小時,仍然溫柔如昔嗎

我心裏等待的那明眸美人,遲遲未到達
一架軍機意外的將機場跑道蒙以驚駭之火引發爆響
我倆已約妥見面時地而謹慎握緊玫瑰花和自己
據說空軍機員套身紅飛行裝撒散出整束身軀更多的玫瑰
時間在我眉宇眼神撥電話的手指節內縮為哀戚的白色
那些年輕人停在墜陷光焰裏彎腰猛扯縮皺的吼聲
美,焦炙坐在那一簇水仙內在臨死亡反映間等待開落
片片分裂的,沸燙大泡的疼痛痙攣漸漸漸漸終於沈寂
我遲到了嗎
不,死亡插隊;美在死亡的裂口間要整理它的最後
風在長髮裏紊亂
是這樣溫柔的進入在殘賸身體裏探找遺留的溫柔。
‧記十月十日上午,空軍C-130機墜爆,松山機場停飛管制。

詩路管理員發表 | 詩作 | 單篇網址 | 迴響(0)

星期二, 12月 12th, 2006

她以赤裸
走向
窗前
在我所有預備的框框中
走了出去
她自己舒展含括
味蕾和種籽
她是一個母性的軀體
有自己的 陰丘
自己的心臟和回音
自己的血統
她回顧我癱瘓的愛慾
而後
離開

詩路管理員發表 | 詩作 | 單篇網址 | 迴響(0)

星期二, 12月 12th, 2006

吸吮

讓整個房間和乳房都靜下來

鳥的聲
音,樹的體
液和草根
向大地的吸吮
以及風,輕咬
陽光的笑
赤裸的又嬰孩的,天真與本能。

詩路管理員發表 | 詩作 | 單篇網址 | 迴響(0)

星期二, 12月 12th, 2006

靜物

每根髮絲用聲音
頭皮層用香味
來回答
耳鼻輕輕摩擦的動作

詩路管理員發表 | 詩作 | 單篇網址 | 迴響(0)

星期二, 12月 12th, 2006

在台北等一句話

她擠進天祥的雨聲裏靜靜站立電話亭投幣
一個纖小身形溶化入群山的沖刷內
穿紅襖子的冷,被
朵朵梅花
縫繫在抽繅白絲繭的紡織機上。
我默坐等待硬幣跌落
捏造那一句生日快樂的台北落日
搓出愈來愈瘦,但不肯斷的雨的聲音。
後記:她到花蓮,那一天我一直等這句簡單深摯的話,發自她和整個山川。相信她是在天祥梅林的公車站打這電話的。

詩路管理員發表 | 詩作 | 單篇網址 | 迴響(0)

« 上頁 下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