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簡介


簡介/登入

分類彙整

月曆

3 月 2019
« 12月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31


分月彙整


搜尋


搜尋關鍵詞



文章列表

最近迴響

最近引用

推薦連結


RSS聯播:

Feed


詩作 彙整

« 上頁

星期二, 12月 12th, 2006

航行者

1
他們在尋找
一則傳說的實質,人魚的存否
他們懷疑有關信仰確據,航海者的幻覺
我簡單說:
在大海內
我自己身軀和鯨、豚意念,重疊合一
明白 巨大藍額皺紋內迴響的空間
是變幻開啟的意識門戶,讓任何自由人
歷程蛻變,都可以發現到,人魚
居於人神交壤的晨昏醒寐,等待我們,鱗鰭起伏
是溫血的 呼吸
冷血的 脈動
人和魚,最初與最末後思考所孿生合一的海
尋求、跨躍的形象。
我曾經看見
牠,帶引幻化的靈魂
在童話,海與天空,深邃的某一頁
白沫噴放的疲憊極處
夜透澈如玻璃的微明之鄉
如嬰兒於子宮的溫床
一起尋找再生的,自我性情 牠身軀浮懸
死與永生的水紋脊線,將我
活潑游濺之情緒與氣息,自足膝與腰部,鯤化為出生前
魚的巨大扁尾
在雙子、雙魚星座
曙光、黑暗的天際,作極大自由的擺動
擺動。牠自你我
夢的臉龐側方,出現,前移 先伸出了
頸項、胳膊、胸與乳房
漸及母性臍孔下甩落的肢體
浸入藍色 我們的血緣,前導著
牠總在輕觸我之後,離去。
2
鼻息起伏
有魚游出在你我肢體上
我凝視其形其容
是我與我所有親人溫宛之貌……
你與我繫紮於延續
於身體不可能處
裂出的另類複製
不同於我對愛戀之難捨難取 你是母親
熟悉我的順逆盈缺 你是妻子,莫逆之友
你在我哭泣之中哭泣
不發聲響即相偕與共
[…]

詩路管理員發表 | 詩作 | 單篇網址 | 迴響(0)

星期二, 12月 12th, 2006

航行者

航行者
始終不肯改變姿態
仰臥的人 波浪內
細細吃著風雨和海岸 年輕的血發漲在皮膚底
吃所有海鷗和鴿子 要擠入這塊靛青區域
吃伙伴們喊叫 營造一種魅惑
吃夢,吃伸展的、浮動的 一杯酒漿的紅色燃燒
骨骼肌肉裏的生氣 光影甩盪的行為和綑緊的旗索
吃水花內的皺紋 各處驚跳起來的人
抹嘴,傾聽並且搓揉 猛力捶打甲板和床
心和聲音相互搏擊的浪沫 吃著颱風後神經斷脫的繩頭
太陽在航泊日記走過的一條汗腺 總站在高處遠眺錨鍊與划槳奴
吃蒲公英、月亮、和美麗的魚 抹平顫動的肉
吞下豎直的桅桿 紊亂濺灑鹹澀的濕頭髮
和桅桿後面的雲 測量從躺到站立的改變
一同幌移 血壓與脈搏的改變
一同蠕動 腸液和喉節的蠕動
吃著航行 鐘錶的航行
吃波浪的舌尖和牙齒 數算數算數 算
吃女子頭髮和壓下的面頰 不全然孤獨的寂寞
吃群山脊線裸臥的鳥翅和韻律 一次兩次同伙伴爭吵
吃著飢餓,和土地找不到的愛慾 […]

詩路管理員發表 | 詩作 | 單篇網址 | 迴響(0)

星期二, 12月 12th, 2006

死亡處理方式

如果可以
為自己選擇一種死亡處理方式
不喜歡躺在床上
或等在凝靜裏聽火的聲音偷爬上來
從衣裳頭髮舔起。
當然,裹進土裏不已木板隔絕
像叫化機般慢慢自然熟透
也是可以考量的。
喜歡天葬,但不同意任人將
身體剁開。
至於往海撒散骨灰,更是沒什麼感覺
那麼就扎一個猛子,在海深處
完整或不完整的交給魚
輕輕重重的咬盡我
語言對話像海在漱口
洗乾淨,這活過、呼吸過的
坐在珊瑚間剝出原藏在肉裏頭的骸骨
回憶那些未忘卻之疼痛
海水清澄如眼珠
我還是未清楚選擇
死亡處理方式
獅子萊歐也沒有選擇死去
牠把牙齒留在草原上
自己不知跑到哪兒去玩了
空氣還遠遠抖動著吼叫的聲音。
後記:三月十四日讀韓國金良植的〈我之死〉所思想的。她丈夫是海軍,軍人距戰爭多遠呢?!意念裏,我對自己又如何期許呢?!

詩路管理員發表 | 詩作 | 單篇網址 | 迴響(0)

星期二, 12月 12th, 2006

二月,你的新書

該友人
給你寄些書去,放在
信箱裏等你來取
(你出外玩了一年多
該回來聊聊了吧)
我僅在書店找到你的書
搜巡的視線縮回,閉眼片刻
天空確有些冷
雨滴在你心跳停止剎那
溫度由窗外攝氏十度跌入你身體的零點
你以留下的文字保持生命在思想的姿勢
鋼鐵蝴蝶以金屬性音質飛出二月
你這時應該在海洋上
看冷太陽被浪濤們拋擲浮沈
你的最後位置
當然不是一個甕
風都沒你跑得迅速
你在鷹的翎羽思索
文學多角度的新方向
雨繼續在趕路
你把日子喊停,撥開時間
好進出每個冷暖色調的心
誰也不知道
你的近況,但我想你是懶了
所以那一片極寬極闊的留白僅及一本書厚,你也
不願跨過來
後記:二月,燿德的新書《鋼鐵蝴蝶》由初安民兄(聯合文學)燙手的出版。書中一句:極寬極闊的留白,是寫給他自己的。

詩路管理員發表 | 詩作 | 單篇網址 | 迴響(0)

星期二, 12月 12th, 2006

火讀完整本林燿德

焚化前片刻
燙辣眼球才睜開,拍攝
一本書,全部終結的過程見證
空曠的寂聆往整冊扉頁內
一一翻讀
自己對每一粒字所作過的沈思
要一切清楚錄音
火焰的歌,手指閱讀紙張的微響
身體長短行的文句,在頁次間
活潑,沸騰,捲動。由燙
漸冷。的。輪迴。
這時多麼想
霜寒 再降臨一回
細聽澗水解凍,才肯
瀝出所有記憶。
忘了帶來 眼鏡
且試著轉動頸脖,讓背脊骨
再發一遍 嫩芽。
體味死
才懂得記錄愛
堅持在所有的冷裏
試著寫出一種暖度。也眷戀
十樓小書房的日夜
(溫宛女子不要哭泣
妳幾時到我這裏來呢)
誰的口吹氣在疲倦了的嘴唇
有人在睡眠裏為妳再舖一次床巾。
不發聲,書內
驕傲過的文字都沈默
未走到稿紙最末一格就擱筆
確有不甘。
最後的這些頁次
連同自己
徹底的一併審讀
點火。點燃 頭髮、指甲、骨髓……
故事是還年輕、炙熱
雖祇三十四隻鴿子的飛落飛起
海洋,有海和其中所充滿的澎湃
大地,有都市、後現代社會及白堊層
光焰濃淡的合唱
指揮棒正敲開各個樂章
年輕年輕的 正上昇的臉。
安靜的黑色扉頁已等待
頭顱仰在該擱的位置。
亙古不熄的終結之聲
自每一瓣空氣所揚起的啜泣內湧臨
火,在詳細又詳細,閱讀
讀完整本精裝書……
(我們站在圈外,低首抿唇
遺憾的恨著
這麼好的一本書
我們祇讀了
不到一半……)
後記:燿德火葬,依家屬長者意願,罈存。但認識他的朋友都知道,他仍走在海洋和大她,不停更換在世界的位置。

詩路管理員發表 | 詩作 | 單篇網址 | 迴響(0)

星期二, 12月 12th, 2006

冷暖疑問

厚夾克外的
高雄,地域更易,竟這般
燠熱……蛻一層皮
又想掙脫一層
肉,再去會晤台北的亡友。
一直明白亡友的知覺凝在驚駭怔止的血裏
他在台北最冷的一夜急著尋找陽光地域
曝曬,滿肚子
年歲書冊,而
放棄了桌上一疊厚稿紙內大串太陽的領地
猝冷乍熱的心臟將他
滿脊髓冬天的骨骼脊節抖鬆,猛然
絆仆在倒傾的姿勢上。
想,亡友此刻在殮房
是否仍以當時的冷,剝灰鬱的
鹽漬,在牆壁
和起皺斑手掌,捏一份自責
(那一份冷暖間的哀傷啊)
而多次努力挪動僵寒的腰、腿
把霜從衣領與雙頰拍落
再次自己走入房間
如我跨出飛機艙
站到太陽下溶化。
我的步伐與兩地溫差都在壓迫
緊捏充血的心臟。每一跨步
都有同樣一枚太陽,扎進亡友閉瞌
瞳眸,作微弱的 抽搐。
我們體溫能交換嗎?在胸膛內
血和血交換,他能醒過來嗎?
好久未出海了
將軍 口袋裏還帶有種籽嗎?
(種籽在心臟的血庫內,燿德
要它一粒粒篩出來嗎?)
後記:燿德送過我一首詩「汪啟疆,你帶種籽出海嗎?」,當我晉升將階後,他開始嚴肅的稱呼階級,不肯改口。這是我們在事業與文學上的相互期許和尊重。

詩路管理員發表 | 詩作 | 單篇網址 | 迴響(0)

星期二, 12月 12th, 2006

不要以任何聲音觸及璐茜的家

作晚星光燭火與驚駭皆熄
不要再有任何聲音擾亂他的家和夢境
一九九六年元月九日 第二夜
整個夜呈皺摺的黑色、扉頁再次打開。他
所留的書櫃所有文字墨跡此刻已泛出骨骼的
燐光,他年輕顴骨一下子浮滿時間彫痕
整個都市仍在雨水內浸泡溶蝕。日子潮濕腐敗
書桌,仍然壓住那張奇異彩色圖片:穿
大衣的男人,站在同體型大小的棲鷹和立直
的大魚之間,背後是空曠模糊的地脊線,彼此
以什麼對話?我支在玻璃墊上 俯視這一切
荒謬與象徵的內容。試想
將一杯冷茶在心中烘暖
彼此來互遞對話……
他總習於默坐書房。閱讀書寫,文字紋
身,以便蒐集所有晝夜的沈思,將評論雄辯
消化於胸腹。他總坐在稿紙前,啜一杯黑咖
啡的 習慣,聆聽自己精選的CD。
但他昨夜突然以背脊纏撞在未談完話題的電
話線上。亦在那片刻,同時凝止的 是工作
腕錶和電話碼所栓住的名字、手勢。所有計畫
書的 崩落。沒有風,連門都沒打開
燿德就 自己
走。了。
我來,我軍裝攜帶只有一粒 裂口心臟
淋一九九六年元月九日,凍雨的傷
璐茜溫宛對我
不肯把悲哀分泌出、裂出
濕啞手帕已捏成一團梗硬的濃瘍
才一天,女人頸脖 腫出她男人的喉結
臉,浸在太久的燈光內
福馬林液,美得奇異蒼白。
脫帽,沈靜站立
我向這勇氣女子敬禮
滿舍空曠為人靜後湧現的孤獨噤然冷縮
舌頭回到牙床內抖擻、痙攣且難以說
話。
用指尖緊按額際坍潰的歲紋
雨滴淋濺頰間,時鐘
跛腳。
他現在已經到了世界盡頭
我們已追趕不上。我試想
能不能用一杯熱茶去她胸口的寒噤
濡濕彼此的對語
她已一一取出
抽屜新舊所收藏成冊相片
眼和凝視溫暖眨合分分秒秒
解開永遠的黑色扉頁,向我輕輕話談
這男人竹簡刻進女人身體內的
聲音、形象、文字、和時間
告訴靜坐的客人,請
不要有任何聲音發自家裏
燿德
會回來
按鈴

我轉過身,伏吻他案牘玻璃
酸鼻的淚水面向窗櫺
我對身體內隨同昨夜已死去的那一部份,說
請,脫帽 陪他走
這傑出詩人的原稿和滿身 落
葉,將 量身
排出整齊的



註:元月八日深夜接獲林婷啜泣的電話,即趕往燿德新店居所。璐茜讓我靜靜在他小書房內坐到九日四點半鐘,她冷靜哀楚傾說燿德,一杯茶由熱變冷,桌上小日光燈閃滅兩次。

詩路管理員發表 | 詩作 | 單篇網址 | 迴響(0)

星期二, 12月 12th, 2006

眉宇

印度的太陽在恆河黎明仍然昇起時
一粒作響聲投入
作相對速度的下沈,且落入
眾人眼底漣漪所貯存的
黑眸中心。
德蕾沙修女這粒瘦小的
身軀,躺進了所有印度人的眉宇
安詳而舒坦,彷彿抹去,已
抹去 所有貧窮者臉頰凝住的,淚滴。
後記:一段時間常思想死亡、出現席勒畫的「家族」那畸形身軀。但另一段時間死亡是溫暖的,巨大柴薪自燃著,坦然入睡,給予世間溫度。

詩路管理員發表 | 詩作 | 單篇網址 | 迴響(0)

星期二, 12月 12th, 2006

我的房間

我的房間小
但,小中見大
空白牆壁渲開所有雲紋
懸掛月亮女神希臘風的浴後休憩
許多本漫畫書
架高了自己的童心藩籬,而
好些詩集,是耕耘的,頭枕的
一畝畝夢想、和一方方面頰
窗子外時間會飛翔落於桌面
直站或伏臥的,啄食
波瀾四濺的大西洋、太平洋戰史
獵殺 紅色十月號
沾滿眼淚和死亡的 旭日
任小鬧鐘悠閒的
咬玩歲月
季節來椅子上坐會兒
小冰箱裏就住著冬天
有兩具電話,一條連繫了作戰中心
傳遞海峽和部隊突發的寒暑通報
另外一根淡色線
貼住世界與家人的 聲音
房間喜歡燈的赤裸
軍衣掛起身體蛻脫休息的空間
留倥總來往的日夜
暫停一刻。傾聽我
每次支額揉眼
警告鏡片
不能太快老花,因為
歲月仍那麼長
血液,仍是那麼鮮紅的草莓畦
我的房間有一瓶消失的酒
紮藍絲帶,在來訪朋友嘴上和胸口擦拭

詩路管理員發表 | 詩作 | 單篇網址 | 迴響(0)

星期二, 12月 12th, 2006

赤壁

江水焚日炙蘆葦
竹籔斜刺裂帳帷
時間在草木同朽的風中挪移
烈旗奔啼弓響角鳴間
天下大勢鼎足坐落於彼此膝上
歷史懍然噤聲
英雄們站起骨骼,盡磔血肉
架疊滾燙信諾
煨出一鍋上好的
男人糜肉,率性
吃上幾碗
是何等痛快
夜深相袒,何惜此頭
且飲一甕吧,片時更梆已起
且明割劃長江縷縷肌膚
掛於你我營火間。

詩路管理員發表 | 詩作 | 單篇網址 | 迴響(0)

« 上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