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簡介


簡介/登入

分類彙整

月曆

12月 2006
« 12月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31


分月彙整


搜尋


搜尋關鍵詞



文章列表

最近迴響

最近引用

推薦連結


RSS聯播:

Feed


12月, 2006 彙整

« 上頁 下頁 »

星期二, 12月 12th, 2006

冷暖疑問

厚夾克外的
高雄,地域更易,竟這般
燠熱……蛻一層皮
又想掙脫一層
肉,再去會晤台北的亡友。
一直明白亡友的知覺凝在驚駭怔止的血裏
他在台北最冷的一夜急著尋找陽光地域
曝曬,滿肚子
年歲書冊,而
放棄了桌上一疊厚稿紙內大串太陽的領地
猝冷乍熱的心臟將他
滿脊髓冬天的骨骼脊節抖鬆,猛然
絆仆在倒傾的姿勢上。
想,亡友此刻在殮房
是否仍以當時的冷,剝灰鬱的
鹽漬,在牆壁
和起皺斑手掌,捏一份自責
(那一份冷暖間的哀傷啊)
而多次努力挪動僵寒的腰、腿
把霜從衣領與雙頰拍落
再次自己走入房間
如我跨出飛機艙
站到太陽下溶化。
我的步伐與兩地溫差都在壓迫
緊捏充血的心臟。每一跨步
都有同樣一枚太陽,扎進亡友閉瞌
瞳眸,作微弱的 抽搐。
我們體溫能交換嗎?在胸膛內
血和血交換,他能醒過來嗎?
好久未出海了
將軍 口袋裏還帶有種籽嗎?
(種籽在心臟的血庫內,燿德
要它一粒粒篩出來嗎?)
後記:燿德送過我一首詩「汪啟疆,你帶種籽出海嗎?」,當我晉升將階後,他開始嚴肅的稱呼階級,不肯改口。這是我們在事業與文學上的相互期許和尊重。

詩路管理員發表 | 詩作 | 單篇網址 | 迴響(0)

星期二, 12月 12th, 2006

不要以任何聲音觸及璐茜的家

作晚星光燭火與驚駭皆熄
不要再有任何聲音擾亂他的家和夢境
一九九六年元月九日 第二夜
整個夜呈皺摺的黑色、扉頁再次打開。他
所留的書櫃所有文字墨跡此刻已泛出骨骼的
燐光,他年輕顴骨一下子浮滿時間彫痕
整個都市仍在雨水內浸泡溶蝕。日子潮濕腐敗
書桌,仍然壓住那張奇異彩色圖片:穿
大衣的男人,站在同體型大小的棲鷹和立直
的大魚之間,背後是空曠模糊的地脊線,彼此
以什麼對話?我支在玻璃墊上 俯視這一切
荒謬與象徵的內容。試想
將一杯冷茶在心中烘暖
彼此來互遞對話……
他總習於默坐書房。閱讀書寫,文字紋
身,以便蒐集所有晝夜的沈思,將評論雄辯
消化於胸腹。他總坐在稿紙前,啜一杯黑咖
啡的 習慣,聆聽自己精選的CD。
但他昨夜突然以背脊纏撞在未談完話題的電
話線上。亦在那片刻,同時凝止的 是工作
腕錶和電話碼所栓住的名字、手勢。所有計畫
書的 崩落。沒有風,連門都沒打開
燿德就 自己
走。了。
我來,我軍裝攜帶只有一粒 裂口心臟
淋一九九六年元月九日,凍雨的傷
璐茜溫宛對我
不肯把悲哀分泌出、裂出
濕啞手帕已捏成一團梗硬的濃瘍
才一天,女人頸脖 腫出她男人的喉結
臉,浸在太久的燈光內
福馬林液,美得奇異蒼白。
脫帽,沈靜站立
我向這勇氣女子敬禮
滿舍空曠為人靜後湧現的孤獨噤然冷縮
舌頭回到牙床內抖擻、痙攣且難以說
話。
用指尖緊按額際坍潰的歲紋
雨滴淋濺頰間,時鐘
跛腳。
他現在已經到了世界盡頭
我們已追趕不上。我試想
能不能用一杯熱茶去她胸口的寒噤
濡濕彼此的對語
她已一一取出
抽屜新舊所收藏成冊相片
眼和凝視溫暖眨合分分秒秒
解開永遠的黑色扉頁,向我輕輕話談
這男人竹簡刻進女人身體內的
聲音、形象、文字、和時間
告訴靜坐的客人,請
不要有任何聲音發自家裏
燿德
會回來
按鈴

我轉過身,伏吻他案牘玻璃
酸鼻的淚水面向窗櫺
我對身體內隨同昨夜已死去的那一部份,說
請,脫帽 陪他走
這傑出詩人的原稿和滿身 落
葉,將 量身
排出整齊的



註:元月八日深夜接獲林婷啜泣的電話,即趕往燿德新店居所。璐茜讓我靜靜在他小書房內坐到九日四點半鐘,她冷靜哀楚傾說燿德,一杯茶由熱變冷,桌上小日光燈閃滅兩次。

詩路管理員發表 | 詩作 | 單篇網址 | 迴響(0)

星期二, 12月 12th, 2006

眉宇

印度的太陽在恆河黎明仍然昇起時
一粒作響聲投入
作相對速度的下沈,且落入
眾人眼底漣漪所貯存的
黑眸中心。
德蕾沙修女這粒瘦小的
身軀,躺進了所有印度人的眉宇
安詳而舒坦,彷彿抹去,已
抹去 所有貧窮者臉頰凝住的,淚滴。
後記:一段時間常思想死亡、出現席勒畫的「家族」那畸形身軀。但另一段時間死亡是溫暖的,巨大柴薪自燃著,坦然入睡,給予世間溫度。

詩路管理員發表 | 詩作 | 單篇網址 | 迴響(0)

星期二, 12月 12th, 2006

我的房間

我的房間小
但,小中見大
空白牆壁渲開所有雲紋
懸掛月亮女神希臘風的浴後休憩
許多本漫畫書
架高了自己的童心藩籬,而
好些詩集,是耕耘的,頭枕的
一畝畝夢想、和一方方面頰
窗子外時間會飛翔落於桌面
直站或伏臥的,啄食
波瀾四濺的大西洋、太平洋戰史
獵殺 紅色十月號
沾滿眼淚和死亡的 旭日
任小鬧鐘悠閒的
咬玩歲月
季節來椅子上坐會兒
小冰箱裏就住著冬天
有兩具電話,一條連繫了作戰中心
傳遞海峽和部隊突發的寒暑通報
另外一根淡色線
貼住世界與家人的 聲音
房間喜歡燈的赤裸
軍衣掛起身體蛻脫休息的空間
留倥總來往的日夜
暫停一刻。傾聽我
每次支額揉眼
警告鏡片
不能太快老花,因為
歲月仍那麼長
血液,仍是那麼鮮紅的草莓畦
我的房間有一瓶消失的酒
紮藍絲帶,在來訪朋友嘴上和胸口擦拭

詩路管理員發表 | 詩作 | 單篇網址 | 迴響(0)

星期二, 12月 12th, 2006

赤壁

江水焚日炙蘆葦
竹籔斜刺裂帳帷
時間在草木同朽的風中挪移
烈旗奔啼弓響角鳴間
天下大勢鼎足坐落於彼此膝上
歷史懍然噤聲
英雄們站起骨骼,盡磔血肉
架疊滾燙信諾
煨出一鍋上好的
男人糜肉,率性
吃上幾碗
是何等痛快
夜深相袒,何惜此頭
且飲一甕吧,片時更梆已起
且明割劃長江縷縷肌膚
掛於你我營火間。

詩路管理員發表 | 詩作 | 單篇網址 | 迴響(0)

星期二, 12月 12th, 2006

肝膽──記三國演義

不知你是否還記得
用時間支架的這場歷史,是友誼和抱負之火在煨燙
各自軀體掏出,共遞過來的肝膽
鐵馬金戈的烽塵
不宜走得太快,小雨淋濕的青梅
靜靜在酒皿發熱,曹孟德和姓劉的那一席話
千古後還放上豪傑們的棋譜互奕
人物寫自素帛沾血
神貌於對答和列陣的架勢謀略間,鬚眉相見
男人互在敵手的器宇前挺昂自己巨大脊椎
一盅酒、一柄羽扇、一癱燭火
以整冊春秋之心燃盡長長的燈蕊
頭顱存放頸項或捧入掌中
天地為一句誓言的重量,桃園燦開成兄弟的林址
隆中相對,生死都交給醮筆簽署出師表的君臣
華容餘燼,老駒伏櫪…往眼睛深處藏摺英雄的相惜
不再出現的年月
四川武侯祠和中原赤壁間這樣的一條臍帶
推開山川未竟的志節、沈鬱的洗滌
歲月長江每次胸脯起伏
濺高了的聲息

詩路管理員發表 | 詩作 | 單篇網址 | 迴響(0)

星期二, 12月 12th, 2006

伙伴相握

我手掌
展開來,是流向你的河川
糾結的山河
所有河川雖橫截著砂與石礫
手掌併攏挺放,掌紋內
就是我身體的台灣,我以此與你相握
在這手掌內,裹著骨骼和心
擁抱了 夢裏都挺直的
FORMOSA海之前線,包括了我留在
外島海灘退潮礁岩間的軌砦鐵蒺藜
戎守的日月
手掌握拳時刻
是指頭對心靈說話的思想與決心
但為朋友鬆開
包住你的手掌,就如同疊印
乾淨清晰的FAX自肝膽肺腑傳遞
手掌留住擱放的熱度
山河 絕對明白
相握是一生的許諾
否則
人的重量何在?!
歷史都會變薄……
後記:三月廿日,台中清泉岡度也、紹連、岩上、志方、衛民走後,深夜未睡。四月十二日與杜十三、蕭蕭、白靈、吉諒、文蔚聚述完稿。

詩路管理員發表 | 詩作 | 單篇網址 | 迴響(0)

星期二, 12月 12th, 2006

吞不下的事故

齒牙間
一塊久嚼不爛的肉
以韌性堅持
此刻與過去的存在
連筋的肉
已破壞了咀嚼、吞嚥、和消化的秩序
牙臼不能攏合時
心情總會問:它是
什麼肉 所引發的疼痛
是那遭宰割事故之一小部分
可能的整體諸貌
被憶及
後記:洛夫有詩:禿鷹以小孩肋骨剃牙……。使我驚悸的,不是鷹;而是那消失的小孩。

詩路管理員發表 | 詩作 | 單篇網址 | 迴響(0)

星期二, 12月 12th, 2006

男人的骨骼屬性

我們
骨骼始終堅持
撐住
整個天空所仰不到的高度
骨骼們要在鈣化前,進到高處
以明朗聲響彼此拍打、互語
因為
骨骼都滿足於萎縮的高矮
歷史,絕昂不起頭
所有名字也都發不出聲
世界黑得連點燐火都沒有

詩路管理員發表 | 詩作 | 單篇網址 | 迴響(0)

星期二, 12月 12th, 2006

晨安吾愛

她是愉悅的
在雙人床上,她觸探到我存在的體溫。
海洋波濤盪很久才回來的我,明白到
潮汐挨擦月光的安舒觸覺是真正釋放的屬家感覺
睡眠是觸覺的
冬夜可以延長
當我在寒噤中醒目的深層,多麼意外
發現自己被掀開,給遺忘在她扯緊的毯被外
她纏裹了所有如同繭裏的蛹一樣熟睡……
久久才回家的我竟躺在她夢的外邊
此刻扯開她的被子不就是扯開她的夢了嗎
睡得多好,絕不能吵醒、擠回她裏面
在整個夜裏,因為冷
我悄悄起床,一件件穿回睡前脫下的軍衣
蓋上,所帶回厚防寒夾克
繼續留在夢的外沿──
為她的夢,開始戍守
模糊臉孔移動在
夜之房間。我再又發現
女人被時間凝固的酸楚,收摺入一張床
床,躺棄在
愈來愈膨脹,比夜更大更空曠而冷的
吐厚絲繭的屋子
因寂寞害怕在夜裏哭濕的自己
在彼此的雙人床內,蜷縮的藏了起來
男人不應扯開或驚擾她禁閉的軀體
我守住快臨到的黎明,躺在我的位置
她側身臥於床另半域,熟睡持續
……夢著什麼
不要問
沒有夢的沈睡才是真正安心的睡眠
知道、也感覺到,我的回家。
守著。等她醒
她會愉悅的掀開自己
她眼睛會睜亮了
整個房間,她會再次閉上
觸及一個最最熟悉的軍人的心跳,低聲說
晨安吾愛。

詩路管理員發表 | 詩作 | 單篇網址 | 迴響(0)

« 上頁 下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