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簡介


簡介/登入

分類彙整

月曆

11月 2005
    12月 »
 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2930  


分月彙整


搜尋


搜尋關鍵詞



文章列表

最近迴響

最近引用

推薦連結


RSS聯播:

Feed


11月 15th, 2005 彙整

« 上頁

星期二, 11月 15th, 2005

詩人近照之六


詩路管理員發表 | 照片 | 單篇網址 | 迴響(0)

星期二, 11月 15th, 2005

詩人近照之五


詩路管理員發表 | 照片 | 單篇網址 | 迴響(0)

星期二, 11月 15th, 2005

詩人近照之四


詩路管理員發表 | 照片 | 單篇網址 | 迴響(0)

星期二, 11月 15th, 2005

詩人近照之三


詩路管理員發表 | 照片 | 單篇網址 | 迴響(0)

星期二, 11月 15th, 2005

詩人近照之二


詩路管理員發表 | 照片 | 單篇網址 | 迴響(0)

星期二, 11月 15th, 2005

詩人近照之一


詩路管理員發表 | 照片 | 單篇網址 | 迴響(0)

星期二, 11月 15th, 2005

作家手稿


詩路管理員發表 | 手稿 | 單篇網址 | 迴響(0)

星期二, 11月 15th, 2005

羊的事件  蘇格蘭扎記

●草
不斷咀嚼而存在的蘇格蘭羊以本能注意
天氣,以眼睛瞄向剪毛季節皮膚敏感
的賁張;最後雙眼盯住
面前那口屬自己啃嚼的、草。
冷暖飢飽之外,不必去感覺其他大小羊的
動靜。所有羊的皮毛乳肉屬於柵欄
主人會按時來取走,屬於羊的一切和
整個草場。所有羊祗要低俯
忙於嚙啃牙齒上的東西。嚼得急促、專一、單純
牧場的草可供羊嚼完一生的。
●訊息
地區消息︰
一隻羊踰越柵欄出走
(牠要去到那裡?)
糊塗的竄往剎車的尖叫
被撞倒的羊躺在七號公路另側
(溫柔的由主人載回柵欄內的牧場)
牧場的羊未因死亡驚悸,那隻羊該死的踰越
弱視眼眸迷惑的望向柵欄外……
(羊只有草的方向感和主人的方向感)
死時須溫柔乃是羊之必要
(啃過的草會又以時間分再長高於原位)
柵欄是保護羊之必要。框住羊的柵欄將
緊緊守住羊一生;羊們不會因為
失去一隻……甚至整群;而放棄柵欄。
大鴉又飛落柵欄上,再飛往空中
羊用眼睛瞄大鴉翅膀,垂下眼睛繼續啃草
羊不需要具翅膀的先知和任何信息。
●複製羊
蘇格蘭和英格蘭羊對吵
你,幹嘛排斥我族到低地啃草?
 我們區別種裔、性格、水草
 對肉、乳、血統和毛紋憑生感覺的
 差異——島嶼狹窄下,不應有兩種羊。
粗獷的蘇格蘭羊聽了衝口而罵︰
我你所有母羊
就都生蘇格蘭種裔,是這樣來
 統一島嶼的感覺、釋開土地的狹隘嗎?!
 我們不需要藉愛、性和精蟲、以及時間
英格蘭羊臉抬高了冷靜之鼻鬚說︰
 桃莉,祗要一粒本質細胞
 就使種裔複製於同一化、本地化。
再沒有爭辯,蘇格蘭羊甩尾回到高原區
急著找牠的母羊們、小羊們
一個個嗅舔牠們辨認是不是自己的所愛
而默默流淚、流淚
地球將會成為科學複製的同個族裔。
●讀二○○○年七月卅一日聯合報︰複製人類胚胎,英政府將放行。
文章出處:
台灣詩學-34期《年度詩選》觀察

詩路管理員發表 | 詩作 | 單篇網址 | 迴響(0)

星期二, 11月 15th, 2005

漫來一片鳥叫

‧晨
桃園車站晨,五點廿分
開窗漫來一片鳥叫
自那整幢的公寓房子
湧上曉色天空……
火車開動,聲音就都沉寂
車站月臺幾株修剪的榕樹
綠著鳥聲凝成的葉子
在眼角滑過;車窗涼潤,天開地闊。
   ‧夜車黑髮
那黑髮向右,墜入飛揚的風中
那美如夜色,俱芬芳溫柔
萬千根的愛情,細細紮在頸後
而夢境似燈火交遞
睡眠正在深墜
那黑髮向左,倚向等待的肩膀
倆人都累了,或醒來、或打盹
相守的旅途,亦有相屬的位置
一個驛站,以及下一個,總攜緊手,如
辮子自潔白的頸脊 梳分左右
總攜緊了手。
文章出處:
現代詩復刊4期

詩路管理員發表 | 詩作 | 單篇網址 | 迴響(0)

星期二, 11月 15th, 2005

鯨魚觀察

‧日
研究結果
大翅鯨是全族裔語言最多的類別
(回放錄音,一次次重覆)
 牠們,竟是談人魚在完全放棄人的形軀
  衍化為鯨的過程……
對談的聲調低濁
且被海水滲觸揉捏,但是溫度適宜
我在大翅鯨間游動,光紋閃渾的胴體旁
感受牠們厚巨皮膚內從未消失的乳房;一一記載
季節、習性、愛慾、嬉戲與進食間的撫拍
某個人
或某些人,秘密談話
在我的隔壁房間
 在鹹而澄藍的海之窗簾,划動上肢
 在大洋裏,彼此相屬的催眠之歌裡一般互觸
我是此中之一。
‧夜
下沉前高峰尾鰭
成為鯨魚永遠的旗幟,神話般的豎著指頭
美麗、堅定、白嘩嘩水花們吶喊
牠要潛入黑暗海水了,水在呼喚牠。
以完整扇子的尾巴
作雙手併攏的水平下沉、下沉
像是進入一個懷抱吧。月亮一下子自皮膚剝去
衣裳被棄置在蒼白岬崖,故事淒美真實而黑暗極了。
是給我們印象的一隻手臂在揮動
在一次傷心告別後,仍留在船燈最幽深處。
‧天空
天闇前,不知為什麼
上百鯨魚游來擱淺。
被靈魂內的聲響扯動,牠們被呼喚了?
祗有一隻鯨魚留在海洋的天空下
持續凝視所有族人的最後岬岸。
自巨大黏粘的焚燃之光內,選擇了
離開。
母鯨
背向所有灘岸的呼喚。丈夫、親人、和族
淚顆剝離眼眶、剝離所有
這一刻,所有頻死和已死亡的鯨都抬頭
看一個母親帶腹內的孩子離開。
所有的鯨魚熱淚盈眶。
‧土地
一尾鯨在推開牠身側波瀾
大地因崖岸與河流
出現割劃與佔據之美,鰭
趾、爪、跡在牠腦葉最深沌底層
湧上來 潮汐的漂動和回憶和過程
循海岸線的輪廓與高度上
台灣這側天空看到鯨尾鯨脊另一邊的海洋
‧跳躍
快速划竄後的
跳躍,昂起頭、腹和胸
喜歡
(讓血液到達頂端)
水滴沿脊背嘩然下滑
(血液還停在頂部)
渾厚身軀粘滿籐壺、藻類、貝瘤的閃光
(血液,仍在最高點)
巨尾作最後露出的拍擊
以齒鬚毛髮濾過光和音容
每一次絕美,以速度及噸位
轟轟然飛上去、拽下來
人,在太陽逆光中的照片。
後記︰我能不能這樣想呢︰人希望回到隔世的海洋裏成為鯨魚。以人的習性來寫鯨魚和台灣。
文章出處:
台灣詩學-29期_邁向海洋台灣‧專輯_1999.12月號

詩路管理員發表 | 詩作 | 單篇網址 | 迴響(0)

« 上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