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簡介】


簡介/登入

    【分類彙整】

    【月曆】

    6 月 2008
    « 5 月   8 月 »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  


    【分月彙整】


    « 2008「獨立」東華學生校園演唱會 | 回到主頁面 | 【新書訊】探月—發現91個戀詩的理由 »

    6 月 16, 2008 at 2:58 pm

    詩人季野過世,6月15日舉辦告別式

      詩人季野,本名李滇生,安徽無為人,1946年生。廿五歲開始寫詩及辭文,第一首詩作發表在「詩宗社」叢刊《詩之芒》,同時發表〈童年〉於幼獅文藝。創世紀詩刊復刊後,加入創世紀詩社,並為該詩刊主編。1971年獲優秀青年詩人獎、創世紀詩社二十週年紀念詩創作獎、陸軍文藝金獅獎。作品多發表於創世紀及幼獅文藝。1980年代淡出詩壇消失,活躍於當時方興未艾的茶葉與茶藝界,創辦了《茶與藝術》雜誌。出版有《 西格
    奈里的故事》 (水芙蓉,民國68年 )。不幸於2008年6月2日因病逝於台中,告別式於2008年6月15日在台中舉行。

    ◎季野病逝相關訊息

    侯吉諒:詩茶一人懷季野
    http://blog.roodo.com/hjl0425/archives/6174353.html

    須文蔚﹕歷盡劫波的作家與茶人:記季野

    http://blog.chinatimes.com/winway/archive/2008/06/16/288445.html

    ◎季野詩作

    荷上雨■季野
    一生
    是滴溜溜的幾個轉兒
    霎時的晶瑩
    在旁人眼中甚至留不住像

    一種暢快的的傾瀉
    那碎萍掩映下的一池污水
    你說是歸宿
    我卻說
    那是來生
    會把今年的落日
    浸成明年上昇的蓮花

    壺語 ■季野

    請把心事交給我吧
    我嗜苦 耐熱
    我將還給你陽光
    並以一種絕世的清芬和你對談
    因為
    我是土 來自於火

    ◎消失的茶與藝術──季野

    文/攝影:吳德亮

    (摘錄自吳德亮著《台灣找茶》一書/民生報2005年出版)

      名詩人好友季野在二十多年前突然自詩壇消失,活躍於當時方興未艾的茶葉與茶藝界,令藝文界朋友大感錯愕。不久之後又「想不開」地接受詩友毆君旦的邀請創辦了《茶與藝術》雜誌,甚至將「創世紀詩社」的好友許丕昌一?拖下水。儘管雜誌在當時引領風騷,開創台灣茶藝的先河,也成為台灣茶業首度提供文化發聲的舞台,許多論述或主張甚至一度被奉為經典,至今仍為人樂道,但終因走得太早、太快,不敵現實的「拖磨」而停刊,令人惋惜不已。

      從名詩人蛻變為「資深茶人」,且曾任中華茶藝聯合促進會總會長的季野,對茶藝自有他獨到且精闢的見解。季野認為,台灣的茶藝發展在商業主導的趨勢下,完全停留在趣味及休閒的追求上。儘管將近二、三十年來略有進步,可是仍然僅在表層與形式的豐富上打轉。八○年代年茶藝興盛,卻因為茶藝沒有深刻的內涵,尤其在思想與邏輯上毫無進展,因此茶藝館的沒落是必然的。任何人學三天就會的東西當然無法深化,更遑論作為典範加以傳承了。

      關於茶藝的基本理念,季野表示茶藝不應是表演,?心動念應在分享;失之毫釐、差之千里。從分享出發,一定是以自己覺得最好的茶、沖泡器首重發揮茶性的功能,再求器型之美;其餘從器則應以沖泡器為主,掌握器器相生、具具相輔的原則次第搭配發展,務必做到一器不多、一器不少,使茶席席面節奏分明,張力十足,再以最合理的茶技及沖泡流程和最好的環境空間來表現這泡茶。即便是飲器也要以能充分表現茶湯為主要考量,則分享的誠意就大打折扣了。他且提出「親、敬、雅、潔」四字訣作為自己的茶觀,認為茶文化雖重內涵,但也不必陳義過高 ,能結合生活完全體現才是要務,?則?為空談,也就失去意義了。

      季野說茶有太多的環節,作為一個茶人,必須瞭解各個環節。而針對台灣茶藝的走向,他認為如果茶文化不能產業化,就沒有延續的可能,而且無論文化或產業,架構都要完整。目前作為茶產業金字塔頂端的茶文化,因缺乏內涵體質虛弱而未能產業化;而在珍珠奶茶和茶文化之間本有一片人們賴以補充水分的生活茶市場,卻又被其他各種飲料蠶食鯨吞,新世代的人除了罐裝茶及珍珠奶茶之外,幾乎已不知茶為何物了,如何解決這種困境,應該是茶界所有同仁共同的課題。

      「飲食文化是一切文化的母文化。以茶為媒介,透過感官的滿足,可引?精神的感動,把這美好的感動虔誠的作實質分,這是生活也是境界,其中主客分明,有你有我,茶也因此可大可久」。離去時季野留下了如此充滿「禪」機的話語,顯然他對茶藝雖悲觀而並不絕望,在送他上車的霎那,看到他充滿自信的眼神,回想他侃侃而談的內容,忽然覺得他帶給我的竟然是成竹在胸的感覺,大概也因為有這些執著且先知型的人在不?的努力,茶文化的明天才值得我們共同祝福與期待吧。

    詩路管理員發表 | 最新消息 |

    發表迴響


    【搜尋】


    搜尋關鍵詞



    【文章列表】

    【最近迴響】

    • 清妍: 为什么我没有看见夏宇 的诗歌和相关的介绍?
    • aqepaper: 我喜歡這本詩集,以有 空白的涵養而不怕日後 包油條的醬膩(作者...
    • 蔣育嵐: 陳義芝的詩意境渾厚! 膩!台灣詩人典範!
    • 琹川: 悠揚於詩河上的誦歌 ——歲末詩歌朗誦會— — 以詩會友,以熱情煮...

    【最近引用】

    【推薦連結】


    RSS聯播:

    Fe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