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簡介


簡介/登入

分類彙整

月曆

8 月 2019
« 11月    
 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293031  


分月彙整


搜尋


搜尋關鍵詞



文章列表

最近迴響

最近引用

推薦連結


RSS聯播:

Feed


詩作 彙整

星期二, 11月 15th, 2005

同小裕到影樓照相

搖搖擺擺,還未能挺起胸膛
就被捧到高腳凳上,高高在上
裝出一副上鏡的神氣
攝影師的唇舌甜滑地哄道:
「望這邊,好好,笑!」
黑漆漆的一頭三足怪獸
久久,瞪著獨眼向你
彷彿一道陰暗無底的黑洞
只需嚓卡一聲的魔法
千分之一秒的速度
就把你天真的笑容活活吞噬
扭曲了還未成長的骨氣
被扶上皇座的幼主啊你是
高高在上,不願意下來
在人間的亮光裏你像要尋找什麼
是戳痛眼睛的閃光燈,還是
背後一幅色彩斑斕的風景?
你願意繼續坐著,委屈地綻露笑渦
任無形的手撐起你,像掌中的木偶
一張接一張拍下去?
──成績表,學生照,求職信
離港回港的證書
沒有靈魂的軟片
冗長而平凡地紀錄你一生
還是敢背過臉去
甘願重重地摔一跤
受爬行的懲罰,哭訴著
去摸索那黝暗而廣闊的空間?
閃光燈又眨動了
「再拍一張!」
無意地,我用手
急急撐起你軟弱的身驅
文章出處:
創世紀-111期-四川詩專號-1997.夏季號

詩路管理員發表 | 詩作 | 單篇網址 | 迴響(0)

星期二, 11月 15th, 2005

一棵樹在水中呼救

這個夏天,
你聽不到聲
告訴你秋的消息。
一棵樹在水中呼救。
當洪水慢慢退去,
你把自行車和書櫃搬回家,
水把一切洗得乾乾淨淨。
牆上的斑痕,破舊的半身肖像,
都不見了,還有
凌亂的紙筆,和一些
壓在墨水瓶下的思念。
水也洗乾淨你的鞋子,
曾經走過不少路程──
當你把一些生澀的語言
摺了又摺,寄到遠方。
藍天,是一種希望,但天空
沒有風箏,地上只有
兩三個村童,臉色焦黃,
分吃著一碗麵條。
你曾經珍惜過村莊裡一絲絲的炊煙,
同一個女子沿田疇散步,
想像自己是江南遊子,
在湖光裡徜徉;
但滔滔裡,我見到你
把沙袋堆成一道堤壩,
阻擋著太多的水,流過渾濁的河床,
像太多的悲哀,流過你的家門,
緩緩地流過,僵硬的土地;
當雷霆靜默,鳥獸絕跡,
你獨自沉吟,在天空裡讀出
一頁又一頁灰暗的文字。
滔滔裡,我再見不到你;
只聽到,一棵樹
在水中呼救。

詩路管理員發表 | 詩作 | 單篇網址 | 迴響(0)

星期二, 11月 15th, 2005

秋橘

我們往日的一個笑容
一次偶然對天空的仰望
都變成不復出現的彩虹
下雨的季節不在心上
我們的心成熟,霉爛
像霜風搖落的一枚秋橘
給遙遠的過路人觀看
曾經,在枝上深藏不露
當樹枝再承受不起壓力
就飄然而下,隨風輕颺
把空間讓給蟲
我們的過去是樹的影子
是路人感受到的清涼
是腳下不斷生長的青草

詩路管理員發表 | 詩作 | 單篇網址 | 迴響(0)

星期二, 11月 15th, 2005

羅丹

那些扭曲的線條必定曾經
把你的魂靈狠狠地鞭撻
同樣你要看透事物的魂靈
甚至骨骼,也像思想低聲說話
相信長久的觀察會進入一種
凝固的狀態,你把宇宙雕成
崩塌的鼻子和痛苦的臉孔
相信無聲的一刻觸動了生命
正義的卡萊人,昂首前行
雙手給綑綁,日光也不敢迫視
沒有人能理解他們站立的意義
而風中的霜雪,無根的蒲公英
你是否一樣紀念和珍惜
為蒼白的飛絮雕塑大地的旅程?
後記:《卡萊市民》(The Burghers of Calais),法國雕刻家羅丹(A. Rodin)最有名的雕塑之一,包括六個人物,描寫英王愛德華三世攻奪卡萊市時,六個市民慷慨就義前的情景。雕像情態各異而又彼此呼應,在一次展覽中,工作人員並沒有依照羅丹的指示擺放人像,致使效果遜色。

詩路管理員發表 | 詩作 | 單篇網址 | 迴響(0)

星期二, 11月 15th, 2005

馬勒

設若塵世是一場永無休止的捕獵
終於,你在森林裏迷路,獨自彷徨
馬兒正前行,仰天悲嘯,一種蒼涼
的色調,如煙塵,烘托一枚落日
彷彿一次春天的嬉遊,你變得年青
更懂得珍惜熱情和咀嚼欲念
在一條溪水旁邊,你隱隱聽見
一對溫柔的手腕,搖出透明的槳聲
荷蕖的薰香襲來,浮動著笑語
你怎樣應和皓齒傳來的歡愉?
那些快樂和驚悸啊,怎樣承接?
設若塵世是一場永無休止的捕獵
你會滿載幻象而歸,你會再次去追尋
自我:醉的是你,清醒是你的靈魂
後記:生的短暫和哀愁、永恆和復活的企盼,經常是馬勒(Gustay Mahler, 1986-1911)音樂的主題。在《第一交響曲》(「巨人」)的第三樂章中,獵人之死是一幕象徵性的自悼。死亡使人回憶青春、探索生命,在《第二交響曲》(「復活」)中有具體的表達。在《大地之歌》裏,馬勒更借李白的作品為詞,春日醉酒、忘情歌唱,將青春之歡愉易逝、塵世之苦惱無常表露無遺。其中一首為《採蓮曲》,詞云;「若耶溪傍採蓮女,笑隔荷花共人語,日照新妝水底明,風飄香袂空中舉……紫騮嘶入落花去,見此踟躕空斷腸。」

詩路管理員發表 | 詩作 | 單篇網址 | 迴響(0)

星期二, 11月 15th, 2005

陰性書寫

我知道你不是女性
先知,告訴我
那些永不屬於我的
隱秘而絕望的快感
是不是已焚毀於烈焰?
告訴我,先知
天使的聲音是不是
已把我的靈魂徹底毀滅
我的快樂,我的悲哀
將永遠交給新寡的女兒?
天使的語言是隱秘的
沒有一個女人能明白
但你知道,先知
倒塌的石頭埋藏了我的過去
我的童年在火光中成灰
曾經,和母親在河邊浣衣
和同齡的姊妹採摘橄欖葉
為遠行人洗去腳上的塵埃
以安然,靜默的眼光
解除羔羊臨死的恐懼
先知,我知道有一天
你的心將會變成女性
你會開始陰性的書寫
關於一個沒有名字的女人
一塊死海的石頭
註:據《聖經‧創世記》第十九章記載,罪惡之城所多瑪被焚毀時,義人羅得帶同妻女逃難。羅得妻子不聽天使的話,回望所多瑪城,給上帝變成一根鹽柱。

詩路管理員發表 | 詩作 | 單篇網址 | 迴響(0)

星期二, 11月 15th, 2005

死亡的低語

(香港)
一 不要跟死亡交談
不要跟死亡交談;它總是靜悄悄地
在血液裡潛游,黑色的水藻--
用冤屈緊纏著剛剛浮現的幸福
在你肺腑之間,激發微弱的聲息
當你躺下時,應該從從容容
打開記事簿,讓符號和數字
公開一些塵世的紀錄,然後
放鬆領帶,鈕扣,讓心肌繼續跳動
二 不要聽死亡演說
不要聽死亡演說;總有一群
新的支持者在台下鼓掌,它常常
打破沈默,挑撥你唇邊的修辭
解剖你冷冷的腹腔中發熱的臍腸
他們已得到啟示,在月台或電梯上
發現你,心脈靜止但並無異狀
口角掛著一絲苦笑,無法證實
是不是因為今夜,你,看不見星光
三 不要與死亡論辯
不要與死亡論辯;它不屑一顧
轉身而去,給寬裕的空間
在你視線之內,安排彎曲的軌道
你的希望激射而出,像一顆彈珠 
小小碰撞換來不同的得分,痛傷
是無關要緊的--累積起生命的價值
它忽然回來,計較得失,褫奪你的
名銜,把發言權交給下一位玩者
四 不要求死亡回答
不要求死亡回答;它不能完全掌握
我們複雜的經驗,卻善於展示各種
可能的解釋:你聽到一群人擁向火場
撲救即將燒焦的靈魂,一尾魚在水中
絕望地游過天空。死亡把自己分裂
並且平均分配,在牆與牆,和一扇
藍色的小窗之間,製造一種緊湊性
它是劇戲家,吝嗇才華,一直活到今天
後記:
某日夜歸,在地車內突感不適,
即將出現的休克,戲劇性地使我聽到死神的低語。
文章出處:
創世紀-107期-葉維廉專號-1996.夏季號
文章出處:
創世紀-108期-簡政珍專號-1996.秋季號

詩路管理員發表 | 詩作 | 單篇網址 | 迴響(0)

星期二, 11月 15th, 2005

世紀末的森林

像夢一樣它看見了
久旱的曠野上
到處是兀鷲充飢的獸骨
半邊冰冷的月亮
掉下來,像一把彎刀
割下一塊燒焦的雲
割開那層再不能相連的
分隔日與夜的胎衣
叢枯草重重地捶打
它脆弱的瞳孔
陣陣號啕,嘶叫
一匹給遺棄的幼狐
銜著母親逐漸消失的背影
向暮色深處前行
一身銀白的皮毛如雪
但照不亮幽深的小路
曾經,回頭的小狐
都一一被出洞穴外
是僅僅為了服從
一個更高的求生意志,母親
還是把死亡留給自己?
在另一個曠野
糜鹿,貓的,野狗,兀鷲
正重演一幕即興的悲劇
在貓頭鷹咳嗽的黎明
在伐木人消失的斧聲中
它走出童話的森林
像夢一樣,走出黑暗的母體
沒有陽光,沒有風暴
沒有雨水哭成一條河
它不知道自己站在一個世紀末的宇宙中央

詩路管理員發表 | 詩作 | 單篇網址 | 迴響(0)

星期二, 11月 15th, 2005

相對論

不要在日落時回顧身後的風景
雪融後還要訪尋春草的消息
夢是一種隱花繁殖的藻
在現實平靜的水底最易生長
一張白紙本來沒有風格
除非筆和墨開闢了乾坤
你用詩的喜悅造了一枝槳
詩在寂寞的對岸苦苦等你

詩路管理員發表 | 詩作 | 單篇網址 | 迴響(0)

星期二, 11月 15th, 2005

面對非詩的年代

  沒有一個時代是先天上和無條件地屬於「詩的」。我們常說,詩人點鐵成金,化腐朽為神奇,或如雪萊所言,詩能摘去我們俗眼的障膜,使我能用內在視覺(inwand sight)去窺見人生的奧秘。詩人創造了一個新世界,把那偶然的、習見的、混亂的和非詩的變成必然的、新鮮的、秩序的和詩的。今天,這工作誠然愈見艱辛。畢竟,隨意拈一件景物來題詠就可得到讚賞的年代已過去了。從古典詩到現代詩,經過無數的實踐,我們不斷獲得藝術上的突破,但我們又在更大突破的假設上再出發。藝術不容許我們懶惰,否則我們就會被藝術拋棄。這就是詩的創造的後天性和條件。新一代的詩人經常面對創作上的困局和感到不安的「非詩」的境遇,也許就因為比前輩們背負了更沉重的藝術的使命,要突破更多的準則,要把現實中更複雜的「非詩的」成份變成「詩的」。(節錄)

詩路管理員發表 | 詩作 | 單篇網址 | 迴響(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