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簡介


簡介/登入

分類彙整

月曆

2 月 2023
« 12月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  


分月彙整


搜尋


搜尋關鍵詞



文章列表

最近迴響

最近引用

推薦連結


RSS聯播:

Feed


詩作 彙整

« 上頁

星期四, 12月 14th, 2006

獨木舟-嚴父患癌症逝世瞬前的悲哀-

詩路管理員發表 | 詩作 | 單篇網址 | 迴響(0)

星期四, 12月 14th, 2006

陳千武的詩「野鹿」的主題    秋吉久紀夫

  野鹿
  野鹿的肩膀印有不可磨滅的小痣 和其他許多許多肩膀一樣 眼前相思樹的花蕾遍地黃黃 黃黃的黃昏逐漸接近了 但那老頑固的夕陽想再灼灼反射一次峰巒的青春 而玉山的山脈仍是那麼華麗嚴然 這已不是暫時的棋卧 脆弱的野鹿抬頭仰望玉山 看看肩膀的小痣
 小痣的創傷裂開一朵艷紅的牡丹花了
  血噴出來 以回憶的速度 讓野鹿領略了一切 由於結局逐漸垂下的幔幕 獵人尖箭的威脅已淡薄
  很快地 血色的晚霞佈滿了遙遠的回憶 野鹿習性的諦念 品嚐著死亡瞬前的靜寂 而追想就是永恆那麼一回事 嘿 那阿眉族的祖先 曾經擁有七個太陽 你想想七個太陽怎不燒壞了黃褐皮膚的愛情 誰都在嘆息多餘的權威貽害了慾望的豐收 於是阿眉族的祖宗們曾經組隊打獵去了呢 徒險涉水打獵太陽去了呢-血又噴出來
  艷紅而純潔的擴大了的牡丹花- 現在 只存一個太陽 現在 許多意志 許多愛情
屬於荒野的冷漠 在泠漠的現實中 野鹿肩膀的血絲不斷地流著 不斷地痙攣著 野鹿卻未曾想過咒罵的怨言 而創口逐漸喪失疼痛 曾灼熱的光線 放射無盡煩惱的盛衰 那些盛衰的故事已經遼遠
  野鹿橫卧的崗上已是一片死寂和幽暗 美麗而廣闊的林野是永遠屬於死了的 野鹿那麼想 那麼想著 那朦朧的瞳瞙已映不著霸佔山野的那些猙獰的面孔了 映不著夥伴們互爭雌鹿的愛情了 哦!愛情 愛情在歡樂的疲憊之後昏昏睡去 睡……去……
  一、
  這首散文詩「野鹿」是台灣現代詩人陳千武的作品。最初發表於詩誌「笠」十一期(一九六六年二月)。當時他住在台中縣豐原鎮忠孝街豐圳巷14號。
  詩共五段,第一段是黃昏逐漸接近的台灣,生息於玉山山脈的一頭野鹿,受到獵人的弓箭射傷了肩膀,臨於瀕死的狀態裡,一直仰望著玉山的姿勢。第二段是跟著肩膀噴血的速度,回憶了一切,感到獵人尖箭的威脅也淡薄的過程。第三段是在臨死瞬前的靜寂裡,野鹿所回憶的內容:曾經被七個苛酷的太陽燒壞了皮膚的阿眉族,終於決意組隊去打獵太陽。第四段從肩膀不斷地流出血絲,但野鹿的周圍卻十分冷漠,未曾想過怨,只諦念著看放射煩惱盛衰的太陽的現實。第五段是野鹿終末的場面。牠所橫卧的山野,毫不豐裕,一面是黑暗死寂的世界。霸佔那個地方的猙獰的面孔,野伴互爭雌鹿的狀況也都看不見了,只昏昏睡去。
  畢竟這是表現在山中被獵人射傷肩膀的一隻瀕死狀態的野鹿,由於人為非自然造成的野鹿臨終的瞬間,把處於很短時間裡的生與死的葛藤予以結晶化了的詩。
  然而,這首詩只要斷定是描寫處於生與死境地的「野鹿」而已,卻有必須加以考慮的問題存在。那是「野鹿」在瀕死裡所回憶的內容,「阿眉族的七個太陽」不是動物的野鹿能發想的行為,令人難予理解。根據這一點就知道這是托於「野鹿」的寓意性的作品。
  阿眉族在陳千武所住的台灣,屬於山地原住民的一種族。現在的台灣住民可分為明末(十七世紀)從中國大陸逐漸渡來的漢民族系,以及原先住在台灣的,一般稱為高山族。漢民族系的侵入,便在西部平野擴大了其居住地,原住民的高山族系才逐漸東移,居住於中央山岳與東部海岸地帶。也有部份住在西部平野,早與漢民族交流,接受漢文化的平埔族。而高山族有九族,泰雅、賽夏、布農、曹、魯凱、排灣、卑南、阿美、耶美等。依據一九五四年台灣當局的調查,共有30萬人,包含平埔族總共40萬人。即台灣總人口約二千萬人的百分之二。阿美族佔有十一萬三千七百人強,從中央山脈的東、北到花蓮港、台東縣的東海、池上、卑南及屏東縣的牡丹、滿州一帶為其居住地。比較其他高山族,阿美族的特異點是維持母系制,跟卑南族一樣採妻方住婚(入婿婚)的社會。畢竟阿美族是高山族中最具特異性的,代表性的種族。陳千武為什麼提起了阿眉族?是據於這種高山族代表性的原因吧。正如他曾經回答我的問題說:「因為(野鹿)和高山族,亦即原住民的生活,在我的腦裡形成了重疊的Image」。當然啦,狩獵野鹿並不限於阿美族,即是高山族一般的習慣。
  陳千武的祖先從中國大陸渡海來台灣,是於乾隆五十八年(一七九三),從福建省漳州赤湖移住於中部台灣的南投縣名間鄉。當時在那附近必也有高山族居住著。而陳千武後來移居的土地,寫這一首詩時的豐原,以及東勢、神岡一帶,也有原住民的拍宰海族,從事狩獵或耕田。康熙五十五年(一七一六)豐原西方岸裡大社的平埔族酋長阿莫,就向諸羅知縣申請貓霧棘原野(台中平野)的開墾。瀕死的「野鹿」所回憶的阿眉族,是指陳千武從幼小就熟知的台灣原住民。事實就是指包括陳千武本身,現在居住在台灣的所有住民。因此,詩「野鹿」全篇都寓於用暗喻的手法貫串了的作品。
  二、
  執筆「野鹿」詩的動機,陳千武說得相當有趣:「死並不是可怕的。但家父於一九六五年五月廿一日逝世,我待候在他臨終床前,眼看著他為了癌細胞的毒發而痛苦掙扎了一個晚上,感到掌握著人底生死的神實在太殘忍了。當時那無限的悲哀,使我想到給父親改換了一則安靜而優美的,我所憧憬的臨終場面,這是寫這一首詩的直接動機之一。」
  這首詩「野鹿」,顯然與陳千武父親的死有直接的關係。陳千武有一首寫父親逝世當時的悲哀「獨木舟-記嚴父患癌性逝世瞬前的悲哀-」的作品,不錯,是於一九六五年五月廿一日以後,而是執筆「野鹿」以前寫的詩。

詩路管理員發表 | 詩作 | 單篇網址 | 迴響(0)

星期四, 12月 14th, 2006

論桓夫的「泛」政治詩    古添洪

詩路管理員發表 | 詩作 | 單篇網址 | 迴響(0)

星期四, 12月 14th, 2006

年譜


詩路管理員發表 | 詩作 | 單篇網址 | 迴響(0)

星期四, 12月 14th, 2006

古屋小樓

七叔公回到西廂房
抱著他的傳統
睡午覺去了
孩子們就在中廊小樓邊
捉迷藏
揉磨頑皮的心
一二三四五……
整個古屋
發散著歷史的霉味
在夏天的陽光下
嗆著 嗆著
孩子們躲藏看 很穩
看不見一個影子
於是 鴿子們飛下來
在院子上邊走邊啄食
七叔公昔日的艷事
黏在剝落的牆壁上
沒有人回顧……

詩路管理員發表 | 詩作 | 單篇網址 | 迴響(0)

星期四, 12月 14th, 2006

我家的狗

我家有隻狗 叫托彼
美國休士頓出生
項圈掛有美國的狗牌
是阿姨從德克薩斯買機票
讓他獨自坐飛機入境的
托彼的「狗運」好
成為我家的一份子 好高興
我把項圈的狗牌拿掉
牠只是「汪、汪」叫兩聲
就失去了美國籍 毫不埋怨
可是牠只能聽美語
我每次放學回家 要牠進小屋
必需說:「Go back to your home」
有一天 阿公帶托彼 去散步
宛然昔時的員外老富翁模樣
我拜託阿公 不要用鏈條牽托彼走
阿公怕牠會亂跑 不敢放
我說 托彼在美國 守規矩習慣了
不像中國的野狗沒教養 不自立
阿公還是不放心 說狗就是狗
我說 時代變了 阿公
你是資深委員 爸爸的爸爸
不要怕法統被侵犯 民主要徹底
你看 托彼的眼神很正常
牠不會咬人的
托彼不咬人 只會聞
聞對方是好人或壞人 我說:
托彼 你只會看家 其他甚麼都不會
可是因為你 有你
  我家才溫暖
  社會才安定
  國家才富強
托彼的眼睛閃亮了一下 好像說:
  我只記得你給我東西吃
  卻不知道這個社會
  信仰媽祖也有輩份之爭
  也不知道台灣有國民黨和民進黨
  吵吵鬧鬧 鬧不完……
說完 托彼搖著尾巴走到院子角落撒尿去了

詩路管理員發表 | 詩作 | 單篇網址 | 迴響(0)

星期四, 12月 14th, 2006

出生在美國的外孫
滿口流利的美語
說話很調皮
一家人 去參觀杜魯門紀念館
和總統的墓
遊玩馬克吐溫出生的家
和作家的墓
外孫看到很多東西
都覺得很稀奇
問這問那
問墓裡裝著甚麼東西?
爸爸回答說
偉人的屍體埋葬在那裡
留下人生奮鬥的餘燼在碑上
回家路上 車子轉了一個彎
外孫想起而問
──爹 你死了要不要我埋葬你
──要!
爸爸說得很乾脆
外孫轉向媽媽問
──媽咪 妳死了要不要我埋葬妳
──要!
媽媽也答得很乾脆
外孫轉向外公說
──阿公 你要回台灣 在台灣
  你死了 有沒有人埋葬你?
阿公想了很久
不知道怎麼回答
外孫想一想 又說
──我知道了 阿公
  你在台灣 單獨一個 可是
  爹說:「你是黨國元老」
  我不知道黨國大我幾歲
  你死了假如 黨國不理葬你
  我可以去台灣 埋葬你啊
  阿公你放心 可是
──可是甚麼?
爸爸和媽媽和阿公異口同聲地急著問
外孫挺著胸膛說
──可是我死了
誰要埋葬我?誰要
把我埋葬在
總統的墓裡?

詩路管理員發表 | 詩作 | 單篇網址 | 迴響(0)

星期四, 12月 14th, 2006

皮膚

皮膚是 黃色的
賦有 敏感的使命 未老
卻顯出難看的老人斑
渲染傳統老套的文化皺紋
嘮叨不停地 喊口號
令人討厭 討厭
在亞熱帶的陽光下
皮膚容易被晒黑 黑黑像夜!
夜的黑色的污染洗不掉
就好厚臉皮的 追縱
不解意的新潮藝術 講究摩登
發麻疹 心癢癢
只有我的皮膚
深包著一顆善良的
紅心 誰也看不見我是
忠或奸 經過
詩的洗禮與愛的薰陶
才發現有了自己的真實──

詩路管理員發表 | 詩作 | 單篇網址 | 迴響(0)

星期四, 12月 14th, 2006

指甲

指甲長了
最近 指甲長得特別快
看看指甲
我底指甲替我死過好幾次
每次剪指甲
我就追憶一次死……
──把剪下來的指甲裝入信封
  繳給人事官准尉
  在戰地 粉骨碎身
  拾不到屍體
  就當骨灰用 那個時候
  我當日本軍兵長──
不管我的意志是快樂或悲傷
不久 指甲總會長 長到
我感覺不舒服的時候
指甲很乖地 又讓我剪
指甲好像是我底生命之外的
生物
長了就要我剪
每次剪下來的指甲
都活著 然後 慢慢地
替我死去

詩路管理員發表 | 詩作 | 單篇網址 | 迴響(0)

星期四, 12月 14th, 2006

銀婚日

二十五年前今夜
她的羞澀吞沒了我
次晨
她又
洗淨了我貪婪的痕跡
她的羞澀
一直很健康
她故意遺忘我底年齡
換過幾次流行的衣裳
給生活加了幾個助動詞
歷史和發生的事件
沒有阻礙她生孩子
天天
她擁護孩子們
把洗淨了的愛晒在陽光下
白晝的逆光
有時使她嘮叨不停
她不願在精神的曾餓死
她底慾望
很容易使我喝醉
醉了時的故事就談到天亮
今天銀婚日
由於她巧妙的演技
我抱持一個發光體
晚上 她的羞澀
  仍然很喜歡叫痛

詩路管理員發表 | 詩作 | 單篇網址 | 迴響(0)

« 上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