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散文網站首頁>>瓦歷斯.諾幹

個人簡介及上邊框
作家照片邊框 作家照片 作家照片邊框
作家照片邊框
簡介/登入

    左欄分隔線
    分類彙整項目符號
    左欄分隔線
    月曆
    5 月 2008
    « 12月   2 月 »
     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293031  

    左欄分隔線
    分月彙整
    5 月 13, 2008 at 1:31 am

    〈回到老泰雅的部落吧!〉

      上個月到桃園復興鄉,就一直想念老泰雅。

      我總是告訴自己,揀個長長的日子去吧!寒假吧!

      愈來愈厭惡自己是老師的職業,一個泰雅的孩子在都會教書。愈來愈遠離泰雅的聲音,我的舌頭在喧囂的都會是縮回喉嚨的。

      是上個月,老泰雅撐起九十幾歲的軀體,勉力地自鬍鬚間迸出:「好久不再有小孩子來看我了!」

      孩子都到城市,像一個遺棄故鄉的浪人。老泰雅的目光伸得好遠好遠,彷彿是慈悲的光芒。

      我是不是一位浪人……

      Yaya(母親)在聽筒一端簡簡單單地談部落、談菓樹、談青年人的脾氣、談老人的過世、談馬路安裝自來水管、談Yaba(父親)到環山工作幾天後回來……假如能夠順著聽筒泅游過去……

      我怕水,童年的大安溪我從來滑不過去。

      十二月冬,誰說宜酒?

      甜甜的泰雅釀米酒,潤喉的、易醉的,容易使人們在冬夜的篝火邊起舞。

      但是我忘了如何釀米酒!

      我可是知道如何放陷阱捕小動物,如何在雨後辦別野獸蹤跡,我曾經是個小獵人。

      龍困淺灘、無山無林的空間。

      利用想像捕獵物,都會的泰雅是十足的後現代。

      寫文章是後現代,階級運動也很後現代。憑想像自慰。

      想起248人逐漸凋零的邵族,有人說是平埔族,已經漢化的意思。我的朋友巴努憤怒地大喊:「我就是邵族人,誰說漢化了!」

      其實各族都同化了、資本主義化,漢人也一樣。這樣安慰自己,還是苦澀的。

      我呢!Atayal的後代,自身上一片一片剝落的,正是祖先的容顏。

      一九九一年年尾將盡,距離Atayal有多遠?

      想念老泰雅就回部落吧!

    選自《荒野的呼喚》

    admin發表 | 作品 |

    發表迴響


    Copyright@版權所有 國立台灣文學館
    指導單位﹕行政院文化建設委員會.
    主辦單位﹕國立台灣文學館
    執行單位﹕國立東華大學數位文化中心 地址:
    974花蓮縣壽豐鄉志學村大學路二段一號數位文化中心
    TEL:03-8635257,03-8635255 FAX:03-8635256